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

【纳尼亚+冰火权游】维斯特洛人在新纳尼亚(1)

原作:纳尼亚传奇/冰与火之歌

跨界拉郎

接受不了的现在点×退出,还来得及(快逃.jpg)


CP:彼得x珊莎,爱德蒙x二丫,露西x图姆纳斯。

以上CP均为暂定,不排除后期会有更改的可能性(但一般而言我还是比较坚定的2333)其他待定,欢迎推荐(暂不收BL/GL类)


基础设定:《最后一战》之后。

新世界的设施和马厩断层另一头的原世界一样(如果这里看不明白,可以看文后附的原文)

*


第一章 银色海岸


珊莎·史塔克逐渐恢复清醒。

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被月光照得像雪一样白的沙滩上,身上还穿着厚厚的皮毛大衣。

四周空无一人,只有夜色下黑暗的海浪抚摸沙滩所发出的“哗哗”声打破寂静。这儿的一切都很平静,几乎像在做梦似的。但手掌摸到沙子的颗粒感却如此真实。

沙子慢慢地散发着白天时吸收的热量。这里的气温接近南方。衣服有点儿像是累赘,但在夜里是保暖所必需的,不能轻易丢弃。

在海水里泡了一夜,皮毛大衣显得异常沉重。珊莎费力地脱掉了它,轻松地站了起来。

银白色的沙滩一直向远方延伸,形成一条优美的弧线。珊莎提着外套,向海岸线的一端走去。尽管进了水的皮靴很重,而且不停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但她暂时不打算赤脚走路。

海岸边的地势慢慢地升高了一些,沙地之外露出了大块的岩石。珊莎在其中一块大石头的边缘坐了下来,把外套放在身边,然后脱下鞋子,好把里面的湿沙子倒出来。

就在这时,她忽然听到了一阵歌声。

那声音十分悦耳,饱含着一种愉快的情绪。一听到这声音,她便觉得身体上的疲劳和心理上的烦恼都消失了,仿佛没有任何事值得她再担忧,整个人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的状态之中。

鞋子落在了地上,向一侧倒着。但珊莎没有再理会它们。她缓缓地站了起来,向那歌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那歌声从海面上传来,与涛声相混合,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像蛛丝似的,引着她一直向前,穿过了银白色的沙滩,走进了黑得像墨汁似的海水中。

海水温柔地包围着她。暖和的水温犹如北境难觅的阳光,使她情不自禁地向前走得更远。渐渐地,海水没过了她的膝盖、腰部,将她的裙摆向上托起,使之像一朵水母似的舒张开来。

她越往水深处走,那歌声便越发的清晰,而水流的力量也越大。海洋像慈母般向她敞开怀抱,欢迎着她,要把她带入黑暗而甜蜜的梦乡中去。

她仰起头,试图从水中看天上的星星,却辨认不出任何一个星座。但是,已经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她对于当下未知境地的疑虑似乎很轻易地就被那优美的歌声抚平了……

那歌声带走了她的忧愁,就像海水即将卷走她的身躯。

突然,“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该往回走,回到干燥的岸上。”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打断了那美妙的歌声。

珊莎从梦境般的状态中惊醒,顿时发现又咸又涩的海水裹挟着泥沙、直往她的鼻子和嘴里灌。她咳嗽着,试图站直以脱离水面。但急涌的水流只是一击,便将她推翻在海床上。

她在水中下坠,双手划着,却无所凭依。她的眼前闪过兰尼斯特们嘲讽的面孔:他们如往常一样地乐见她的困境,并且毫不留情地讥笑着她的孱弱。

鼻腔和咽喉的刺痛感撕扯着她,使她的力量迅速流失,身体不听使唤。大海冷酷地挽留着这个不慎闯入的生灵,想使她沉落不可名状的幽暗深渊中去。

但另一个不速之客阻止了这一切。

珊莎的颈部被束缚住——施救者从后方箍着她的脖子使她上浮,然后拖着她使劲儿往岸边划。

等他们终于在沙滩上停下来时,珊莎的嗓子眼儿里开始一跳一跳地疼。她趴在沙子上咳嗽了一会儿,把喝进嘴里的海水吐出来。

救她的人并没有多耽搁,上岸之后就捡回了自己的衣服穿上,并且开始在她刚才坐过的那块大石头边上生起一堆火。这时,月亮被乌云遮住,她只能看见对方的背影:穿着有大兜帽的长斗篷,以及轻便的低帮平跟皮鞋。

尽管形容狼狈,她仍然没有忘记基本的礼数,先向救命恩人道谢,然后抖抖索索地站了起来——海风带来的些许凉意,已使人不敢小觑了。

“您知道那歌声是怎么回事吗?”她抱着双臂走近,同时用颤抖的声音发问。

“噢,难道你不知道吗?”那人惊奇地反问,但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那是塞壬。”


(第一章完)


有疑问的读者可以评论区提,不要不好意思。(前提是你有认真看注释)


附一段原文(摘自《纳尼亚:最后一战》第一十五章:更高、更深)用于说明本文中涉及的“新纳尼亚”世界中的各种设施。

千里眼老鹰突然张开翅膀,在离地三四十码的高空翱翔,盘旋一圈后又栖息在地上。
  “各位国王和女王们,”老鹰大声报告道,“我们大家都曾视而不见。我们不过是刚开始看到我们是在什么地方。我在高空都看到了——艾丁斯荒原、海狸大坝、大河,凯尔·帕拉维尔依旧在东海之滨闪闪发光。纳尼亚没有死亡。这就是纳尼亚。
  “但,怎么可能呢?”彼得说,“因为阿斯兰告诉我们这些年纪比较大的人说,我们永远回不了纳尼亚了;而现在我们却是身在纳尼亚。”
  “是呀,”尤斯塔斯道,“我们亲眼看见纳尼亚全部被毁灭了,连太阳也被熄灭了。”
  “而且它又全然不同。”露茜说。
  “老鹰的话是正确的,”迪格雷勋爵说道,“听着,彼得。阿斯兰说你永远回不了纳尼亚时,他指的是你脑子里正想着的那个纳尼亚。但那不是真正的纳尼亚。那有一个开端也有一个结局。那只不过是真正的纳尼亚的一个影子或是摹本,过去和将来,莫不总是如此,正如我们自己的世界,英国和世界各国,只不过是在阿斯兰的世界里的某些东西的一个影子或摹本。露茜,你无需为纳尼亚哀悼。老纳尼亚中一切重要的东西,一切可爱的动物,都已经由那个门进入了真正的纳尼亚。当然啦,这是不同的,就像一件真的东西跟它的影子是不同的。或者就像醒着的生活跟一个梦是不同的那样。”

冰火权游+纳尼亚【跨界拉郎】自制简单译文

原作:纳尼亚传奇/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

(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发在WP了)

全宇宙拉郎杂食群欢迎您。门牌号:733533405


母狮亦有利爪(主susan单人(无明确CP)含詹美)


CP:彼得X珊莎

  1. 美好一夜

  2. 战争之后,传奇之前

  3. 绿丝带所系(隐含彼得X苏珊)


《解冬之春》(CP:彼得X珊莎;囧诺X苏珊;山姆X吉丽。可能隐含艾德蒙X艾丽娅,露西X白灵)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我心仍感(CP:艾德蒙-珊莎,露西-艾丽娅)


——以下未完成——


《狮子、狼与自由民》(CP:苏珊-囧诺,彼得-珊莎,艾德蒙-苏珊,彼得-苏珊,托蒙德-囧诺,囧诺-珊莎,提珊,苏珊-珊莎)


布兰的梦魇(CP:布兰-露西)

【授权翻译】重生者(夜行书生~鬼玲)

原作:夜行书生(2015韩剧)

标题:oh lazarus 作者:Larrant

CP:Gwi/Hye-RyeungGwi & Hye-Ryeung 鬼玲

简介:“爱是一种弱点,”他告诉她。这里面有一种讽刺——一种她理解、而他不理解的讽刺。

(译者注:Lazarus:失败后重新振作或再取得成功的人,东山再起者;源自《圣经》中耶稣让已死去的拉撒路(Lazarus)复活的故事)

~

慧玲是在九岁时遇到他的。

她紧紧抓住父亲袖子的边缘,睁大眼睛,惊恐万分,一声啜泣被困在喉咙后面。尽管很沉重,她还是无法张嘴。

她当时很害怕,但是——什么孩子不会?她是个孩子,她听过这些故事,听过朋友们在白天安全的时候用戏剧性的口吻对她低语,甚至后来不相信的“咯咯”笑声也没有让恐惧的口吃消失。毕竟,她知道,她的朋友们不知道什么——那些故事是真的。

他脸色苍白,冷冰冰的。

当她看到他时,她脑海里闪过的想法是:他看起来是那么白,他的皮肤在黑色长袍的衬托下显得苍白——也许是月光划破黑暗,但似乎他根本就不在那里,一个以非物质的形式出现的、人的灵魂,像女仆们晚上给她讲的故事里的鬼魂。

她害怕,害怕。就在最短的时间里,她忘记了恐惧,想到了敬畏。

一个美丽的鬼魂,或者一个雕像——一个放在他冰冷宝座上的雕像。

她认为他的皮肤也会很冷,摸起来像大理石或石头。她不敢碰。

当她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她父亲已经把她的手从他身上移开,就好像她突然在一个令人窒息的黑暗中独自一人,她在那里颤抖。

他告诉她,他的名字叫“鬼”。他有一双令人看不懂的黑眼睛,它们似乎能看透她的灵魂。她的声音——她认为可能是颤抖的,她鞠躬,并称他为“我的大人”。

·

他有时会召唤她。

她的父亲总是和她一起来到房间,在离开她之前向主人鞠躬——总是这样,他没有再看一眼就背对着她。她不再抓住他的袖子。他不会帮助她,他永远不会。

恐惧从未减弱,但她学会了隐藏。

第三次是当她看到尸体,四肢无力地悬在空中,鲜血从他们的脖子上滴到下面的一个碟子里。

慧玲避开她的眼睛,她的手在她的韩服袖子下颤抖。

她有时不明白他为什么召唤她。不敢问。她没什么可做的——他也不喝她的血,也不像是从悬挂在空中的尸体上喝的。有时,她所做的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胸口怦怦直跳,脖子上冷气刺痛。她除了服从什么也做不了。

(她心中有忿怒,忿怒必滋生仇恨,总有一天,她父亲必后悔他所拣选的一切,胜过他的家)

她看着鬼,听他说话——常常听不懂。

·

在她意识到幸福的结局不存在之前,她读过故事,热爱阅读,总是在幸福的结局发生之前想象它,总是因为害怕会发生什么而犹豫不决,害怕它不会是她所希望的结局。她读过所有的故事,关于魔鬼和鬼魂的故事,关于那些把他们赶走的英雄的故事,关于那些帮助他们的、善良的灵魂的故事——她曾经梦想成为那些装订得很薄的书中的英雄。

在现实生活中不存在勇敢和勇敢、自由的意志。

她曾经读过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孤独的男孩在山上的一所房子里和一个灵魂订了约。

男孩说:“我会和你在一起,陪伴你,如果你和我在一起,如果你为我服务。”

但是,男孩长大了。男孩变成了一个男人,他爱上了一个女人。当他离开他在山上的老房子时,他违背了他对圣灵的承诺,圣灵受到了委屈。它诅咒这对夫妇不幸和厄运——男孩的情人在第二年春天就死于发烧,他在秋天时也随她而逝。

她当时还不确定,她是对那个灵魂,还是那个男孩,还是他爱上的那个女孩而感到更难过——她确信,道德首先是要避免和灵魂打交道。不可能不同情——我们不可能不憎恨社会的秩序,这种秩序似乎在这些故事中反映得如此直白。

她编造了自己的结局,并设想也许他们最终都会在一起。

有趣的是,那时候的她——总是那么专注于幸福的结局,独自一人,对幸福的定义很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这些事情的兴趣也在增加。

·

多年后的一天——自从看到尸体倒挂在地上的景象对她来说不再是一个打击,玻璃碟子里的血已经满溢。他向她招手,要她把它端给他。

她用不颤抖的手去拿。当血迹沾上她湿红的手指时,她不会退缩。

他从她伸出来的手上把杯子拿了下来,喝了一杯,却没有把头移开——就好像他直直地盯着她,透过她,看到每一个微弱的颤抖。

他笑了。

·

在春天的一个早晨,她醒来时,发现一把黑色的梳子夹在其他饰物后面,颜色是象牙色和深色的。她几乎伸手去摸它,但她的手指挡住了她。她克制住了。

她会告诉她的女仆们不要理它,但同时又禁止她们把它带走。他们一定会想,这是一种奇怪的命令,并且认为这可能是某个重要的求婚者送的礼物——太重要了,不能拒绝。

·

她长大了,她不记得有哪一天没有和鬼相伴。

·

但是……这是一段记忆,一段她不再记得的记忆:

她十四岁。她病了,病得很厉害,天很黑。她很热,很烫,那是她从那时起记得的——热,可怕的热。他们点燃了香来帮助她入睡,但这只会使空气变得乌云密布,使空气变得更加闷热,她几乎无法呼吸。

在某个地方——在炎热、不适和兴奋之间的某个地方,在半夜,有人走进房间。一个女仆,她想,这个想法只是半成形,因为她只是半醒,发烧和颤抖。

她额头上放着一块又凉又湿的布,额头上放着冰冷的手指,脸颊上轻轻地放着。一种使人舒服的、使人舒服的感冒,能使人消暑。她几乎靠在触摸上,如果可能的话,她会的,而且当她醒来的时候,她会好起来的,她的床单拉到下巴,旁边的一个盆里装满了凉水。她会抚摸前额,回忆起苍白的长手指,回忆起冰冷的双手和蒙面的眼睛。她会记得那种温暖、舒适的感觉,这种感觉会伴随她多年。

她不知道是谁。她会怀着渴望的希望想起她的母亲。到那时,她母亲已经不认识她了。

(但她会做梦。有时她会想起那些冰冷的手指给她的温暖,她会禁不住怀疑)

·

她不是有意要了解他,她从来没有试过,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岁月的流逝,她忍不住要了解他。

在某种程度上,不再是鬼用他冷冰冰的话语和嘲弄的微笑提醒她,她对他有多大的用处,她对他有多大或多小的价值。

当然,他还是这样,但她自己却告诉了他。

·

当她离开时,他冰冷地亲吻了她的额头。稍纵即逝的触摸——几乎没有。她一动不动,和他一样没有反应。她没有退缩。

过了一会儿,他就走开了,他的目光从未离开她的视线——他微笑着,和她认识这么久的笑容一样,低声低语,“当你回来的时候,我期待着看到你会有多大的改变。”

她鞠了一躬,低下头,看着地面。

几分钟后,她又来到外面。在月光和暖风的照耀下,父亲和一名仆人在等她。地下的寒冷还没有离开她,但这是一种从未离开过的寒冷,自从她第一次进入地下宫殿。

她不理睬走上前去的父亲,他嘴唇上挂着一个他不说的问题。她不会回答的。相反,她摸了摸鬼吻过她的地方,额头上仍然是冰冷的,过了一会儿,她把手指放在嘴唇上,想知道她是否能尝到鬼吻过的滋味。但只有她进来前擦过的香水,那股不新鲜的甜味,她又把手指放了下来。

·

她动身去东方。太阳在天空中明亮,天空中有鸟儿在飞翔。

季节过去了。有东西不见了。总是有东西不见了。

她在夜里醒来,喉咙里哽咽着一声哭泣,脸上湿漉漉的,血管里冰冷的,爬到了心脏。他不能碰她,她想,一个安慰自己的想法,什么也不做,她闭上眼睛等待黎明的到来。噩梦并没有停止。

南方是温暖的,但她身上的寒冷一直持续到春天和夏天,一团冰冷的冰球冻结在她的心上,持续到冬天的几个月,即使是夜晚也依然温热潮湿,她看着她的女仆和其他贵族穿着皮衣和长斗篷,她对时代的潮流感到惊奇,因为外面的热度从未减弱。

她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除了等待。

她等待着,不知道她是渴望回来,还是害怕回来。

·

“明熙。”

一个名字——不是她的。然而……这个男人用如此轻柔的语调低语着,带着敬畏、惊讶和悲伤,当他把她抱在身边时,她不明白他的皮肤在她衣服上的触碰是多么的令人毛骨悚然。她本能地知道,他失去了一个人,他失去了这个叫这个名字的人。

不一会儿,她就缩了缩,从震惊中挣脱出来,用充满蔑视的眼神瞪着他。但就在那一瞬间,她同情这个陌生的男人。

·

“你已经成为一个女人,”他说,几个小时后,似乎她从来没有离开过。

她在南方的时候,他并没有改变,他仍然像她记得的那样,穿着他的长袍,头发乌黑,脸上的棱角年轻,尽管岁月流逝,他仍然没有改变。

他也是这样,像很多年前她遇见他的那天。

在他看她的眼神里,有一种几乎像是渴望,在他的眼里,有一种比黑暗更柔和的感觉。

一个女人。她真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有一个人。吸血鬼。

一个吸血鬼。两百年前,他的爱人·鬼杀了他。

她想知道她怎么没看见。

权力,她告诉他。权力。这是她告诉任何人的最真实的事情。

(她想起了母亲,想起了异国的愤怒的眼神,想起了失去的眼神,想起了困惑。她永远不会让任何人对他们,对她,再也不会让任何人这样做了。)

但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他说,“那么,做我的女人怎么样?”

