江尚寒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
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隐形守护者李顾】若我如星君如月(3)

原作:游戏 隐形守护者

cp:李峰顾君如,庄晓曼肖途


第三章:行刺者之影



吴明达之死在上海投下巨大的涟漪。军统锄奸队的阴影更深沉地萦绕在汪政府众人的心头。流言甚嚣尘上,特务科依旧背锅。不过这一切暂时和正躺在济仁医院病床上的顾君如无关。

李峰和胡一彪分别带队重新把饭店内外检查了一遍,发现库房外的垃圾桶里有一双沾了血的黑布鞋,与库房内的血脚印相符。初步推测杀手为男性,中等身材。更多的信息只能等顾君如醒来再问。

顾君如昏迷了两天。到第三天下午,庄晓曼去探视时,她已经能坐起来了,只是脸色还很不好。

庄晓曼在医院给李峰挂了电话。

听说顾君如醒了,李峰就叫上胡一彪,一起赶往医院。一进特护病房,就看见肖途(竟然)也在。他眯起了眼睛,“肖先生也是来‘审问’小顾的?”

“李科长说笑了。肖某不过是尽同侪之谊,前来探望学妹而已。”

透过庄、肖二人之间的空隙,李峰看到,顾君如的脸色在肖途说完之后变得更暗淡了。他更没好气,“既然肖先生已经探望完了,现在我们有事要问小顾,请你回避。”

庄晓曼挑了挑眉,“肖先生,我送您。”经过胡一彪身边时,投以询问的目光。

胡一彪觑着李峰的脸色,并不敢说话,只是神色仓皇地摇了摇头。

庄晓曼似乎明白了什么,耸了耸肩,领着肖途出去了。

/

等到碍眼的肖途离开视线,李峰才在顾君如床边坐定,头一句话却是:“你还坚持得住吗?要不要躺下?”

胡一彪暗暗咋舌。你说人家一个小姑娘,在你两个大男人眼前往床上一躺,像个啥意思嘛?科长别是提前老年痴呆了吧?顿时觉得前途无亮。

顾君如的嘴角一抽,“坐一会不要紧的,这几天我躺得都快起痱子了。”

李峰似乎也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一时不知该怎么接下去。病房中顿时被沉默所笼罩。

胡一彪反应倒是快,赶紧接过话茬:“小顾,我们就是想问问你,当时看到凶手是谁了吗?”

顾君如做出努力回想的表情,但很快又摇了摇头。

“那过程是怎样的?”李峰恢复了状态。

“那个人从背后打中我,我摔倒了。接着,他又过来对吴长官打了两枪,然后跑出去了。”

“他为什么没给你也补两枪?”胡一彪提了一个直觉性的问题。

“……可能是因为我倒下之后就忍痛装死,没动弹吧……”顾君如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还能想起什么线索吗?”李峰追问。“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这……记不清了。我摔倒之后,脸朝下。他跑的时候,我拼命抬起头看了一眼,只看到他的背影。穿着灰色长衫,可能是男的吧。”

线索实在太少了!胡一彪暗暗摇头。在上海,穿灰色长衫和黑布鞋的男人的数量成千上万。就凭这些信息找人,犹如大海捞针。

“好吧,小顾,你好好休息。如果又想起什么来,可以告诉庄晓曼,让她给我打电话。”见问不出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信息,李峰也只能暂且作罢。他站起来,刚转过身,却听顾君如又弱弱地开口了:

“科长……如果抓不到犯人,该不会要抓我吧?”

“别胡思乱想。”李峰沉声说道。

/

离开医院的时候,李峰在楼下遇到了折返的庄晓曼。她手里提着一个食盒,看来是准备在医院解决晚餐。

“科长这么快就问完话了?”

“小顾只看到一个背影。像那样的人太多了。”言下之意就是很难找。李峰只能确定,这次的凶手不是肖途。

胡一彪关注的重点有所不同,“你这么快就买到吃的?还是热的呢。”

“是小顾家里人送来的。”庄晓曼扬起眉毛。“不过只有青菜和鸡丝白米粥。怕是不合胡队长的胃口。”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好意思抢伤员的饭?”胡一彪摆了摆手。

“菜都检查过了?”李峰盯着庄晓曼的眼睛。

“请科长放心,我一定保护好小顾。”

“嗯,交给你了。”李峰点了点头。

目送庄晓曼上楼,李峰若有所思,“小顾的父母这几天不在上海?”

胡一彪回答:“顾会长夫妇到外地去谈生意了。不过我已经通知了他们。”

“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我们不说,也瞒不住他们。”李峰揉了揉眉心,“我现在只希望,不要再多几个来找我们兴师问罪的人。”

“科长,你说,会不会是小顾无中生有?”

“……”李峰都懒得骂他了。“小顾是什么人,我会不了解?”


(第三章完)


“在潜伏中,永远不要让别人看到你单纯的一面。因为他们看到了,就会以为你一直这么单纯。”

——《隐形守护者 第七章 丛林法则》

评论 ( 11 )
热度 ( 6 )

© 江尚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