一句简单的话,一个简单的提议。一时间,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她的嘴自动张开,她不想——想得太多,根本不想,当她说“我想成为一个有力量的人”时,她的声音不颤抖,她毫不犹豫。她几乎感到惊讶。

她凝视着他冰冷的眼睛,有些话她没有说。有些事她永远不会说,甚至连她自己也不会说。她早就学会了毫不犹豫。

但在这里,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她喜欢这个男人,这个王子。他的眼睛睁开了——完全地,令人困惑地睁开了,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她不理解的善良。这是不同的。这是出乎意料的。

“那么,婚姻马上就要宣布了。”他看着她,也许觉得好笑,也许觉得一无所有。

她微微低下头说:“谢谢你。”她提出异议,话都是空的。

鬼的嘴角拉起了一个微笑,很可能是一个微笑。她还没来得及眨眼,他就已经离开了王座,站在她面前,他突然出现在几毫米之外,让她喘不过气来。

吸血鬼歪着头,没有意识到她的不适,或者——更可能——只是忽略了它。他举起一只手,用两个手指把她的头抬起来,这样她就可以直视他了。他的手指很冷。这里面有一种亲密,一种让她的皮肤刺痛、胸部扭曲的亲密。

“你已经变得很漂亮了。”当他用手指抚摸她的皮肤,飘到她的喉咙、压在她的脉搏上时,他的目光没有动摇。她的心跳平稳,平稳,不受干扰。她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这一点,但现在她无法摆脱这种不自然的平静。“看来,我选择让你活到现在是对的。”

“真可惜,”他接着说,这就是出了什么问题的第一个暗示,“第一个拥有你的人不会是我。”

他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也许我该带你去,”他沉思着。她的脉搏甚至很慢。她希望它打得更快,结巴,不均匀。不会的。”在你的王储之前。”他的呼吸在她脖子上洗的时候很冷,感冒刺痛了她的皮肤,引起了轻微的鸡皮疙瘩。

他的手是冰冷的,它们走得更深,她的头脑是空白的。寒冷就像一把熨斗,把火拖在她的皮肤上。她不能动。

“如果你这样做,就会知道了。”

“你不能。”她说,没有感情,没有绝望,“你告诉我,你会让我成为国王的女人。”

他的手指滑过她的韩服,到她肩骨的细突处,更低。他们在那里徘徊,在她的胸前。她想离开。他那双黑眼睛看着她自己的眼睛,感到不可能的危险,不可能的不人道——她没有走开。

(他摸过她的地方,她的皮肤上留下了一条燃烧的痕迹,他还摸过她,她能感觉到冰冷的热气渗透到她的骨头里,她很害怕)

她想知道,如果他愿意听她的话,也许会有一种沉默、压抑的恐惧的火花。如果他现在还在听。但是他的嘴唇慢慢地笑了,然后她知道他会的。

“你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他告诉她。她顿时感到宽慰。“很好。”

他笑了,“但是。”他的表情里有一些东西,一些他以前没有给她看过的东西。“作为交换,你会给我这个。”

他向前倾,缓慢而轻微,他的手蜷曲在她的肩膀上,不拉,不哄,但仍然是一个重量,是明确无误的存在,他把他的嘴凑在她的嘴唇上。她僵硬了——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反应——他笑了,声音在她的皮肤上颤动。她意识到她阻止不了他。她不能在这里拒绝他,所以她什么也不做。

她什么都需要。

她一动不动——不可能一动不动——当他的舌头分开她的嘴唇,慢慢地推进她的嘴,舔了舔她的舌头。她想知道她该做什么,一时之间,她是否该报答,在她记得她不会。

他吻得很慢,很温柔——太慢,太温柔,好像是情人的爱抚。它……感觉像是一个亲密的东西,一个柔软的东西,他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皮肤,它们没有把她拉向他,而只是在那里安顿下来,仿佛要稳住自己。

这里没有火,没有冰,没有她以为会在那里的锐角和刀刃。

事实上,她原以为他会很严厉,如果他吻过她,她原以为他会冷冰冰的、痛苦的。他会抽血,而血的粗糙会深深地烧焦、割伤她。

她一时忘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想法。

但是,她的柔情也可能像冰一样燃烧得很深。有那么一刻,她身上有一部分被切开了,那一部分只不过是空虚的颤抖,濒临破碎。

他抽身而去,以一种几乎难以忍受的缓慢打断了吻,她短暂的发呆消失了。

她记得当时的愤怒,吞下(尝到了一种不是她的甜味)和痛苦,怨恨打破了表面,当她看着他下一个她的目光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空白。

就这些?她想问。苦涩和讽刺,但她有一种感觉——奇怪的东西,不完全是她告诉她不应该,她应该让这一刻。

鬼举起手,轻轻地擦去嘴唇上的湿漉漉的东西。他的微笑很奇怪,他向后退了一步,他的长袍在静止的空气中摇摆。

“去吧,”他告诉她,里面的嘲弄是无法理解的,“去你的王子那里。”

她把茶倒进杯子里,端到嘴边,冲淡了几个小时过去的余味。热得灼热,水灼伤了她的舌头,烧掉了很久以前本该消失的回味。

她的手指不颤抖,但她几乎能想象到。

“爱是一种弱点,”他告诉她,他可能认为他是在建议,可能认为他的话知道她不知道——但有一个讽刺,一个讽刺,她知道他不知道的地方。

她低下头,胸口有一团火光,她紧紧地守着,火光不会熄灭,现在火光已经被点燃,被温暖的双手紧紧地握住。

她的嘴唇柔软,温暖而试探。她倾身进去,张开嘴。她胸口有一种温暖,这种温暖贯穿全身,她认为这可能就是爱。

(她记得那冰冷的嘴唇的感觉,那柔软温柔的感觉,她可能已经从嘴唇上挣脱出来了,她闭上眼睛,任由思绪散去)

一个转瞬即逝的问题:事情会有什么不同吗?接下来的另一个想法是,安静些;他们可能是。她对此并不感到奇怪。

她毫不怀疑地知道已经太晚了。

(她认为总是太晚了)

鬼曾对她说,在他所遇见的人中,她比任何人都像他。

她知道他错了。她比他更像他。他没有看到她,也没有她看到他的样子。他没有看到她,不像她看到他的那样。

他认为她毕竟不知道他心里最深处的是什么。

(她心里有一部分在想——要是他说了,要是他告诉了她,要是那是另一个地方和另一个时间,也许她可以试一下)

(但她不知道还有别的世界,除了这一个,他们没有别的时间了,所以她不想这样的事情)

当她看到那个女孩,那个穿着粗布衣服、睁大眼睛微笑着的农民,她奇怪地想到了自己。

她想,在那之后的一瞬间,这个穿着破旧衣服的女孩,眼睛的明亮,表情中的一切都是开放的——不,她再也不可能有什么不同了,她不可能是和慧玲相反的人了。

她看着那个女孩,说话前仔细斟酌着她的话。她知道她所说的是真的——她知道这也许是唯一能救这个女孩脱离未来的东西,所以她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残酷,她的话语中的冰冷刺骨,直到她能看到它们从皮肤、肉体和骨头上割开。

她看着,冷得眼睛发红,希望——祈祷——这个女孩会听她的。

事实是:总有一个选择。爱没有意义,恨也没有意义,只有你选择给它的意义。只有你自己的选择。不管你做了什么选择。

她想起了温柔的嘴唇,黑暗的眼睛,又长又冷的手指,她想起了潮湿和阴影,那些潜伏在黑暗中的东西,想起了在寒冷中找到的安慰。她想起了过去已经太远,太远,太晚的事情,以至于无法继续留在心里。

她选择了。

“你和他上床了吗?“他问,嘲笑,温柔,她意识到——她已经知道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总是对她温柔。既然她不再关心知识了,现在承认这一点就不算什么罪了。

她不回答。她会说实话,否认这一点,只是,她不想让他从中得到哪怕一点快乐。

有一个她会为之而死的男人,这是鬼永远不会明白的。

爱一个人到为他而死。

这个想法比她想象的更痛苦。

但是。

她站在他面前,她的白袍子很薄,风吹在她身上,使她已经冰冷的皮肤发冷。

她说,“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她撒谎。

【授权翻译】回家(伯克霍夫X索尼娅)

有一段时间没什么产出了,今天挂上AO3看了下inbox才想起还有这坑没填,赶紧搞了搞了。

-

原作:nikita TV2010

CP:Seymour Birkhoff/ Sonya

标题:coming home

作者:will_thewisp

源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3223451


译者:jiangshanghan

译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3212237


摘要:莱昂内尔 · 佩勒回家了。或者:索尼娅如何威胁伯克霍夫去看望他的家人。

说明:这是另一首老歌,已经流传了一段时间了,但是它是这样的:我总是对伯克霍夫和他重新发现的家庭之间的互动如此之少感到有点失望,这就是我在尝试的时候所想象的。

*

他和他父亲没有任何关系。 好吧,除了这个人对他的存在做出了贡献这一事实。 所以。 这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他为什么这么紧张?

他成功地避免了这一切。 他搬到伦敦去了。 索尼娅喜欢伦敦,他喜欢让索尼娅开心,但是他不能长时间隐藏在这个真相里。 她知道伦敦离华盛顿很远。 远离国家安全局总部。 远离他的父亲。 她不需要刺激他就能把事情的全部经过说出来——他总是屈服于她的意愿。

她确实花了更长的时间才说服他做点什么。 老实说,他以为自己完了。 他救了他父亲的命,他让他知道他的后代仍然活在世上,地狱,他收到一封信,宣称他是一个英雄,送到国安局,这样老人就不会死于便秘的事实,他的小儿子是一个臭名昭著的罪犯。 他没有别的事可做。 索尼娅不同意,这就是他再次踏上美国土地的原因。

“来吧,”索尼娅用胳膊肘轻轻地推了推他。

伯克霍夫只是盯着车窗外的房子。 这是他的房子。 他是在那里长大的。 他在那儿有个房间。 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小空间。 他有归属感,但同时又没有归属感。 他看着房子,感到多愁善感——那种感觉轻微地刺痛着他。 但是他没有让这件事欺骗自己——他记得他父亲对他大喊大叫,他母亲失望的表情,甚至更糟——她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因为莱尔正要出门,他的预科学校领带没有拉直,或者莉莉昨晚约会迟到了,应该受到另一次训斥。 他记得努力想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却失败了。 他记得他捡起父亲的东西,努力改进,希望他的父亲能看到它的成就,但罗纳德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崭露头角的罪犯。 好吧,他是对的。

“西摩? ”索尼娅靠近了一些,她的声音和她的抚摸一样温柔。

“一定要吗? ”他不喜欢自己声音中那种哀怨的语调。

“他们是你的家人,”她温柔地回答。“你不能永远把他们拒之门外。”

他转向她,目光阴沉。 “他们不是我的家人,”他争辩道。 “你们是我的家人。 尼基、迈克尔和亚历克斯,甚至连人格障碍先生萨姆也不例外。瑞安是我的家人。 这些人? 我甚至不认识他们。”

“是的,”索尼娅一边悲伤地点点头,一边说,她的表情充满了同情。 “你确实认识他们——你就是这样救了你父亲的,记得吗。 他们是你的家人,我们也是,我们所有人,但是你在这里有一个机会,我们其他人都没有。 为了和平。 所以,求你了,”她把他的脸托在手心里,从扶手上探出身来。 “如果不是为了你自己,那就是为了我。 好吗? ”

“好吧,”他很快就屈服了。

她在他的嘴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笑了。 “很好。” 她向后靠了靠,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向房子挥了挥手,“现在走吧。 我一会儿再来找你。”

伯克霍夫最后犹豫了一下,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下了车。 他走的时候,没有看见索尼娅骄傲地望着他。

-

敲门似乎是他做过的最艰难的事情。 然后他想起了阿曼达,想起了她是如何折磨他以获取关于尼基的信息,于是他就明白了这一点。 直到门打开,他再次见到了他的父亲——这是自迪拜以来的第一次。 他不知道索尼娅是否会认为这是一项已经完成的任务,他现在可以撤退了。 快点。 他勉强笑了一下。 “你好,爸爸。”

他父亲的微笑看起来同样强硬,他说: “你好,莱昂内尔。 请进,”他走到一边,示意进去。 “这也是你的房子。”

他咽下了那杯苦酒——它从来就不是苦酒——走了进去。 这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如果地板已经被改变或墙面,那么他们已经改变了精确的复制品。 唯一改变的是墙边相框里的照片。 就连衣架也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有一只角断了——这是他的错。 他在房子里玩滑板时撞上了它。 他没有打算这样做,但是他在画面前停顿了一下。 他们给莉莉看舞会礼服,莉莉和莱尔毕业,莉莉和莱尔结婚。 莉莉怀孕了。 一张没有他的全家福。 他的母亲。 他。 然后他和 Lily 还有 Lyle 在花园派对上。 他生日的照片。 最后一张圣诞节和他的合影。 他很惊讶。 他本以为他们会抹去所有关于他存在的记忆,如果不是出于悲伤,那么就是为了最终摆脱他。

罗纳德耐心地等待着。 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他知道,他知道自己的智力干扰了他对世界其他地方的感觉——他以逻辑的方式处理问题,并不是每个问题都有一个干净利落的数学解决方案。 他的妻子一直是他的桥梁,但即使是她也有自己的缺点。 他们很久以前就让莱昂内尔失望了,而且他们一起做到了。 后来她因为悲伤而日渐衰弱,但他还在。 现在他有机会改变一些事情——修补他破碎的家庭。

当那个女人——索尼亚——向他伸出手时,他虽然感到吃惊,但也很高兴。 他对她能否兑现承诺不抱太大希望,但最终她还是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多年来,他的儿子第一次站在他的面前。 他怀疑索尼娅迟早会成为他的儿媳妇——她已经得到了他的认可,尽管这对莱昂内尔来说并不重要。 他期待着和那个女人见面,但是他们都同意首先要做出选择的是莱昂内尔,或者是西摩。

“莱尔和莉莉在起居室等着呢,”莱昂内尔终于把注意力从墙上的照片上移开了,他说。

“他们来了? ”伯克霍夫在停下来之前问道。

“当然,”罗纳德回答,似乎答案很明显。

伯克霍夫对于这个浪子回头的惯例并不是很满意。 说实话,他宁愿再次面对阿曼达。 他很久以前就把这些人从他的生活中赶走了,而且他也学会了与他们一起生活。 见鬼,他喜欢这样,因为,当然这个家庭有过美好的时光,但在他的记忆中却太少了。 他又不是无缘无故地逃跑,装死。 他曾经是一个傲慢而易怒的少年,但他并不愚蠢,现在也不是。

索尼娅让他试一试。 他深吸了一口气。 所以他会去尝试。 他走进起居室,咧嘴大笑。 “你们好,兄弟姐妹们! ”

莉莉和莱尔看起来都很惊讶,但是莉莉却跳了起来(对于一个怀孕很久的女人来说,跳得出奇的快) ,给了弟弟一巴掌。

“是的,”他可能应该预料到这一点,他揉了揉脸颊,动了动下巴——一切都就位了,那一巴掌刺痛了他,但这绝不是他最近遭遇的最糟糕的事情。 “我看到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你走了! ”她怒气冲冲地说。

“莉莉,”父亲试图插嘴,但她不肯停下来。

“你走了! ” 她又喊了起来,这次少了些愤怒,多了些痛苦。 “你离开了,你活了下来,而我们不得不埋葬你! 好笑吗? 你觉得好笑吗? 你参加了葬礼吗? 你看到我们的妈妈有多歇斯底里了吗? 你觉得我们的痛苦有意思吗? ”

“我能感觉到你的痛苦遍布我的脸,”西摩回答道,他的表情变得沉默。 他选择后退一步,坐在扶手椅上,让他妹妹抱怨。 莉莉的脾气一向很坏,在父母面前她必须做一个乖乖女,但是他知道她生气的时候是多么的凶狠。 他以前也挨过她的巴掌。

泪水从她的眼睛里涌出,溢了出来。 她的手掌被那一巴掌刺痛,呼吸沉重。 “你一点都没变。 你太聪明了,是我们中最聪明的一个,而你却是个该死的瞎子! ” 她的诅咒让她父亲大吃一惊。 “你总是会注意到一些小事,但你从来不会着眼于大局。”

“我说,我的脸现在感觉很大,”伯克霍夫反击道。

“莉莉,”莱尔站了起来,试图让他妹妹坐回去,让她冷静下来。 毕竟,她怀孕很久了,但莉莉只是耸了耸肩。

“我们的母亲死于悲痛,”她争辩道。 “我不得不接受十年的治疗,才能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我的小弟弟已经走了极端,他自杀了,我们都没有注意到任何事情。 莱尔必须这么做。”

“哇,你怎么会认为我是自杀的呢? ” 在所有的事情中,他只能找到一个声音来争论。

莉莉嘲笑道。 “你是最聪明的,但你不是家里唯一有头脑的人。 你悲伤地坐船出海喝醉了。 你必须知道发生事故的概率有多高。 但你还是这么做了,好像你根本不在乎似的。 不管最终这是不是一场意外——从根本上说,这是一场自杀。”

“莉莉,”西摩不知道他会说什么,他只是想让她别说话,但她打断了他的话。

“我还没说完呢,”她咆哮道。 “莱尔开始酗酒和打架。 在你的葬礼后不久,他就因为和当地的一些流氓打架而被打伤住进了医院。 你把我们每个人都撕碎了。 现在你来到这里,带着那种笑容,你生气我打了你? 你应该庆幸我怀了罗斯,否则我就扭断你的小脖子。”

“这么说是个女孩? ” 西摩问道,希望能转移话题。 他姐姐的话很伤人。 他真的没有这样想过。 .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对这一切的记忆是那么的不同。 他父亲离家出走后,他从未去看望过他。 他定期地查看莉莉和莱尔的资料,但他从未深入挖掘,也从未查看过社交网站上那些闪闪发光、精心培养的个人资料。 他所看到的正是他所期望看到的,他觉得没有理由再往下看了。 在组织招募他的时候,他已经不再调查他们了。 感觉这样太危险了。

莉莉点点头。 “她是我的第三个孩子,”她嗤之以鼻。 “莱昂内尔是第一个。 他现在五岁了。 玛丽四岁了。 他们和我丈夫在家里。”

“狮子... ... 哇,”西摩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用手掌抵住脸,试图让自己明白这一点。 “莱昂内尔? ” 他姐姐用他的名字给她的长子取名?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们小时候从来没有相处过。 他认为她认为他是个怪人。 只要他一出现,她就会抓狂。 她从来没有时间陪他。 与此同时,他想起了她是如何带他去看电影的,而其他人都不会。 她是如何成为送给他礼物的那个人。

这时,莉莉毫无顾忌地公开哭了起来。 她用父亲提供的手帕大声擤鼻涕。 “当然,”她大声地吸了一口气,“我真想现在就杀了你,但我很高兴你还活着。 而且你回来了! ” 她哭得很伤心,西摩无法忍受,他起身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

“我很抱歉,”他说。 “我从来没有想过。 . 对不起,我伤害了你,”他承认,莉莉向他发起了攻击,给了他一个期待已久的拥抱。 他用双臂环抱着她,拍拍她的背。 “对不起,”他再次道歉。 “对不起,你太伤心了。 我对发生的一切感到抱歉。”

莉莉后退了一点,“我很抱歉你没有别的出路了。”

“我知道爸爸对你很严厉,”莱尔第一次说话,从莉莉的肩膀上看过去。 “但他不在我身上,我太自私了。”

“我也好不到哪儿去,”西摩打断了他的话。

“我希望你知道我们一直在你身边,”过了一会儿,莱尔终于说。 “尽管我不确定当时这是否是真的。”

莉莉哭得更厉害了,伯克霍夫感到有点担心,因为他的衬衫越来越湿。 “莉兹? 莉莉? ” 他轻轻地问道,一边戳着她的肩膀,一边还半抱着她。 他记得的那个姐姐总是很自信,看起来镇定自若——穿着衬衫哭泣的那个姐姐,坦率地说,把他吓坏了。

她又缩回去用手帕擤鼻子。 “是荷尔蒙作祟,”她说,挥了挥手,不小心把手帕扔了。 “我生完孩子,还是会拧断你的脖子。”

“只要别朝我开枪,我们就成交,”他咧嘴笑着说。

她咆哮着,轻轻地推了推他的肩膀。“没有承诺,”但是她的话语背后没有力量和愤怒。

“好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罗纳德终于开口说话了。 “我去拿点茶来,”他急忙走开了。

莉莉微微一笑。“他很不舒服,”她说。“他还是不擅长表达情绪。”

“这不仅仅是一场表演,这是一场完整的表演,”莱尔冷冷地说,但他的话里没有什么尖刻的意思。

莉莉推了他一下,“那两个人都不会说我说的话的一半。 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没有,”她对弟弟说。 “也许我两者都不会,但是怀孕让我非常情绪化。 你需要听到它。 你需要知道。”

西摩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他勉强同意了,但当时一切都那么新鲜,那么原始,很难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内疚。 他肯定感到有些内疚。

莉莉更多地转向她的弟弟,“我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让你难过。”

伯克霍夫尖锐地看着她,模仿着一记耳光打在自己脸上。

“好吧,不仅仅是为了让你难受,”莉莉懊恼地补充道。 泪水在她的脸颊上干涸,满面通红,但是有着明亮的眼睛——她就像伯克霍夫记忆中的年轻女孩一样美丽。 “我告诉你是为了不再有秘密。 没有更多的事情我们希望对方知道,但从来没有说。 我希望我们——我们所有人——再次成为一家人,我们不能退缩。 所以,是的,这很残酷。 真的很丑,我很生你的气,但我不怪你,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爱你,傻瓜。”

“莉莉。 . 我,”他犹豫了一下。 他爱他的妹妹吗? 他确信他应该这么做。 是吗? 他还没有准备好。 “我也希望如此。 我也希望我们能成为一家人。”

“太好了,”莉莉第一次笑了笑,拍了拍他的手。 “现在,有一天晚上我会带汤姆和莱尔去,你会带艾伦去,你也会带你的女朋友去。 但今晚我们叙叙旧好吗? 我想知道你所做的一切。”

他显然不能把一切都告诉她。 但是他和他的家人分享了他的故事。 整个晚上,莉莉坐在那里,紧紧握着他的手。 不知怎么的,这让他比任何人都受欢迎。

有关 @迦希吉夜  文中提到的write.as

还在探索中,这里提供一个简单的使用说明,内容包括注册/发表/标签等一些常用功能(如需了解更多,请看其官网首页的底部有how to use,可以利用翻译软件阅读)

各种问题~有了解的朋友欢迎在评论区指导!

之后如有新发现,会更新此文。


以下使用说明参考write.as官网。解释权归官网。

我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翻译机器。


归档/标签/tag

发文的时候,在字前加上井字符号,并在字后加一个空格,就可以变成tag(类似于Instagram的使用逻辑)

比如:

#翻译 

#同人 #某CP

然后返回到主页的文章列表,点一下变成蓝色的字样,就可以看到所有贴上了此标签的文章。

(根据网站的说明,每篇文章都可以加入无限个tag,所以请尽情的使用tag吧!)


如何设置只显示文章开头?

首先打开文章的编辑界面!

在你需要截取的段落后边输入 <!--more--> 这个代码,就完事了!

比如:

简介:XXXX (然后另起一行) 

<!--more--> (之后的文段也另起一行)

然后,在文章全篇的界面是看不到这个代码的。但如果返回到主页,可以看到“阅读更多”的字样(有点像乐乎里的“设置是否显示全文”,不过这里需要由用户手动输入代码)


超链接/悬停置顶(此功能需要开通该网站会员后才可使用)

在个人主页找到所需的内容,然后鼠标移到标题旁边,点击pin字样。


如何订阅

  1. RSS。 您可以提供指向RSS供稿的链接,只需将/ feed /添加到博客的常规URL中即可。

  2. 电子邮件。 启用电子邮件订阅,然后为读者添加一个订阅框,以使您的帖子进入其收件箱。 只需将以下特殊代码添加到您的页面即可创建“订阅”框:<!--emailsub-->

  3. ActivityPub。 共享您的博客的句柄,以便人们可以从分散的社交网站上关注您的博客(更多信息见此


利用邮件订阅(网站会员使用)

转到您的博客页面,找到您想要添加电子邮件订阅的博客;

单击 自定义 Customize,向下滚动 到更新 Updates;

单击下方的 Email subscriptions 并保存更改。


公开发文/广场(pro会员使用)

转到“博客”页面,找到要公开的博客,然后单击其下方的“自定义”选项;

向下滚动到“宣传”Publicity 部分(请注意,您的博客默认情况下是不公开的。 对于其他个人博客,您始终可以保持这种方式。 但是,对于此博客,让我们对其进行更改。)

单击“公共”Public选项,并保存更改。


虽然或许你们不太需要,但还是附上:pro会员支付,每月5美元。

Get started with Write.as Pro for as little as $5 per month.


Customize 自定义

(修改完了之后,千万别忘记点击页面底部的保存 save changes)

  1. 可以在account setting改变你的登录名和密码。

  2. Preferred URL 这里是两种格式的个人主页域名,可以根据喜好自选。(成为付费会员后可以自主编辑第三个域名选项)

  3. pubilcy 公开权限:Unlisted This blog is visible to anyone with its link. 非公众,只要知道链接即可访问。(个人认为这个功能已经够用了)(成为会员后可设置完全私密/密码访问/公开化)

  4. updates 更新:参见上一节中的描述。建议勾选Federation 允许其他人关注你的博客,并与你的帖子进行互动。

  5. Display Format 显示模式:默认的是显示发表日期+新文在前,氪金之后还可以选择是否显示日期/旧文在前(理论上它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个人是很难想象有人喜欢把越旧的文放前边)


markdown是不是得充钱才能用?

目前可以在自定义里面勾选使用mathjax,也是另一种语法,可自行百度使用方法,在此不赘述。

Mathjax公式教程_C#_dabokele的博客-CSDN博客 这篇文章介绍了mathjax的一些用法。(我有测试其中几个,似乎尚未能实现变化。)

使用 Markdown + MathJax 在博客里插入数学公式_JavaScript_kamidox的专栏-CSDN博客  

MathJax | Beautiful math in all browsers.  这是mathjax的官网

MathJax 中文文档 — MathJax Chinese Doc 2.0 documentation  

(我也是萌新,就随便百度的。如果您知道有更好的指导说明文章,请私信或评论告知)


以下提供部分其他人制作的使用说明。

Write.as 結合匿名發佈和免費個人網誌,純文字創作就在彈指之間

同人自救指南——开通Wordpress免费博客全图攻略-迦希吉夜  

交流群 912760241(乐乎搬到WP教学)

星球大战 【Armitage HuxX你】来自AO3的暂未授权翻译合集

已经在AO3留言了求授权,目前暂未收到回复。就自己翻了一点,留个合集存档。以后再有新的文章翻译也更新在这个后边,读者可以收藏这个目录。

仅供私下保存阅读。有备份在新浪微盘。还不太会用石墨文档。印象笔记的内容需注册登录后进行保存和查看。(印象笔记目前正在进行系统维护,共享链接有时会卡。如果您在注册并登入后仍无法访问,请留言提醒我补档。)

如果您对翻译有兴趣,请私信我,以便加入石墨文档或印象笔记的协作。

如果喜欢,请给源地址那边点赞,以鼓励原作者。感谢您的支持。

最后想问问有不有同好群啊,萌新瑟瑟发抖。


1.标题:Three Times 三次

作者:WhiteGuardian

原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176861

简介:在“终结者号”上,有些人曾经三次看到你和赫克斯在一块儿。最后,赫克斯决定不再藏着掖着了。

(设定:“你”是AH的助理。)

印象笔记 石墨文档 wordpress


2.标题:New rules 新规

作者:WhiteGuardian

原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174098

简介:第一,不要接电话;第二,别让他进门;第三,别做他朋友。

(含Kylo Ren/Reader Armitage  Hux/Reader  Ben Solo | Kylo Ren/Reader  Kylo Ren/You  Armitage Hux/You)

印象笔记 石墨文档 wordpress


3.标题:forever 永远

作者:WhiteGuardian

原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520179

简介:应Anon提出的请求,并提示了赫克斯的台词“我们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和“我已经四天没睡了”。

(设定:“你”是军团中的工程师。)

印象笔记 石墨文档 wordpress


4.标题:Of Course I Remember 我当然记得

作者:WhiteGuardian

原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406022

(设定:“你”和AH早就认识了)

印象笔记 石墨文档 wordpress


5.标题:Loyalty and Love 忠诚与爱情

作者:LittleBitOffanfic

原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047282

(设定:“你”担任AH的秘书6年之后)

印象笔记 石墨文档 wordpress


6.标题:Incredibly Unprofessional 令人难以置信地不专业的

作者:KiaraKohana

原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280049

简介:现在你已经被赫克斯将军晋升为中尉了,不能再犯错误了。然而,当一只姜黄色的猫偷偷溜进你的房间,开始跟着你。它在基地中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遭遇和一些奇怪的事件。

印象笔记  石墨文档 wordpress


7.标题:adamantine 坚韧不拔

作者:coruscanti

源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53217022

简介:秘密、暴力和控制。这是“第一秩序”的精髓,高级中尉西娅·霍夫(Thea Hoffe)将用她的生命来保护秩序,为受苦受难的银河系带来正义和统治。西娅被提升为变革的工具和对抗令人厌恶的新共和国的武器。当她驻扎在星际杀手基地时,在臭名昭著的将军和第一建设者阿米蒂奇·赫克斯的直接监督下,她在“第一秩序”中的角色就得到了巩固。她对“秩序”的奉献会让他们都得救吗?或者说,在他们恢复银河系的规律之前,抵抗会扼杀“第一秩序”吗?

第一章:铱星 印象笔记  石墨文档 wordpress

Hermione-Krum letters(vol-dai/RonHermione/VikYing)

魔鬼挑战,试图把翻译成英语。目前是初步成果,慢慢修改中。

虽然我有用grammarly插件筛选语法错误,但估计还是有漏网的,欢迎检查。

~

To my dear friend Hermione,

Thank God (or whatever) , it's finally summer in northern Europe. Green on a hot day is more flattering than the harsh white of winter. After the Lake thaws, our boat race can begin again.

You can see the boat we took to Hogwarts for the Tri-wizard competition in the enclosed photograph . It's pretty old, but it works just fine.

Karkaroff once said that the ship was under a spell, of course. Otherwise, the sail, which had never been mended, would obviously not have made it suitable for long sea voyages.

As for Karkaroff, he left office not long ago, and no one knows where he is now. Then our vice principal, John Rabe, will take over. (I'd say that's a good thing. KARKAROFF's connivance in black magic and school violence didn't help the school. Many students dropped out during his tenure.)

Rabe is a decent man. He has intervened on several occasions to stop the violence. He is launching an exchange program with other magic schools in Europe to break with the self-styled plan of Durmstrang. I hear Hogwarts is part of the exchange program. I hope you'll participate. I'm sure you'll enjoy the view. But if not, let me know in the comments if you know anyone who's coming to Durmstrang

Your faithfully, Viktor.


*


Dear Viktor,

thank you for your letter. The scenery in the picture is very beautiful.

Although I am not good at sports, rowing is really fun. When I went to Hogwarts, I took a boat across the lake. Maybe there are some magical creatures in your lake? That would make me more interested.

It is a bit rude to say this, but I have to admit, I don't like Karkaroff either, especially after he gave Harry an unfair point in the game. I heard he was a death eater.

I am glad that your new principal is a good man. As for us, Dumbledore was recently fired by the school board. The new headmaster, Dolores Jane Umbridge, issued a number of bizarre new school rules, such as "boys and girls can not be too close together" , which made me feel like I am in a convent.

Still, the exchange program has not been canceled. I guess that Umbridge needed a bit of a show that she was not idle here.

If you are curious about who is going to Durmstrang, you are probably not going to be one of the people who are going to Hogwarts. Unfortunately, neither am I. But maybe we could meet during the summer.

Before Dumbledore was fired, two teachers and two students had been chosen to participate. One of the students was Yingchun Jia of Ravenclaw. She is a shy girl from China. I often meet her in the library. 

The other student is Zabini of Slytherin, a playboy. (Malfoy seems displeased. He claims he should have gone to Durmstrang, but his mother thinks it's too far. Maybe he can pray for next time.)

In addition, the professors who will be heading to Durmstrang are Tom Riddle and Daiyu Lin. Professor Lin teaches an elective course about eastern magic at Hogwarts. (she and Jia, both from China, are said to be related, possibly cousins.) 

Professor Riddle may be the youngest defense against the dark arts teacher at Hogwarts. (but he used to be a dark wizard. So I suggest you keep away from him.)

Yours, Hermione Granger.

P.S. Do not make Professor Lin upset. Or Riddle will kill you.


*


To my dear friend Hermione,

Those four guests from Hogwarts arrived safely last week. They received a warm welcome. I am sure they will enjoy the view just as much as you do. (The Daily Prophet has written about it. You may have seen it.).

Before you ask, I didn't know if there were any magical creatures in our lake. So I went to consult my biology teacher Rabe. His bad temper has been getting worse since he became the headmaster. (He was annoyed by the influx of interviewers.) So he just told me the names of a few books and kicked me out of his office (and threatened to kick me out of school if I didn't hand in a paper).

I met Jia Yingchun when I was looking for a book in the library. Like you said, she is a good learner, but she does not seem to know much Norwegian. (most of the books in our library are written in Norwegian or Danish, and a few in English.) I helped her find all the books she needed, in the spirit of friendly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I do not doubt that you mentioned in your last letter about the four, but you must have forgotten to mention the amazing beauty of these two oriental females. That night, when they arrived at Durmstrang and appeared together in the hall, everyone held their breath.

In addition to their looks, they also dress in a rather exotic style, which is eye-catching. It is a pity that the collection of our school does not include books that can introduce the style of Chinese characteristic clothing. If you know something about it, could you please explain it to me?

The two men (or boys?), by contrast, are a bit more prosaic. As you mentioned in your letter, Blaise Zabini always comes out with different girls. And Riddle, though exquisite in appearance, has an inner eye that is above the top, and rarely looks directly at anyone other than Lin Daiyu. This attitude was so intimidating that not many people keep trying to get closer to him.

I enclosed a list of books given to me by Professor John Rabe. And sends his regards.

Your faithfully, Viktor.


*


Dear Viktor,

Thank you for sending me Mr. Rabe's book list. I found several of them in the Hogwarts library - as if I would read them all. The rest may have to wait until the holidays to go to the beautiful marks on Diagon alley - if only there were an English translation.

A proper translation spell should be able to handle most everyday conversations, but I really doubt can it be effective in solving reading problems, especially in academic books.

Jia Yingchun once shared with me a number of books with detailed descriptions of Chinese style clothing, which you can see in the attached list. But I am afraid that you can not solve them with a simple translation spell. Because every word in Chinese has its own meaning, unlike English, which has to combine letters to become a word. Translation incantations are sometimes not very good at judging sentences.

If the above speculation, unfortunately, comes true, you can consult Professor Lin or Yingchun on this matter. Although their introverted personality, but in the academic aspect has the quite strength, it also will in line with the international friendly exchange goal as far as possible for you to solve the puzzle. Anyway, I hope you two get along well.

Your faithfully, Hermione Granger.

PS: Talking to Lin for too long might upset Riddle.


*


Dear Hermione,

Thanks for your advice. I once had a dinner with Ying Chun to discuss the style of clothes with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When talking about academic knowledge, she seems to have finally broken through the invisible shell and become somewhat extroverted. After that, on the way to the common room, Lin joined the conversation. We talked for a while in the common room, until Riddle showed up and gnashed his teeth and told Lin to go to bed.

Yesterday, Rabe suggested we have a quidditch game and wanted to invite visitors. Zabini was quick to agree. (given his usual flirtatious ways, I'm not surprised.) Riddle seemed to want to say no, but he gulped it down. Lin said she would like to see him attend the game, so Riddle agreed to play. (as for Lin and Jia, neither of them is  good at the sport, so they don't get involved.)

The competition will be held next Thursday. I hope it will be a nice day. Daily Prophet will have a follow-up. I wish you were here. I'm still not good at talking to Ying Chun. I was hoping you could give me some advises on how to avoid awkward silences ... does she have any hobbies other than reading?

Yours, Viktor.


*


Dear Viktor,

I am glad to see you two are getting along well. Campus Friendship - I believe Mr. Rabe intended it that way.

Although I have not read Daily Prophet since Grade 4 (due to Rita Skeeter's slurs on the contestants), some of my classmates who still subscribe to the newspaper have told me about your upcoming match.

I did not know Riddle could play Quidditch as if he did not even go to the ball game when in Hogwarts. But I was not surprised after reading your letter. As far as I know, only Lin can change Riddle's mind. (but I don't understand why they are still not married.)

About Yingchun's hobby except reading, probably playing chess. Ron once complained that he could never beat Yingchun, even though he was one of the best wizard chess players in our class.

I am sorry I could not be there to see your play. But when it is over, you can write back and tell me what it was like. (now that Lin has spoken, I'm sure you'll have a great game.)

Yours, Hermione Granger.


*


Dear Hermione,

we're in big trouble.

It may confuse you to say so. Excuse me. I am gonna start with this game.

There is nothing special about the game. Riddle and Zabini were on the same team - as a batter and a seeker.

It all went smoothly, until Zabini and I, in pursuit of the golden snitch, passed one side of the auditorium and a commotion broke out behind us.

When I looked back, Yingchun was flat on her back, and the bludger that had hit her was still moving through the crowd. Lin leaned against the side of the seat that had been destroyed by the ball and turned pale with fear.

I turned around and flew into the audience, ready to cast my spell, but the ball suddenly stopped. It was Riddle.

Zabini finally caught the burglar, but not many people are still interested in his smug look.

Riddle and I landed after the other in the audience. By Lin had regained his composure, cast a levitation spell, and removed Yingchun from the debris and placed her on the stretcher I had created.

Riddle's face was as gray as the winter solstice before the rain. He glanced at Lin and saw that there was nothing serious. Then he relaxed his taut shoulders a little.

I "transport" with Yingchun to the school infirmary, too busy to look at other people, also do not know what other actions. Riddle and Lin arrived later, they looked grim. In the course of their conversation, I heard him try to keep it a secret. (It was just so public, how can he block it?) Besides, it was a careless mistake on our part, and we should take responsibility.

Lin found I do not understand, said this is a helpless action, also please I do not block. (she was worrying too much. How can I stop Riddle?) When I ask, she says it is not for outsiders to say anything about Yingchun's family reputation, and she will let me know when she wakes up.

After our doctor examined Yingchun, he said the latter was fine. But this time, after all, the human body, it seems to be no good. Riddle did not mind, but with Rabe private chat for a long time, finally reached an agreement, so that reporters do not report bad news, only on the front page is a picture of Zabini caught the cat burglar.

After this, I can no longer claim to know them. The mystery of the orientals seemed to be more than that of Durmstrang, and the closer one came, the more unreal it seemed.

Your loyal (but confused) friend, Viktor.


*


Dear Viktor,

oh, my God. Please forgive me. It's my truest reaction.

Fortunately, the injured were not seriously injured. (otherwise, it could be Riddle killing people. After all, Lin and Jia go way back.)

I think you should look into that bludger. Because quidditch's general rule is that it should only chase the players, not attack the audience. I do not have enough information to make a complete inference, but I can not rule out that someone is deliberately messing around, trying to taint the exchange program.

I do not know much about the Jia family, but they are not from a long line of witches. Although the latest two generations gave birth to some magical people, most of them were just ordinary people. Perhaps Lin's reference to "family affairs" is the result of prejudice between witches and muggles, but why specifically can only wait until spring to wake up to ask.

I hope you are all right.

Yours, Hermione Granger.


*


Dear Hermione,

thank you for your advice in the letter. But when the professors looked into it, it turned out to be an accident. (as you said, Riddle won't stop until someone screws up.)

Having been ordered by Rabe to keep an eye on Yingchun, I finished my paper in the infirmary.

When Yingchun woke up and saw me, she asked me to keep it a secret. I watched her bow to me, as she sat on her hospital bed, a little overwhelmed by the tears she was shedding, as she prepared for the interview. She seemed to see through my question and told me everything. It turned out that it was not easy for her to go abroad to school, and if Riddle had not pushed her, she would have been arranged by her father to marry a violent man. If her injuries were known to the family, she would not be allowed to go out again and would live in total darkness ever since.

Nowadays, pure-blood wizarding families do have some examples of arranged marriages. I just can not believe I am seeing it today.

I have to say, I would not want her to go back to hell. But if it is so hard for her to disobey her father, how can I put her out of misery?

At that time, my mind is in turmoil, both to Yingchun pity, but also to that merciless family loathing. After thinking about it for a long time, (it seemed like a long time, but in fact, it was only a few minutes.) Finally, I said the answer I had hidden in my heart: "stay in Durmstrang, or in England, and never go back to that cannibalistic place. I can protect you - if you want. "

Yingchun was taken aback at first, then gradually stopped crying and nodded his head. As if after the rain, her eyes rekindled a warm glow, so that I can not move my eyes.

Perhaps it was at the first time I saw her, or the first time I talked to her about academic knowledge, though I am not sure when that began. The only thing I am sure of now is that I had fallen in love with her.

Yours sincerely, Viktor.

Ps: Now Ron and I are in the same boat.


*


Dear Viktor,

I am so glad that you guys are okay!

To be honest, I had a feeling you were a little too interested in Yingchun. But I am not good at deducing things like that, so I am afraid to say. (it is a bit abrupt, after all)

Anyway, congratulations. But Yingchun has to graduate from Hogwarts first. Then maybe she can find a job here to support herself. After that,it will be not impossible to leave the family.

Yours faithfully, Hermione Granger.

Ps: Good luck to all of you again.

【哈利波特+红楼梦】迎新春姐妹赴华埠,庆耶诞陋居宴宾朋(弗迎/乔惜)

原作:哈利波特,红楼梦。

Cp:弗雷德x贾迎春,乔治x贾惜春,比尔x芙蓉,哈利x金妮,亚瑟x莫丽。

时间/背景私设:hp6中的圣诞节。接hp4/5/伏黛达成后,迎惜在霍格沃茨留学ing。


看起来我又是开山之作了?总之欢迎大家进坑!

*

时维腊月,序属三冬。因西洋历法与中国殊异,并无“春节”之说,故三春并不返回金陵,只约姐妹几个小聚一番便罢。

适逢洋圣人“耶稣”诞辰,学校放了假期。探春因着了风寒,只得留校休养。迎春、惜春乘校车前往伦敦,欲至华埠购些年货。

过了晌,校车在国王十字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停住。惜春下得车来,忽觉鼻尖一凉,只见天上纷纷扬扬,正落下一场雪来。

“三姐姐若是到此,少不得要去泡在大英书库里,再出不来的。”

“她若这时来了,应先作上一篇咏雪的诗词,方才可去的。”迎春笑道。

二人玩笑几句,便进了地铁,乘皮卡迪利线,至莱斯特广场下。出地铁站时,地上已铺了白茫茫的一片。

 

天公虽不作美,但伦敦华埠仍是灯火通明、人声喧嚷。二人绕过宫廷剧院,便看到了爵禄街的牌坊。

那牌楼高达十多米,红柱绿瓦,上挂着黑底金字的匾额“伦敦华埠”。正面写着黑底金字的楹联,右边是“伦肆遥临英帝苑”,左边是“敦谊克绍汉天威”。(另外还有一边街口牌楼对联写的是“华堂肯构陶公业,埠物康民敏寺钟”。这是藏头联,字头合起来便是横批“伦敦华埠”。)

穿过牌坊,便进了华埠。二人并不停步,直接走入牌楼旁的“龙凤行”。这是一家具备了现实中的中国超市所有特点的店铺,连调料都应有尽有。其与“新龙门行”及“泗和行”呈三足鼎立之势,是该区中国货源供应的主力。

店内过道狭窄,且客似云来,收银柜台前早已排起长队。二人以最快的速度选好年货,结完账出来,相视一叹,竟都有些逃出生天般的味道。

因节庆将至,华埠里的各家店铺门前都已挂起大红的灯笼和绿色的冬青叶,还有舞龙、舞狮的队伍和圣诞老人并行不悖。此番原是好景,但围观人群摩肩接踵,不免挤挤挨挨,对她俩而言实非玩耍的好时机。

此时风雪渐劲,但未及饭点。二人提着年货离开了华埠,穿过查令十字街,走进破釜酒馆。

 

尽管于英吉利魔法界是个鼎鼎有名的所在,这破釜酒馆却自有一种与一街之隔的繁华闹市所格格不入的态度。酒馆内光线昏暗,家具都很破旧,仿佛自开业以来便未曾修过,令人不禁怀疑它们是否还能使用。

迎、惜二人目不斜视,径直穿过酒馆大堂上楼,进了预定的房里,把年货放下;然后又下楼,来到酒馆后门——一个有围墙圈起来的小院落里。此处只有一个垃圾桶和几丛杂草。

惜春从袖子里抽出她的法杖——十一英寸、白杨木为表、独角兽尾毛为芯,然后连续三次敲击一块墙砖。

随着被触到的那块砖开始振动,砖墙发出一阵低沉的轰鸣,从中间部分开始剧烈地蠕动起来。墙的中央逐渐出现一个小洞。然后,那洞越变越大。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个大到足以让她俩并排穿过的拱门就呈现在两人面前。

拱门通向一条由鹅卵石铺成的街道。这条街道弯弯曲曲地向前延伸,直到看不见为止。

两人一起跨上街道,身后的那座拱门便又变回了一面坚实的砖墙。

 

对面路上是人声鼎沸,这条街上却静悄悄的。白雪也是静悄悄地,落在离她们最近的一家店门外成堆的大锅上。店上挂着一幅招牌:“坩埚——各种尺寸——铜锅、黄铜锅、白蜡锅、银锅——自动——折叠式”。

大部分店铺为魔法部之告示所埋没,生意惨淡。这些令人生畏的紫色通告大部分是魔法部散发的“安全忠告”放大版,还有一些通告上印着被通缉的“食死徒”们的黑白活动照片。

在这样一片灰暗的背景色中,却有一家店格外引人注目。他们的橱窗里五光十色,摆着各式各样旋转、抽动、闪烁、跳跃和尖叫的商品,像烟火展览一样吸引着人们的眼球。零星的几个路人都不由得停下脚步,扭头痴痴地看着。

右边橱窗被一张巨大的海报覆盖着——像魔法部惯用的紫色,但是用黄色闪字写道:“你为什么担心‘神秘人’?你应该关心‘便秘仁’——便秘的感觉折磨着国人!”

此店正是“韦斯莱魔法把戏坊”。一个咧嘴大笑的绅士雕塑立在带有保护伞标志的招牌之上——这个和店门融为一体的雕塑足有几层楼高,一只兔子立在他头上摆手摇尾。雕塑的左手将帽子扣到头顶上,盖住兔子;再掀开时,帽子里的兔子不见了。而房中则绽放了鲜艳的礼花,将橱窗点亮。

她们走进商店,只见里面挤满了客人。她俩简直不能靠近货架。

成打的商品盒子从地上一直堆到了天花板上。其中有许多盒不同种类的羽毛笔——有的可以自行添满墨水,有的可以自动检查拼写,有的可以写出有趣的回答。

“‘可食用黑魔标记——谁吃谁恶心’?这可是有趣儿……那盒像肉干的,想必是‘伸缩耳’了?”迎春心里纳罕,脸上倒是不显。

“这便是侏儒蒲?”惜春指着一些长着粉红渐变到紫红色羽毛的圆球问——它们在一个笼子的底部打转,不停地发出“吱吱”声。

“是的,惜春。”她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免费得到一个。”

韦斯莱家双胞胎中的一个出现在姐妹俩眼前。他穿着橙黄色格纹衬衫和藏青色长裤,朝两人笑得见牙不见眼。

“你好,福瑞。”惜春愉快地说。

迎春却摇头,“他是韦巧智。”

“又被你认出来了。”乔治·韦斯莱耸了耸肩,然后朝上方的木质悬梯指了指。只见弗雷德正在第二层上搬运一打贴着“防咒手套”标签的箱子。“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但迎春只是微笑,并未回答这个问题。

半分钟后,弗雷德走下楼梯,加入了他们。“准备过节,店里忙得不可开交——”

“——显然,人们比平时更需要欢乐。”他的兄弟接下去说。

“今晚我们家聚餐,你们两位愿意参加吗?”乔治伸出右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哈利也来了。”

“那便恭敬不如从命。”惜春掩嘴一笑。

“能等我五分钟吗?”弗雷德望着迎春。见后者点了点头,他才转过身去,给自己施了扩音咒。“节日快乐!最后五分钟——全场八折!”

五分钟后,他们送走最后一批客人。随即,店内照明渐次熄灭,只余壁炉中一点红火。

众店员都已成年,一时都出了店门,幻影移形走了。但迎春、惜春尚未学成此术。

双胞胎提议走飞路网。于是客随主便,由乔治撒了飞路粉。随后,四人轮流进了那幽绿火堆中。

 

他们自另一壁炉中鱼贯而出,发现自己身处韦斯莱家“陋居”客厅内。此间宛如历经一场彩纸爆炸般,被装饰得五彩缤纷。

四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话。忽听得一个女声道:“迎春,惜春,欢迎你们。”

惜春循声望去,只见金妮·韦斯莱正从楼上走下。

金妮身后还有一银发女子,却不知是何人物。但看她:肌肤莹白可胜雪,银发飘飘若雾云。端的是一位精灵也似美娇娘。

待金妮为几人互相介绍,惜春方知此女乃两年前“三强争霸赛”中一位参赛勇者——芙蓉·德拉库尔是也。想来也如她们姐妹一般,是被请来的客人罢了。

当下看时,只见迎春穿的是鹅黄色绣白茉莉花的交领短衫,下边是月白色百迭裙;惜春则着浅粉红色对襟短衫,上绣着几朵桃花,下边一条水蓝色马面裙,绣的是莲塘乳鸭。芙蓉似觉稀罕,拉着两姐妹看了半晌。

一时进了餐厅,只见韦家众人几已到场。另有哈利·波特、莱姆斯·卢平悉为来客。芙蓉自去与比尔同坐,惜春方知他二人是情侣。只西洋风俗与中原大为不同,未婚男女不拘相见的,此又是一例。

一时众人皆入席就座,又有一番客套寒暄不提。韦夫人见两姐妹妆饰皆别具一格,顿起兴致,亦加入探讨服饰话题。

晚饭均是当地家常菜式,自比不得贾府节庆用度。然而“斯是陋室”,宾主尽欢,却更显温馨。

一时都不吃了,众人都到客厅里坐了,听着圣诞广播,放的是韦夫人所喜歌者塞蒂娜·沃贝克之音。

惜春却盯着“圣诞树”,若有所思。

只见在周围被堆满礼盒的那树顶,一个金色“天使”正对众人怒目而视。它身着一件芭蕾舞裙,背有双翼,然面目丑陋、体型矮小,却是一只花园小地精。

弗雷德在拔圣诞晚餐用的胡萝卜时,被这地精咬了脚踝。于是它被施了昏迷咒,涂成了金色,塞进了一件小芭蕾舞裙,背上粘了对小翅膀,被定在了树顶。

芙蓉似乎觉得塞蒂娜乏味,在角落里大声说着话。韦斯莱夫人皱着眉头,不停地用魔杖调整音量,使塞蒂娜唱得越来越响。

在爵士乐味儿的《一锅火热的爱》掩护之下,弗雷德、乔治同金妮玩起了噼啪爆炸牌。罗恩偷瞟比尔和芙蓉,不知意欲何为。卢平颇显憔悴,只是漠然坐在炉边,盯着火焰深处,仿佛充耳不闻。哈利望着韦先生,似乎欲言又止。

“……哦,来搅我这锅汤。若你做得很恰当,我会熬出火热的爱,陪你今夜暖洋洋……”

“我们十八岁时跟着这音乐跳过舞!”韦夫人擦擦眼睛,“你还记得吗,亚瑟?”

“唔?”剥着蜜橘、打起瞌睡的韦斯莱先生说,“哦,是啊……多棒的曲子……”


不多时,芙蓉欲模仿塞蒂娜唱《一锅火热的爱》。韦夫人却催众人就寝。迎春、惜春便趁势提出告辞,仍由双胞胎送至对角巷。

眼见通向破釜酒馆的拱门渐开,乔治心痒难耐,又问了一遍:“迎春,你是怎么分清我们俩兄弟的?”

迎春仍是笑而不语。她翩然走入拱门,只留一片背影。

惜春便也跟进,临了却道:“迎姐从来只盯着韦四哥,自然分得清楚。”话音未落,拱门已恢复成砖墙,将他们隔开了。

乔治转头看弗雷德,不由啼笑皆非。“嘿,兄弟,你能别傻笑了吗?我宁愿回家去听芙蓉唱歌。”


*end

*

引用说明:

伦敦华埠即London China town 伦敦唐人街。文中的地理位置排列都是真实的(除了破釜酒吧和对角巷是虚构的)

有关贾惜春的魔杖材料,白杨木取自贾惜春诗作《虚花悟》“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私设(计划中,未提及)贾迎春的是柳木+龙脑神经,源于“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及其生日二月初二“龙抬头”;贾元春的是桃花心木+凤凰羽毛,源于其获封“凤藻宫尚书”;贾探春的是金合欢+蛇怪角,源于“敏探春”之说。并有参考魔杖材料说明 http://m.baidu.com/ala/c/m.99danji.com/mip/news/183665/

另外顺便说(剧)下(透)我文里的红楼众人的分院问题。迎、惜在鹰院,探春在蛇院。宝钗偏蛇院,黛玉偏鹰院,但都没正式在霍格沃茨上过学。元春并没有真的死去,而是被宫里同情她的周贵人(我设定周贵人是红楼原文提到的探春夫家(但在我文中没有“探春远嫁”一节)海南“镇海统制”周家的亲戚)安排了假死,被送出宫,后来辗转到了南欧(衍生克鲁姆X元春)。

对角巷描写参考hp1/hp6

服装图案参考《红楼梦》原文“迎春又独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四丫头在藕香榭”,另“莲塘乳鸭图”。

*

相关交流群指(广)路(告):

哈红社·德钗支部群 682477557

伏黛交流会 469505810

官配伏黛交流群 592419210

杂食·拉郎CP分享群 733533405

哈红社杂食·总部群 1039845466

有关德姆斯特朗究竟在哪(个人推测,仅供参考)

我之前一直不明白德姆斯特朗(以下简称D校)究竟在哪(因为它名字是德语,我都以为它是德国的学校)

这两天在和乐乎网友说起哈红cp的搭配,想起来克鲁姆,就去查了一些。


先说重点,目前我的推测:它在北极圈和挪威-瑞典国境线的交点。


以下论证过程。

1威克多尔·克鲁姆本身是保加利亚人。

保加利亚在南欧·巴尔干半岛,气候温暖。不符合hp4影片中D校师生登场时穿着厚衣服(同时出场的法国布斯巴顿学生穿着春秋装)的设定。



2据JKR的描述,有在pottermore官网发表的文章为证 http://t.cn/AiDRdrK1 最后一段 

Although believed to be situated in the far north of Europe, Durmstrang is one of the most secretive of all schools about its whereabouts, so nobody can be quite certain. Visitors, who must comply with memory charms to erase their knowledge of how they got there, speak of vast, sprawling grounds with many stunning views, not least of the great, dark, spectral ship that is moored on a mountain lake behind the school, from which students dive in summertime.

(大约在北欧。但访客都会被消除记忆,忘记怎么去的。有湖,夏天可以划船。)

这里描述可以圈定大致范围为北欧,符合影片中的D校着装。



3据JKR原话,德姆斯特朗位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北部,瑞典或挪威的北方(原文:Jo thinks that Durmstrang is in northern Scandinavia - the very north of Sweden or Norway.)

4据hp4原文(据克鲁姆的描述)“冬季缺少日照。而在夏季,学生们常在室外飞行,越过湖面和山脉。”

→这地方同时具有山和湖(现实中当地确实有一些山中湖)

据地形图,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山脉(斯堪的纳维亚山脉)在半岛中间(大约是挪威瑞典两国的分界)



冬季缺少日照(而不是“完全没有日照”)→不在北极圈以内

同时具有以上条件,应当是在北极圈与挪威瑞典国境线(斯堪的纳维亚山脉)交点附近——或许还可以稍微往南一点点儿。

具体是哪边的还真不好说。我个人倾向是尽量北一点,或许我会设定在挪威吧。(在红线画出来的国境线左边(西边),写着山脉名称那里,还有个绿色圈)




最后,百度发现“斯堪的纳维亚”是“黑暗的地方”的意思,难道这是JKR设定D校纵容黑魔法的来由?

在跨次元cp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在德钗群聊嗨了。

为了不打扰单推的群友,就另外建了个群,可以随便讨论各种作品的各种搭配。


欢迎加入 神奇拉郎在哪里,

q群号 733533405,

分享您在各站看到的神奇cp

【隐形守护者】若我如星君如月(5)

原作:游戏 隐形守护者

cp:李峰顾君如,庄晓曼肖途


第五章:多事之秋


顾君如的暂时离职并未给特务科造成多大影响,收发员的工作很快有人顶上了。

李峰却处处受人掣肘。他很想抓肖途的把柄,可惜许多人更看武藤公馆的面子,并不十分买他特务科的账。


在苏北农村,战火没太延烧到的地区,有一处属于顾家的农场。这是顾君如接手试验管理的第一件家产。

乡间路面泥泞,无法行车,考虑到顾君如身体尚弱,便换乘牛车。速度虽然慢些,好在不颠簸。

到了地方,只见农场里管事的掌柜早已领着众伙计候在门外了。

掌柜的叫蓝吟桂,生得浓眉大眼,看去也算一表人才。他原是金陵城里的教书匠,逃难到此。因谈吐文雅,且识文断字,先是做账房,打得一手好算盘。后来老掌柜不幸病故,他便顶了缺。

众人将主家顾氏父女迎入正堂坐定,随即齐向上头行礼。顾君如并不多话,只受了礼,然后拿着近日的账册翻看。看了一会,觉得无甚差错,便由蓝掌柜领着往田间走去。

到了稻田边上,只见绿意盎然。正有一人负手立在地头,作远望沉思状。观其打扮富贵,却不似做工的农人。

顾君如原不欲理他,只是走过旁边,看着田里。却听他忽然出声道:“田是好田,只是缺些肥料。”

顾则实正莫名其妙,顾君如先问道:“敢问您是?”

“本人姓董,目前主要经营化肥生意,初到贵宝地,不知此处是谁家的田?”(大成化肥厂)

“董老板对我顾家这农场有何指教?”

“顾老板,你这农场土地虽好,产量却不尽如人意。”

“怎么个不如意法?”

“你看这稻子,”董老板弯下腰,捏着一支稻,把顶端的稻穗抬起来。“外表是有不少粒,但有一多半是空心,光长壳,不结籽。这可不是你想看到的吧?而本人董旺成,恰好是做化肥的生意,或可解您之急。”

“董老板说的确有几分道理。此处实非说话的地方,还请移步,再行详谈。”

“那便恭敬不如从命,请顾老板多指教。”

“不敢当。董老板请。”

“顾老板先请。”


这边厢顾君如沉迷经商无法自拔,那边厢李峰则又见到了一位故人。

从在办公室里看见浅野博文的那一刻起,李峰的心头就又笼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

这次浅野博文前来接触的时间比前世要早。虽然差得不多,但也使李峰觉得有点儿措手不及。尽管内心涌动着暗流,李峰只能硬着头皮,对浅野博文虚与委蛇。

过了一会,浅野起身告辞,李锋才得以喘息。

结合前世的经历,李峰已经知道浅野博文来到上海的目的有两个:一是以武力统治该地区,二是要对武藤志雄下黑手。

李峰猜想,浅野和武藤可能有些旧恨。但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尚未知其详。而若要得知详情,此时恰好有一方可供利用。

兴荣帮兴起于数十年前,逐渐吞并了上海滩区域内大大小小的帮派。时至今日,其势力之强、能耐之大,在上海滩可称得上是只手遮天,连武藤都不敢轻易招惹他们。同时,其吸收人才不拘一格——不论出身为何,只要对帮派有贡献。故亦常有不同党派之人共同话事。

若想查探日本人的事情,兴荣帮这个鱼龙混杂之地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但兴荣帮的帮主——徐先生轻易不出面见客,平日接待事宜多数交由手下帮众处理。正所谓“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不论是想通过帮众引见帮主,还是要利用帮众做事,都不是易事。

据李峰所知,大上海歌舞厅就是兴荣帮旗下的一处产业,其经理人——丁力犀因跟从徐先生而发迹。此人对徐先生忠心耿耿,多年如一日,尽心尽力地打理手下的业务。

但是,兴荣帮毕竟规模庞大,即使把徐先生和丁力犀的屁股都算上,也是坐不满那个居于顶端的宝座的。

“金山银海三兄弟”是有别于丁力犀的另一股兴荣帮的中坚力量。其中的大哥荣金山曾在数年前因杀人而入狱,目前仍在服刑;老二荣银海比较文弱,基本不参与帮派之间打架斗殴的事情,只是管理着兴荣帮旗下的几个工厂;而荣老三性格鲁莽,为了收“保护费”经常在自己身上挂着炸药招摇过市,是一个腰缠万爆的狠人。

以上四位,若要当面展开交涉的话,荣金山首先被排除在外。其次是荣老三,非但没有交涉的价值,更要尽量的避开——毕竟被炸上天并不是一种舒适的死法。

至于丁力犀,如果他真像表面上那么忠于徐先生,那么对于李峰而言他将是一个不太好控制的变量。

一番比较下来,似乎只有荣银海最符合李峰的需求。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应当如何与其接触?荣银海身为兴荣帮的中层干部,平时也见过不少人投靠,如果不恰当地表现出闪光点,大抵是很难引起其注意的。

李峰当特务的时间已不算短了。但干这一行学的几乎都是怎么“藏”,鲜少有“显”的时候。他顿时又有些犯难了。


(第五章完)


农场掌柜的名字来自“孩”,外貌描写的梗是“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

【隐形守护者李顾】若我如星君如月(4)

原作:游戏 隐形守护者

cp:李峰顾君如,庄晓曼肖途


第四章:潜伏者之刺


顾君如再见到自己的父母,是在出院之后的事情。她的左肩上中了一枪,血虽流得不少,但好在没伤及动脉,无性命之虞。嵌入肌肉内的子弹被及时取出,有效地预防了感染的危险。

截至目前为止,特务科在上海搜寻“灰衣刺客”的行动依然无果。吴明达已经湮灭在世纪末的洪流中,而他脑子里的那份“国共名单”也只能烟消云散了。


顾君如在庄晓曼的陪同下回到家的时候,看见自家楼下停着一辆黑色的福特车。她俩进了门,发现李峰和胡一彪正坐在会客厅里喝茶,而上海商会代表顾则实及夫人作陪。现场真是宾主尽欢,颇为愉悦。

一见顾君如,顾夫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是不敢相信似的捂住了嘴,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顾代表更镇定些,只是缓缓地站了起来,然后走上前扶着顾君如的肩膀。

总算有一件事的结局比前世好。为了掩饰上扬的嘴角,李峰赶紧低头喝茶,结果呛住了,猛地咳嗽起来。

胡一彪和庄晓曼很有默契地移开了目光。

顾君如却是为了避免被同事们围观亲情现场的尴尬,努力地转移父母的注意力,“李科长,您慢点喝!”

面对主人一家的注目,李峰内心复杂地放下茶杯。“既然小顾安全到家了……亲人团聚,一定有许多话要说。我们该走了。”

“这不要紧。李科长难得来一回……”顾代表客气道。

“科里还有事,我们就先告辞了。您请留步。”李峰微微欠身。


在特务科的人都离去之后,顾夫人终于不再压抑自己。她一把抱住顾君如,眼泪都蹭在了后者身上。

顾君如:“……”

顾代表咳了一声,“好歹也有几十岁的人了,这像什么样子。”

“都怪你,当初非要让女儿去政府做事。这可好,差点儿就再也见不着她了!”

“怎么全怪我?你不也没反对吗?”

“政府里的部门那么多,谁知道你会让她去了特务科!”顾夫人心疼地抚摸着女儿的脸颊,“我苦命的女儿!你看看,这小脸都瘦了一圈!要我说,还是做生意赚钱好,不比在那里担惊受怕。”

“其实大家都对我挺好的。”顾君如弱弱地说。“住院的时候,他们轮流来看我。吃的都是家里送来的菜……”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家里送的菜也是清汤寡水的。现在回了家,是时候给你多补补了。晚饭已经准备了鸡汤……”


“君如,要不我去和他们说说,你以后别上那儿做事了。”吃完晚餐之后,顾代表有些迟疑地询问顾君如的意见。

“只要您不为难就行。”顾君如给父亲端了一杯牛奶。她沿用起一贯的“乖乖女”人设来,简直是驾轻就熟,任谁都看不出异样。

“咱们可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他们一定会理解的——毕竟骨肉亲情不是?”顾夫人眼睛又红红的,开始帮腔。

经历生死劫难,好比在刀尖上跳舞,一不小心便是万劫不复。言多必失,顾君如也就不多费口舌,只是引导着令父母认为她在汪政府工作过于危险,从而达到退堂鼓的目的。

“可君如也才去不久,这就离职,怕是……”

“究竟是孩子的命重要,还是你的权啊钱的那些重要?”顾夫人再次不淡定了。“依我看,咱们君如倒是可以跟着大人学做生意。你看商会里的那个明家,不就是他们家的大小姐管着,照样能把家里几个厂办得有声有色。”

“这倒是个法子。不管怎样,总比无所事事的好。”顾代表又想了一会儿,“君如还得在家休养一段时间。这之后再由我去提吧。”


“黄雀”的潜伏档案,1940年记:

进入汪精卫政府上海市政府工作。

数次传递日本军方及汪政府的情报,为抗日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成功除掉国民党变节官员吴明达。


(第四章完)


代号“黄雀”为致敬《麻雀》,还有剧版李小男的黄裙子。

准备开始crossover伪装者了。

根据游戏里(李顾相亲记)的设计,主要角色之间的年龄差距不会很大,我暂时参考演员年龄(潘垣杰1992年生,曹婉瑾1996年生,截至游戏发布年份(2019年)分别是27和23岁)作为角色(在游戏中的1940年)的初始年龄。

本文纯属虚构,更不可能上升真人cp。请勿在评论区提及rps相关内容。演员真人关系请以演员本人发布的内容为准。

【隐形守护者李顾】若我如星君如月(3)

原作:游戏 隐形守护者

cp:李峰顾君如,庄晓曼肖途


第三章:行刺者之影



吴明达之死在上海投下巨大的涟漪。军统锄奸队的阴影更深沉地萦绕在汪政府众人的心头。流言甚嚣尘上,特务科依旧背锅。不过这一切暂时和正躺在济仁医院病床上的顾君如无关。

李峰和胡一彪分别带队重新把饭店内外检查了一遍,发现库房外的垃圾桶里有一双沾了血的黑布鞋,与库房内的血脚印相符。初步推测杀手为男性,中等身材。更多的信息只能等顾君如醒来再问。

顾君如昏迷了两天。到第三天下午,庄晓曼去探视时,她已经能坐起来了,只是脸色还很不好。

庄晓曼在医院给李峰挂了电话。

听说顾君如醒了,李峰就叫上胡一彪,一起赶往医院。一进特护病房,就看见肖途(竟然)也在。他眯起了眼睛,“肖先生也是来‘审问’小顾的?”

“李科长说笑了。肖某不过是尽同侪之谊,前来探望学妹而已。”

透过庄、肖二人之间的空隙,李峰看到,顾君如的脸色在肖途说完之后变得更暗淡了。他更没好气,“既然肖先生已经探望完了,现在我们有事要问小顾,请你回避。”

庄晓曼挑了挑眉,“肖先生,我送您。”经过胡一彪身边时,投以询问的目光。

胡一彪觑着李峰的脸色,并不敢说话,只是神色仓皇地摇了摇头。

庄晓曼似乎明白了什么,耸了耸肩,领着肖途出去了。

/

等到碍眼的肖途离开视线,李峰才在顾君如床边坐定,头一句话却是:“你还坚持得住吗?要不要躺下?”

胡一彪暗暗咋舌。你说人家一个小姑娘,在你两个大男人眼前往床上一躺,像个啥意思嘛?科长别是提前老年痴呆了吧?顿时觉得前途无亮。

顾君如的嘴角一抽,“坐一会不要紧的,这几天我躺得都快起痱子了。”

李峰似乎也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一时不知该怎么接下去。病房中顿时被沉默所笼罩。

胡一彪反应倒是快,赶紧接过话茬:“小顾,我们就是想问问你,当时看到凶手是谁了吗?”

顾君如做出努力回想的表情,但很快又摇了摇头。

“那过程是怎样的?”李峰恢复了状态。

“那个人从背后打中我,我摔倒了。接着,他又过来对吴长官打了两枪,然后跑出去了。”

“他为什么没给你也补两枪?”胡一彪提了一个直觉性的问题。

“……可能是因为我倒下之后就忍痛装死,没动弹吧……”顾君如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还能想起什么线索吗?”李峰追问。“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这……记不清了。我摔倒之后,脸朝下。他跑的时候,我拼命抬起头看了一眼,只看到他的背影。穿着灰色长衫,可能是男的吧。”

线索实在太少了!胡一彪暗暗摇头。在上海,穿灰色长衫和黑布鞋的男人的数量成千上万。就凭这些信息找人,犹如大海捞针。

“好吧,小顾,你好好休息。如果又想起什么来,可以告诉庄晓曼,让她给我打电话。”见问不出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信息,李峰也只能暂且作罢。他站起来,刚转过身,却听顾君如又弱弱地开口了:

“科长……如果抓不到犯人,该不会要抓我吧?”

“别胡思乱想。”李峰沉声说道。

/

离开医院的时候,李峰在楼下遇到了折返的庄晓曼。她手里提着一个食盒,看来是准备在医院解决晚餐。

“科长这么快就问完话了?”

“小顾只看到一个背影。像那样的人太多了。”言下之意就是很难找。李峰只能确定,这次的凶手不是肖途。

胡一彪关注的重点有所不同,“你这么快就买到吃的?还是热的呢。”

“是小顾家里人送来的。”庄晓曼扬起眉毛。“不过只有青菜和鸡丝白米粥。怕是不合胡队长的胃口。”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好意思抢伤员的饭?”胡一彪摆了摆手。

“菜都检查过了?”李峰盯着庄晓曼的眼睛。

“请科长放心,我一定保护好小顾。”

“嗯,交给你了。”李峰点了点头。

目送庄晓曼上楼,李峰若有所思,“小顾的父母这几天不在上海?”

胡一彪回答:“顾会长夫妇到外地去谈生意了。不过我已经通知了他们。”

“女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算我们不说,也瞒不住他们。”李峰揉了揉眉心,“我现在只希望,不要再多几个来找我们兴师问罪的人。”

“科长,你说,会不会是小顾无中生有?”

“……”李峰都懒得骂他了。“小顾是什么人,我会不了解?”


(第三章完)


“在潜伏中,永远不要让别人看到你单纯的一面。因为他们看到了,就会以为你一直这么单纯。”

——《隐形守护者 第七章 丛林法则》

【隐形守护者李顾】若我如星君如月(2)

原作:游戏 隐形守护者

cp:李峰顾君如,庄晓曼肖途


第二章 狩猎者之问(游戏主线剧情第二章 狩猎者)


“……李科长?李科长?”

像在一瞬间从幽暗的海底浮出水面,李峰浑身一震,犹疑不定地睁开了双眼。只见面前是一张棕色木质的会议桌,桌上摊着一份白底黑字的《亚辉日报》,报上写着“重庆政府高官吴明达不日抵沪”。

视力恢复之后,其余的感官也悉数回归正常。他听见有人在叫他,于是转过头去,发现胡一彪就坐在一旁。

见李峰似乎有些魂不守舍,胡一彪的心里不免有些犯嘀咕。但转念一想,这几天工作繁忙,铁打的人也未必受得住。由此打消了疑虑,只是道:“科长,咱们该出发了。”

李峰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拿着那份《亚辉日报》站了起来。此时是上午9点30分,在从特务科到午宴地点的这段时间内,他可以好好地整理一下思路。

*

胡一彪开车的技术的确不如他敲竹杠的技术。10点01分,黑色的福特车在上海大饭店的门口刹住时,坐在后排的李峰上身往前一冲,额头差点撞在前座的靠背上。

还没等李峰抬起头来,胡一彪就一溜烟地下了车,向站在路边的那个身穿灰色外套的高个儿男青年打招呼:“肖先生,刚才没吓着你吧?”

李峰默默地下了车,胡一彪便为李、肖二人互相介绍。

这次不打算和肖途握手,李峰从口袋里拿出《亚辉日报》,也借低头之机敛去了自己过于明亮的目光。“我读过肖先生的文章,确实是字字珠玑……那,肖先生这次是来监督我们工作的咯?”

肖途道:“李科长,您误会了。是武藤领事让我来协助特务科的工作。”

“哦。”李峰觉得和肖途没啥好说的了,转身走上台阶,“把你们各个小队的队长都叫过来。一会儿开会。”

*

李峰走得飞快,胡一彪则是慢悠悠地和肖途一起进的饭店。“最近李科长工作压力大,你要理解啊。”

“当然理解。现在国民党肯定都随时盯着吴长官呢。你们负责他的安保工作,压力可想而知。”

“那是。我们特务科上上下下已经在岗位上坚守了三天三夜。这份责任心和荣誉感,皇天可鉴……”

在肖、胡二人闲聊着走上楼梯时,李峰已经转进二楼的走廊,与醉醺醺的庄晓曼擦肩而过。

*

会议时间不长。李峰照旧的对各队训了话,又去三楼的宴会厅检查了一番。这些工作结束后,已是11点12分,离国民党锄奸队行动的时间(12点)越来越近了。他和胡一彪一起走下楼梯,看见肖途和顾君如正站在二楼的走廊上说话。

肖途问:“你怎么会到特务科工作呢?”

“父亲上下打点,想方设法让我进入政府高层。但我好像没有升官的本事,只能一直当个小小的收发员。”顾君如自嘲地说。“自从我进了特务科,以前最要好的姐妹也在背后骂我是汉奸。”

“当特务不适合你。”肖途吐出一口烟雾。

“那学长你呢?”

“我没办法回头了。”

“那我也不会回头。”

李峰静静地凝望着顾君如的背影。阳光从玻璃窗外透进屋里,刺得他的眼眶有些发酸。

“在这里见到肖学长,真是太好了。学长也在为日本人做事,说明我没有做错。因为肖学长从来不会做错误的事情。”

如果她知道肖途的真面目,不知是否还能说出一样的话?李峰心中冷笑。

“有时还真是怀念以前在街上游行的日子。大家都在一块,多好啊。”

虽然心中早有猜测,听到这里,李峰差点没抑制住给肖途一枪的冲动。他想象着这时顾君如说话时的神情,一定是像和他相亲那时说起心上人的样子——连眼睛里都闪烁着熠熠星光,而不是像在特务科里那样的谨小慎微。他修得很短的指甲在手心掐出了四个月牙形的白印。

“嗯,再也回不去了。”肖途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吴明达应该快到了。”

“肖先生,一起吗?”话一出口,李峰才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非常沙哑。他刚咳嗽了一声,顾君如就很有眼力见地递上一杯温水。

*

众人迎接了吴明达,稍作介绍后,便一同上了楼,进入宴会厅。李峰实在很想救顾君如,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又一次坐在了肖途旁边。

此时众目睽睽,贸然出声只会平白惹人猜疑。如果打草惊蛇,届时军统锄奸队的行动就更不好预测……真是束手束脚!

李峰心里发苦,但还是要对吴明达报以不失礼貌的微笑。

由于已经知道吴明达的待价而沽做派,李峰并没有再自讨没趣地提起国共名单之事。午宴在相对轻松的氛围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觥筹交错,宾主尽欢——直到那个代替方别来送松茸汤的人出现。

一看见那个送菜的人,李峰马上站了起来。他走过去掀开菜盖,果然看到一把手枪藏在盖子里。现场顿时一阵骚动。

该来的还是来了,但愿不该死的能撑到增援。李峰心中苦笑,先用被制伏的“送菜员”挡了一波子弹。再回头看,只见侧门一开一合,顾君如已经领着吴明达溜了出去。

“小顾!”李峰只喊了一声,但实在不知是该叫她留下来而死于混战,还是放任她跑出去而死于暗杀。在他这一瞬的迟疑间,顾君如和吴明达的凌乱的脚步声已经远去了。他又看见肖途蠢蠢欲动,似有跟上顾、吴之意,赶紧大喊一声:“肖先生,请协助我们!”

肖途跑路受阻,有些不情愿地停了下来,重新蹲在餐桌下面。目前形势不明朗,如果坚持溜走,怕是会被李峰就地枪杀,盖木欧瓦。他只好把胸前内袋里的手枪摸了出来,跟着特务科加入了混战。

李峰想着快速结束战斗,好去救人,但宴会厅里交战双方正在胶着,外面的队员还没能上来支援。一时颇为被动,脱不开身,他只能干着急。

几分钟后,增援的加入终于使特务科成功地控制住了局面。军统锄奸队中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

李峰才刚松一口气,却听楼下仓库方向又传来了几下零星的枪响。

众人迅速来到楼下仓库,只见房门大开,屋里的杂物东倒西歪。在库房中央的货箱旁边,有两个人倒伏在血泊中,一个丰满,一个纤弱,正是刚才离开宴会厅的吴明达和顾君如。

看到这幅惨象,李峰眼前一黑。靴子踩在血泊里打滑,他差点仰面摔倒,不过被刚好站在旁边的肖途扶住了。他甩了甩头,尽力使自己恢复清醒,然后挣脱肖途,跪下去把顾君如抱在怀里。

李峰的视线有些模糊。顾君如的橄榄绿色制服上衣已经被血染成赭石色,而与血的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脸上那种异常的白。他简直不敢看她,却也不敢闭上眼睛,深怕下一秒钟就再也看不见她。

见李峰半天没有言语,肖途绕过血泊,蹲下来摸了摸吴明达的脖子,“他死了。”胡一彪听见这话,便吆喝着队员拿担架来抬走尸体。

吴明达被抬走了,李峰还是那样没动。胡一彪看这不像样子,就拍了下李峰的肩膀,“科长,节哀。”

“我节你个头!”李峰气不打一处来,“小顾还活着!快送医院!”

胡一彪被吓得一缩脖子。再细看时,只见顾君如表情痛苦,但鼻翼在动,确实还有呼吸。众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于是再叫了一担架进来,由李峰把顾君如抱上担架,开车送到医院去了。

(第二章完)


拼死拼活的把顾妹给苟住了。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三连。(卑微.jpg)

另:有无李顾群,求带

(流浪地球李一一BG)我的一个沙雕网友(7)

主要根据电影流浪地球。细节有部分参考原文小说流浪地球。

CP:李一一x原创女主,属性:BG/1v1/幼驯染/慢热。

本文类似一个前传或者外传。

以上接受无能的可以直接右上角了,免得辣眼睛。


北京第三区交通委提示您:文章千万条,推荐第一条。冷圈热度少,作者两行泪。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使用。


(第七章:回程路上)

即使在当今,地表的环境已经变得如此的恶劣的情况下,在地下城的外面,仍然有人在生活。

一周后,李一一结束在八达岭基地的轮值工作,随队返回北京市。在途中,他们遇见了流民。

所谓“流民”,是生活在地下城边缘或地表温暖地区,不服从“联合政府”管治的人——在成年人口中约占3%。(引自《<流浪地球>电影制作手记》)一般而言,流民拦路只是为了讨些口粮,有时以物易物。

李一一头也不想抬,继续琢磨着他电脑里未完成的程序——直到车顶传来一声巨响。

随着这声巨响,一股刺鼻的气味开始在车里弥漫。众人都被熏得涕泪直流,赶紧戴上了头盔。

司机迅速地检视了仪表盘,“问题不大。我们冲出去?”

侦查员正在用通讯请求支援,闻听此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这是山路。你想上天?”

医生还算镇定,“我们投票表决吧,少数服从多数。我支持司机同志。”然后转向李一一:“技术员同志,你的意见咋样?”

忽然发生了特殊状况,然后在这紧急的情况下被点名,是李一一所始料未及的。至少,在此之前,他并不认为自己的第一次外勤就会遇到危险。所以,他的表情呈现了难得的几秒钟的空白。

在短暂的空白之后,李一一的第一反应是要利用他的电脑来计算得出成功率最高的选项。然而,此时响起的爆炸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车被一团浓烟笼罩住了。能见度如此之低,连普通行驶都成问题,更遑论加速冲出包围。

“他们这是有备而来啊。”侦查员面无表情地说。“敌不动,我不动。先看看他们想干啥?”

“想抢车?这么半天也没见怎么伤车,只是困着我们。”司机咬着下嘴唇。

“左转三十度开。”医生忽然说,“我刚才已经看好了路。”

运兵车发出一声狂啸,随即迅速转向,离开了人为修建的道路,开始沿着山脊往下猛冲。

在后来的描述中,这段过程将被形容成“一路雪花带闪电”。但对当事人而言,可绝非如一般意义上的赏心悦目。

由于没系安全带,李一一被弹离了座位。头盔撞到车顶,发出一声钝响。虽然没撞着头,但震感强烈,足以使他眼花缭乱,耳道里嗡嗡作响,不知身在何处。下一秒,他娇贵的臀部砰地一声重新落座,差点裂成四瓣。

“上车第一件事要系好安全带,你不知道?师傅怎么教的?”司机从后视镜里瞪了李一一一眼,但也分不出更多精力继续关注。倒是医生险险地一侧身,帮李一一系上了安全带——不愧医者仁心。

李一一龇牙咧嘴地在位置上坐立不安。他抻着左手想揉屁股,却像隔靴搔痒,不得其劲。右手肘尖似乎是刚才撞车顶时也碰着了,有一种破碎的痛感。

“坐好,别作!”侦查员低声喝道。

李一一只好忍辱负重地乖乖坐好。但颠簸的车身使他无法保持上半身竖直的姿势,只能不由自主地摇头晃脑。

也许有一年那么长,车终于到达了平地。与“领航员”空间站联动的车载导航系统适时地为他们切换了推荐的行进路线。司机一搓方向球,车又上了大路。

众人惊魂稍定,却听见警报声又阴魂不散地尖叫了起来,忙又争去看前置摄像。只见不远处立着一片灰蒙蒙的人影,正朝着车虎视眈眈。这群人稳稳地在风雪中站着,竟颇有些万夫莫开的气势。

“推荐路线毕竟算不到这一出。”这话也不知是为司机还是“领航员”解围。侦查员耸了耸肩,但动作在厚重的地面工作防护服之下几不可见。

“还冲不?”司机虽然表现出想征求集体意见的态度,身体却很诚实的踩了油门。

车在即将撞上前方人墙的瞬间转向,掀起一大片冰雪劈头盖脑地朝那群人泼去,总算在这条防线上撕开了一个缺口。

车怒吼着从人墙的缺口中穿过,前轮忽然陷进了一个大坑。

司机的头盔在颈枕上磕了一下,终于开口发出一连串的咒骂。但他忘了他们正开着局域网语音通讯,频道里马上传来几个睡意惺忪的声音询问发生何事。

尽管并不孤立,但李一一所乘的这辆运载车目前仍处于无援的状态。距离最近的地球联合政府军武装车还在山上,而且不太可能采取像他们这样慌不择路沿着山脊直冲到平地的做法。

得益于地表严寒,尽管掉进了坑里,车轮也不至于陷入泥泞。车上四人惊魂未定,却看有几个堵路群众也跟着跳了下来。

“抄家伙。”


(第七章完)


long time no see

我又更了,这章磨了好久啊。

给我留点评论吧,谢谢。

有需要更新圈人的请在评论扣1


标题应该译作oh my dear netizen还是my dearest netizen更好?

oh my dear有引申oh my god感叹句的用法,而dearest是表亲密意思这样的。

另外netizen可置换networm或net(或web)friend

(流浪地球·启朵+莫强求)刘培强你怎么穿朵朵的鞋

本文联动我的好姬友 @摩訶不思議ノ明鏡止水 的《月与酒·猫·猫》http://namimasa.lofter.com/post/29a73b_12e09490f

时间是在《我的一个沙雕网友》http://jshhan.lofter.com/post/177c3d_12dc9d1bb之后,电影故事之后。

cp:启朵,莫强,隐含刘培强x韩朵朵(刘启父母cp)

刘启躺在逼仄的折叠床上翻了个身。

朦胧间,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从腰部往肩膀上覆盖过来。出于好奇和紧张的混合作用,他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然后,他发现刘培强正站在那儿——脚上竟然穿着一双粉红色的毛绒拖鞋。

这画面的美丽程度超乎想象。刘启从床上弹了起来,差点被滑落的毯子绊倒。

这个色儿的东西,全家里只有韩朵朵才会用。

“你,你怎么穿朵朵的鞋?”

“有关这一点,还请您谅解。”MOSS不知何时靠了过来,在刘培强的腿边走来走去。它身上的金属关节转动着,发出轻微的摩擦声。“中校才回到地球不久,生活物资还没来得及配发。”

然而,在有关心爱的妹妹·韩朵朵的事情上,刘启是很会小题大做的。“脱了。”

“什——”

“我说你赶紧把那鞋给脱喽!”

“……”刘培强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但还是准备脱鞋。

MOSS把左前爪按在那粉红色的鞋面上,“刘培强中校,地面温度过低,请穿好您的鞋子。”

“怎么他穿一下就成他的了?”刘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AI。但是,在他进行下一步动作之前,一个柔软的东西呼啸着击中了他的后脑勺。

刘培强抬头一看,只见韩朵朵正叉着腰站在她的房门口。

“刘户口,你嚷嚷啥呢?明天不上班啊?”韩朵朵的语气非常危险。

刘启感到脊背上掠过一阵寒意。“我……他!他偷穿你拖鞋!”

韩朵朵瞟了一眼刘培强,“就为这?”

刘启瞪着刘培强,不发一语。

“没事儿,刘叔叔。那鞋,你穿吧。”

刘启猛地转过头望着韩朵朵。然而后者只是向他翻了个白眼,“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现场顿时笼罩着一种哭笑不得的气氛。

似乎过了一分钟,又似乎过了一个世纪。刘培强看自家的傻儿子还纹丝不动,悄悄地低下头,和MOSS对视了一眼。

MOSS对刘启发出灵魂拷问:“家属刘启,你不睡吗?”

刘启闷哼一声,用力地躺回床上,瞪着天花板。

刘培强捡起地上的毯子,给刘启盖上。“朵朵……是个好女孩。”

“这还用你说?”刘启把背朝着刘培强,盯着韩朵朵的房门。不一会儿,倦意再度袭来,他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听着儿子的呼吸声重新变得均匀,刘培强轻叹一声,摸了把MOSS的“猫”头。然后,他俩一起轻手轻脚地出了家门。

站在过道里,刘培强点燃了一根烟。但他只是定定地看着火光明灭,并不把香烟放进嘴里吸。“MOSS,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

“MOSS相信中校有充分的理由。”

“我对刘启亏欠太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和他相处……不知该怎么面对他。”刘培强的表情在缭绕的烟雾中略显模糊。“你可能难以理解这些,毕竟这没法用数据分析。”

“MOSS正在努力试着理解。”

“MOSS,你可以有几乎是无限长的时间去试图理解人类。但我不同。我已经不年轻了。”

“以现行标准来看,您正值盛年。”

“这么说也对。不过,人类的标准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刘培强点了点头,随后转换了话题。“刚才,刘启为了朵朵的一双鞋就和我吵起来,在外人看来似乎有点儿小题大做——‘儿大不由爹’啊!但我不这么看。我觉得很欣慰——即使我不在身边,他也没有忘记如何去爱一个人。”

输入“你怎么穿”,然后就自动跳出“品如的衣服”了,真实“你好骚啊”!2333


刘培强: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

刘启: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妹儿不领情伤透我的心。

韩朵朵: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流浪地球李一一BG)我的一个沙雕网友(5)

主要根据电影流浪地球。细节有部分参考原文小说流浪地球。角色的童年经历都是我编的!!!

CP:李一一x原创女主,属性:BG/1v1/幼驯染/慢热。

以上接受无能的可以直接右上角了,免得辣眼睛。

北京市第二区交通委提示您:文章千万条,推荐第一条。冷圈热度少,作者两行泪。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使用。


(第五章:张九澜在地下城)


  张九澜骑着她那辆叮当乱响的自行车,在北京的地下城内穿行。

  “新北京”地下城是建造在原来的城市的地下五公里深处,和原先的市容大不相同。

在这个巨大的地洞之中,有许许多多错综复杂的支洞。在洞壁上无数的密封门内,数十万居民正为他们的逃亡之路而努力工作。

  在高高的洞顶上,有一排照明灯。它们像千百个妖异的小太阳,正对人类虎视眈眈。在一束束惨白的灯光的照射下,地下城里的一切都笼罩着一层阴森而冷酷的灰蓝色。

  张九澜在通往【】的路口转弯,拐进了一个支洞。在短暂的转向的过程中,自行车的轮胎发出一阵垂死般的呻吟。

  此时的路标虽然仍然沿用旧时的地名,但所指向的去处却是今非昔比——大约只剩下缅怀昔日繁华的作用了。

  支洞起初能进一辆卡车,但越往里便越窄——这一点倒是与老北京的胡同有异曲同工之妙。张九澜推着自行车,往支洞深处走去。洞壁上不开门的地方,层层叠叠,尽是些广告贴纸。像“临近木星,请注意及时领取避灾物资”之类,不一而足。

  十分钟后,张九澜终于来到了支洞的尽头。这里只有一扇门。她让嘎吱作响的自行车靠在贴着“恭贺2070年庚寅大吉”的墙边,然后上前敲门。

  敲门声刚落,门内便传出一个嘶哑的声音,道是:“云起龙沙暗。”

  “木落雁门秋。”张九澜低声回答。

铁门豁然洞开。

随着门开,一阵声浪向外冲出。饶是张九澜的定力已非常人之所能及,也不由得为之一窒。她定了定神,再看时,只见里间摆了数十个方桌,全围着在赌博的人。

刚才对暗号的那人就站在门侧。那是一个一望即知是长期混迹于社会底层的、小混混式的人物:头发染成五颜六色,且向四面八方支棱着;一张嘴,便喷出混合着烟和酒味的臭气。

时代在变,赌场的设施倒还遵循着传统,麻将、纸牌等应有尽有。这个真·地下赌场属于典型的违章建筑,私自增加了挖空的体积,以便容纳更多的赌客。

守门人领着张九澜径直穿过赌场,来到大厅的另一头。这里又有几个隔间,都挂着印花布的门帘。他为张九澜拉开了其中一间的门帘,然后重新回到他的工作岗位。

张九澜走进隔间,只见一个戴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人坐在方桌旁边喝茶,对面沙发上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

墙上的显示屏正播着一个电子游戏的画面。这游戏的玩法是将各种不同材质的方块进行堆叠以进行建筑造景,是目前被广泛用于制作虚拟的建筑设计模型的一种实用工具。

现在,那女孩正在做一个行星发动机的虚拟模型。

从远处看,发动机活像个马桶橛子。不过,垂直于地面的、指向天空的“杆”的部分不是木头,而是一道蓝色的光芒。

张九澜自顾自地在桌边拣了个位置坐定,也给自己倒了杯茶,喝了一口,才向那中年男人道:“就这环境,也真亏你能待得住,老梁。”

老梁“嘿嘿”一笑,“九爷就别埋汰我了,挣点辛苦钱…咱赶紧说正事吧,一会有朋友约我吃饭。”

“噢,真是羡煞旁人。”张九澜毫无诚意地说,然后从衣袋里掏出来个闪存盘。“上周更新,前天我才做完的。要不要验货?”

“九爷的质量,我还是信得过的。不过……”

“那就在这公放?”

“当然不。”

老梁起身,按动墙上的开关。墙壁顿时旋转起来,露出夹层,里面竟又是另一个房间。

墙上几十幅电子屏幕各显示着不同的数据,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不过,最引人注目的是停放在房间中央的那辆运载车。

(由于地表受到严重破坏,海啸侵蚀过后又凝结为冻土层,大部分的公路、铁轨不能使用。为了高效率运输物资,地表运输车辆的体积庞大,高10米,宽8米,长度是30至50米不等。)

“梁老板,大手笔啊。”张九澜诚实地说。

“刚好有送修的,我就多留它几天。”老梁把他的眼镜往上推了推。然后,“看啥呢小李,认真搓你的方块。”仿佛刚注意到学生的视线,老梁冲着女孩说道。

“那屏幕都被你翻过去了。盲搓,你当我是神仙?”小李妹子冷漠.jpg。

“这你学生,也姓李?我也有一姓李的学生。”张九澜凑近看了看小李的名牌,“嗬,你俩名字就差两行。‘缘,妙不可言’。”

“那怕就是我的老同学吧。”李二二耸了耸肩。

老梁的大名叫梁中秋,表面上是在g大学教建筑设计的老师。而在工作时间之外,他入股地下赌场,还插手典当行业,在灰色世界的边缘反复横跳。

其时,全球的车辆都安装了同样的认证系统。公车私用会受重罚。梁中秋找到张九澜合作,在车载系统加入免认证登录的后门,夹带些私货,能挣不少。但是,车载系统定期会有更新,所以“后门”的更新也成为必要。

梁中秋爬进车里,把张九澜给的闪存盘插入仪表盘上的接口。

车体发出一阵轻微的嗡鸣。然后,“张九澜,高级驾驶员。北京市第三区交通委提醒您: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行车不规范,亲人两行泪。”


(第五章完)

依旧感谢 @摩訶不思議ノ明鏡止水 好姬友客串张老师。还有她的联动文 http://namimasa.lofter.com/post/29a73b_12e199111

地下城的环境描写根据原文小说版。另有参考网友整理的电影细节说明。

接头暗号来源于我玩的游戏:天刀ol。

配角梁中秋名字灵感来源于最近看的电视剧《伪装者》里的梁仲春。

运载车描述引用自《流浪地球电影制作手记》。

以前转场我会直接切镜头,这次试试强行连贯。手感可遇不可求。

顺便预告一下,后面会加入启朵/心倩/莫强求。

(流浪地球李一一BG)我的一个沙雕网友(4)

【原著向/正剧】(电影前传+电影本篇故事补完)

主要根据电影流浪地球。细节有部分参考原文小说流浪地球。

角色的童年经历都是我编的!!!


CP:李一一x原创女主。

属性:BG/1v1/幼驯染。

以上接受无能的可以直接右上角了,免得辣眼睛。


北京市第二区交通委提示您:文章千万条,推荐第一条。冷圈热度少,作者两行泪。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使用❤

下面是正文❤


(第四章:“春节十二响”)


  以成年人的视角来看,学生时代似乎是一晃眼就过去了,其间的长假更显得弥足珍贵。遗憾的是,在“流浪时代”,传统意义上的“高考之后的悠长的暑假”不复存在了,学生们很快便要再度投入学习。

  在当时,义务教育包括从小学到高中,之后大部分人会进入各类职业学校,有少数人能考上大学。选择大学专业基本就等于是定下了未来的职业。跨考和跨界求职的人少之又少。因为人力资源不足的困境也波及了教育领域,现在已经没有过剩的精力供养一些天马行空的兴致了。

  李一一凭岳顿老师的推荐,顺利地进入g大学的信息工程系就读。这对他而言可算是非常按部就班的操作了。

  李二二却没有继续在电脑方面发展,而是选择了g大学的建筑系。好在她十分擅长立体几何,制图能力堪比机器,总算是有惊无险地通过了入学测试。

  结果,这二位又延续着从十岁就开始的传统,即在新学期的第一天一起去学校上学。之后如果碰得巧的话,偶尔会在食堂坐在一起吃饭。一起回家是很难得的,因为各由不同的老师带领参加实践学习。


  李一一的指导老师是岳顿老师的师姐,一位拥有令许多同行们羡慕嫉妒恨的一头秀发的美女子——张九澜。除了“黑长直”,张老师同时具有咸鱼属性,往往一到下班时间便不见踪影。

  李一一在张老师的指导下所要进行的第一个实践课题,便是要为市政府的宣传部做一次外包,制作一个将被用于在春节庆典时播放的礼炮广告程序。

  “那么问题来了:这炮需要放多少下?”李一一扒着张老师的自行车把手,发出灵魂拷问。

  “这东西既然交给你做了,你得自个儿琢磨啊。”张老师无动于衷。“大家的学习,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在将来的某一天能够独当一面。所以说,早独立早好。”

  “那要是做不好呢?”李一一直觉性地问。

  “那……就‘两行泪’就完事了。”张老师引用了最近流行的交通委提示语,然后踩下脚踏板。自行车绝尘而去。


[系统提示]用户networm11已上线。

[networm11]22,我要槽我的奇葩师父。

[really22]为嘛?

[networm11]师傅领进门……然后就不管徒弟了。

[really22]太真实了。

[networm11]好了。槽完了咸鱼师父,事还得办。请求万能的网友支援。

[really22]你当我是神仙?你说。

[networm11]春节放炮一般放几下?

[really22]我记得历史课讲过,几十年前的“春节联欢晚会”敲钟是十二下。

[networm11]行,那就十二下,叫个“春节十二响”吧。

[really22]这么随便的吗……

[networm11]虽然无聊,我还是会认真做。

[really22]那是,别砸了你李破折的招牌。

[networm11]你是谁?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really22已下线。


(第四章完)

稍微找回了一点手感。

客串演出:咸鱼老司机·电脑老师二号·张九澜 @摩訶不思議ノ明鏡止水 

昭然若揭了!(读者上帝视角就不要太纠结这个不怎么玄的悬念了吧)

(流浪地球李一一bg)我的一个沙雕网友(3)

【原著向/正剧】

主要根据电影流浪地球。细节有部分参考原文小说流浪地球。

角色的童年经历都是我编的!!!


CP:李一一x原创女主,属性:BG/1v1/幼驯染。

以上接受无能的可以直接右上角了,免得辣眼睛。


北京市第二区交通委提示您:文章千万条,推荐第一条。冷圈热度少,作者两行泪。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使用❤

下面是正文❤


(第三章:邻座的新同学)


“really22”明明在现实中有事要忙,怎么好像是在特意等他来说几句话才下线似的?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李一一还在想这个问题。

对于李一一的沉默,其他同学已经习以为常,丝毫不以为奇。

早上八点,随着第一堂课的上课铃声响起,班主任兼数学老师沈峰走进教室。“今天我们班转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

教室里响起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然而李一一正心不在焉地默读着面前早就烂熟于心的课本,甚至懒得抬起眼皮去看跟着老师进来的新同学。

直到一个他已认识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大家好,我是李二二。”

在一片异样的安静之中,教室四周的虚拟校园环境的荧幕内,电子元件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小噪音清晰可闻。

李一一猛地抬起头来,望着讲台的方向,只见昨天才有一面之缘的那个“隔壁家孩子”就站在那儿。

她身形消瘦,衬得她身上的校服活像个大麻袋。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嵌在一张苍白得没有血色的脸上,一头黑色的短发被地下通风的气流吹得微微飘动。

“我是二月初二‘龙抬头’那天生的,所以爸妈给我取了这个名字。”李二二接着说。“我是从九嶷山的地下城来的。”

教室里响起了一阵“嗡嗡”声。

李一一的耳朵捕捉到前座同学的窃窃私语:“……上周的新闻……岩浆……”

人类之间的聚散离合每时每刻都在上演,这是从古至今都持续不变的。世间的常态便是如此,重复久了就会成为习惯。

在“流浪时代”,地球表面的环境空前恶化。即便抽中了移居地下城的资格,但岩浆和板块运动依旧长期威胁着市民们。

上周,位于中国中南部地区的九嶷山的地下城遭遇了岩浆渗入的事故。在共计十个分区中,有四个因此完全报废。受灾人数超过三万。

一般而言,在事故中活下来的幸存者大多会被安排到临近的避难所。九嶷山附近的避难所有韶山、幕阜山等。李二二却是跟着养父母工作调动而来到北京。

whatever,大家再一次为自己又多活了一天而窃喜吧。

李一一把左手伸进课桌桌肚里,又开始搓起他从不离身的那两个二十面骰子。

沈老师用中指关节敲了一下讲台。同学们立即停止了议论。“李二二同学,请你找个空位坐吧。下面,我们开始上数学课。请大家翻开课本第394页。”

过了一分钟,右手边的椅子被拉开。李一一这才意识到,李二二选择了做他的同桌。

“为什么是我?”好奇心势不可挡。趁着共用课本,李一一在沈老师没注意的时候,用铅笔在页脚写道。

“我只认得你。”李二二几乎是下意识地回复。然后,她调转铅笔,迅速地用笔尾的橡皮擦掉书上的字迹。


上电脑课的时候,岳顿老师看着花名册,“李一一同学,你这是有了个姐妹?”

岳老师大概是最不会忽视李一一的老师,因为李一一的电脑课成绩总是排在全班第一。这大概也算是“自古以来”的老师们的通病,即会对“尖子生”格外留意。很难简单地说这是好是坏,毕竟当时资源的空前紧张,迫使人们都变得更加地“功利主义”了。

李一一听出了岳老师话中的玩笑成分,“我不是,我没有。”

教室里顿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氛。

电脑课的最后二十分钟照例是随堂评测。成绩由电脑打分并立即显示在大家的屏幕上。排第一的却是李二二。

“可以啊,新同学,后来居上。”岳老师看着李二二,但见后者仍是一脸“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那调侃的心思便熄了。毕竟逗乐有如说相声,得有捧哏的才好往下讲。


[系统提示]用户networm11已上线。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really22已上线。

[networm11]22,听说你们南方上周有岩浆事故。

[really22]……你可真关心时事。

[networm11]我们班新来一同学,就昨天和你说的那邻居,就这缘故。

[really22]缘,妙不可言。

[networm11]今天电脑课测试,她排第一。

[really22]哇,好酸啊。

[networm11]友尽。手黄再.jpg

[really22]别介,生活总得有点惊喜……当然,岩浆之类的就最好是别再来了。

[networm11]果然,我还是更喜欢精确的安排。

[系统提示]用户networm11已下线。


此后,李一一和李二二争夺着“电脑课测试第一名”的宝座,这个模式一直持续到他们高中毕业。“在每次电脑课测试前猜谁会是第一”甚至成了全班乐此不疲的一项娱乐活动。

而在网上,“networm11”和“really22”也持续着互怼互黑的友尽日常。


(第三章完)


客串演出:数学老师·沈峰 @kamikaze ,电脑老师·岳顿 @顿岳 (角色名分别是谐音、拆字和倒装)

“翻到课本第394页”是hp的梗。


比较流水账和沙雕的一部分校园日常。

今天状态不是很好,但是想着不能随随便便断更,免得真坑了。估计以后会大改这章。别打我2333

#为你推荐一本书# 第五弹

【排名不分先后】

  1. 美国走着瞧

  2. 唐宋传奇

  3. 蚁生

  4. 大国崛起系列

  5. 微积分之屠龙宝刀/倚天宝剑

  6. 妖怪传奇(幻世千年):文艺女青年。飞奇幻世界连载过部分,聊斋向短篇合集。

  7. 梦幻王朝

  8. 时代的变换——互联网构建新世界

  9.  夜色玛奇莲

  10. 化学家:暮光作者新作

(流浪地球李一一BG)我的一个沙雕网友(2)

【原著向/正剧】

主要根据电影流浪地球。细节有部分参考原文小说流浪地球。

角色的童年经历都是我编的!!!


CP:李一一xOFC

属性:BG/1v1/幼驯染

所谓ofc就是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原创的女性角色)

看电影的时候看到11亮相,我感觉好像在照镜子(非外观意味)所以这文里人设会有点水仙味。

以上接受无能的可以直接右上角了,免得辣眼睛。


喜欢的话还请点个推荐了。也欢迎留评讲讲你们喜欢什么味的蚯蚓干。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使用❤

下面是正文❤


(第二章:李一一讨厌社交)


这年的一月底,李冬梅隔壁又搬来一户三口之家。

居委会的王奶奶说,这家的两个大人都在通信部工作,他们收养的女孩和李一一差不多年纪。


李冬梅的情商比李一一稍微高点儿。这天下午,李一一被养母支使出门,拿一小盒鸡肉味的蚯蚓干去拜访隔壁的新邻居。

李一一就趿拉着拖鞋,慢吞吞地走过去,敲隔壁家的门,“砰砰砰”。

过了半分钟,铁门中心位置的小窗打开了,里边出现一张孩子的脸,望着李一一。“里四啦过?里早啦过?”

李一一愣了一下,才听得门楣上安装的传译机发出了声音:“你是哪个?你找哪个?”

“我是李一一。住隔壁的。我妈要我来给新邻居打个招呼。”李一一感觉两人初次见面,实在没啥好说的。但他忽然想起自己手里还提着东西呢。“这是鸡肉味儿的蚯蚓干。我妈说让我给你们。”

“书上说,‘无功不受禄’。”那孩子换用了汉语普通话回答道。“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东西我不能收。请替我谢谢阿姨。”说着就要关上那小窗。

“这可是鸡肉味的,很好吃的。你真不收?”李一一觉得这事有点奇怪。

那孩子停下来,认真地说:“谢谢。真不收。”然后坚定地关上了小窗。


李一一无兴而来,无兴而归。他拿着那盒蚯蚓干回到自己家里,告诉李冬梅:“人家不收。”

李冬梅:“行。那你吃吧,别浪费了。”


李一一的讨厌社交,不光是因为他喜欢玩电脑。他的社交主要是在网上解决,对比现实中处处受排挤的乌糟环境,真是天壤之别。毕竟,在网上,没人知道你是条狗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也不会轻易地因为你在现实中是个啥而刻意地让着你。

李一一最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新朋友“really22”。俩人相见恨晚、惺惺相惜,那关系叫一个铁。“really22”住在南方的某个地下城里,和李一一隔着挺远。好在这年代的网络通信发达,朋友虽远,也可以联系上。

虽然自从互联网诞生以来,喜欢在网上玩耍的人很多,但其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是“现充”(注1)。李一一这时还在接受义务教育,只有放学回家后才能开网聊,算是个被动的“现充”。而“really22”的作息时间是和他相似的朝七晚七。且现在地球上已经没有“时差”的概念了,大家交流的时间更加契合,效率也就更高了。

李一一一边吃他的晚饭——那一小盒没送出去的蚯蚓干,一边登陆了聊天软件“球球”。果不其然,“really22”的头像正亮着。

[系统提示] 用户 networm11 已上线。

[networm11] 22?

[really22] 咋了11?

[networm11] 刚办了件尴尬事儿。

[really22] 请开始您的表演。

[networm11] 我去和隔壁新来的邻居打招呼。人拒收我送的蚯蚓干。

[really22] ……榴莲味的?

[networm11] 鸡肉味的!

[really22] 嘎嘣脆!

[networm11] ……说实话,不是很脆。

[really22] 怎么拒的?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networm11] 他说,书上说的,什么武功不受辱。 

[really22] 是“无功不受禄”……还挺有文化。

[networm11] 哄谁呢?现在记忆都能遗传了。(注2)

[really22] ???咱记忆不都遗传的数理化吗???语文课上也没教过这。

[networm11] ……这天没法儿聊了。

[really22] ……行吧。我正搞卫生呢。回聊了您呐。

[系统提示] 您的好友 really22 已下线。

看着“really22”的头像变灰,李一一的心情突然变差了。

他几乎是恋恋不舍地、翻来覆去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白底黑字的聊天记录,并且把他嘴里的蚯蚓干嚼得“嘎吱嘎吱”地响。

他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他好像说错了什么。

大概不是有关于“人类记忆遗传技术”的问题。

“really22”明明在现实中有事要忙,怎么好像是在这特意等他来说几句话才下线似的?


(第二章完)

注1:现充(リアル,英文real的片假名写法)是指是在现实世界中生活得充实的人们,全称是“现实生活很充实的人生赢家”。最早出自2005年的日本网络论坛2ch的大学生活版。一些人向其他网民炫耀自己在网络以外的生活很充实、离开了网络一样过得很开心,自称为“现充”。

注2:人类记忆遗传技术,为《流浪地球》原著小说中提及的一种科技手段,似乎是能输入记忆,提高人类后代的学习效率。(原文:记忆遗传技术使这样的小娃娃成了平常人,这是人类的幸运。否则,像地球发动机这样连神都不敢想的奇迹,是不会在四个世纪内变成现实的。)(另:根据电影中显示的韩子昂出生于1999年,推测电影故事不晚于2100年。又电影中行星发动机已成现实,所以电影的设定应该是在100年内已经发展出了此项技术。)

是挺短的一个过场。但至少我家女主出现了!(只露了几分钟脸,太惨了2333)

简单地做了个网聊,没有特别严格排版。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这句话在现在21世纪真是非常适用了。

恭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流浪地球/李一一bg)我的一个沙雕网友(1)

【原著向/正剧】

主要根据电影流浪地球。细节有部分参考原文小说流浪地球。

角色的童年经历都是我编的!!!

CP:李一一xOFC

属性:BG/1v1/幼驯染

所谓ofc就是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原创的女性角色)(第一章没出现!)

看电影的时候看到11亮相,我感觉好像在照镜子(非外观意味)所以这文里人设会有点水仙味。

以上接受无能的可以直接右上角了,免得辣眼睛。❤❤❤

我本身预期是自己爽就完事了,但如果有其他人喜欢也挺好的。在这先谢谢大家的点赞。你们的赞都是对我的鼓励。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使用❤❤❤

下面是正文❤❤❤


(第一章:李冬梅和李一一)


李冬梅是在北京城里土生土长的、正宗的北京大妞。她原先当过救援队的医疗兵,四十岁才转业到第二区里的这个社区医院。她平时的主要工作是给社区里的居民看些小病(大病您得上大医院治去),挣来的交易点供给自个儿的日常开销那是绰绰有余了。


某年,中国农历的大年初一,李冬梅主动提出值班,好让有家室的同事都先回家团聚。

这天晚上,九点多,孤儿救助站的机器人保育员送来一个正发高烧的男娃——因大医院离得远,一时又无车可调用,只得将其就近送医。

后来,娃的病好时,领养许可也批下来了,李冬梅便以二人相识之日为其取了名:李一一。


李一一原本大概不叫李一一。他的原名没人知道。

孤儿救助站的人类管理员说,当救援队的战士循着细弱的婴儿哭声找到他时,他的父母早就已经被晶莹剔透的冰雪汪洋永远地固定在了那个抻着手向上托举的姿势,不曾留下只言片语。


李一一长到十岁时,已经很显露出一种独特的“怪人”的气质。他不合群,平时几乎不和同学来往,也从不主动在课堂上举手发言。他唯一的爱好是捣鼓电脑软件。可以说,电脑就是他的朋友。

当时,学校的教育主要集中在理工科上,艺术和哲学之类的教育被压缩到最少。(引自《流浪地球》小说)这并不能简单地以“好”或“坏”名之,只能说是在一种十分特殊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取舍。在“重理轻文”的大环境影响下,像李一一这样沉迷于数字虚拟世界的人并不在少数。

在日常的社交方面,李一一几乎是个“透明人”。只有在需要电脑操作的课上,他才能轻松地刷满存在感。因此,他获得了一个别称:网虫(Net worm)。

据说,这“网虫”是个旧时代的词,被人们用来形容那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沉迷电脑中”的人。

但是,集体生活的地方,经常是容不下“不合群”者的。

李一一对他的外号是安之若素,甚至私底下以“networm11”作为网名。可还是有些好事者,见一计不成,便又施一计。于是,李一一的文具、课本常常无缘无故地不见,或者出现在女厕所、垃圾桶之类比较令他尴尬的地方。

李冬梅是当过兵的,很快就发现李一一被校园霸凌的事。她不是磨叽人,便寻了个空,同几个为首的搞事精谈了一会儿人生。此后,学校里再无人敢找李一一的麻烦。

李一一是情商不高,可人不傻。他对李冬梅的爱护之意铭记在心。只是,二人都不善言辞,心照不宣。


(第一章完)


说明:女主不是李冬梅!

一点前奏。奖杯竟成门钥匙,墓园重生黑魔头

  塞德里克摇了一下头。他站起来,把哈利也扶了起来,然后四处张望。

  他俩已经完全离开了学校的地域。很明显,已经走了几十里——也许几百里——因为甚至那些环绕着那座城堡的群山也看不见了。

  现在,他们正站在一座黑夜中的大墓地之前,一株大紫杉树以及更远处的一座小教堂的轮郭依稀可见。

  一座小山耸立于他们左边。哈利仅仅能依稀辨认出山边一所漂亮的老房子的大致轮廓。

  塞德里克低头看了一下奖杯,然后又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哈利。“有人告诉过你这奖杯是一个‘传送钥匙’吗?”他问哈利。

  “没有。”哈利答道。他一边打量着墓地的周围,它是那么死寂,有点儿阴森。“这是不是这次任务的一部分?”他反问塞德里克。

  “我不知道。”塞德里克说着。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紧张,“把魔杖拿出来,你认为呢?”

  “好!”哈利说道。他很高兴塞德里克提出了这个建议,而不是他自己。

  他们抽出了他们的魔杖。哈利一直都在四处张望。他又一次有了他俩正被别人监视的奇怪感觉了。

  “有人过来了。”他突然说道。

  他俩在黑暗中眯着眼睛,紧张地看着,看到一个黑影走近,从那些坟墓中间向他们走过来。哈利看不清那张脸,但是从那黑影走路的姿势以及他那抱紧的手臂,可以判断出那黑影正抱着什么东西。看不清他是谁,非常矮小,而且穿着有兜帽的大斗篷蒙住了头也遮住了脸。那黑影又近了几步——当然,他们之间的距离一直在缩短——他看到那人怀里抱的东西看上去像一个婴儿……或者那只不过是一堆衣服?

  哈利轻轻地把他的魔杖放低一些,向旁边匆匆瞥了塞德里克一眼。塞德里克也回敬了他一个充满疑惑的表情。然后,他们都转过身,注视那越来越接近的黑影。  那黑影在一个屹立的大理石墓碑旁边停下了。离他们只有六英尺远。

  “我们回学校。”塞德里克低声说,然后迅速蹲下,抓住了奖杯的柄。“哈利!快!抓住奖杯!”

  “传送钥匙”已经开始运作了。塞德里克在旋转的风中不断加速。

  哈利额头上的伤疤忽然痛了起来。他这辈子从未感到如此痛过。痛得他不得不用手去捂住,这样也使得他的魔杖掉到了地上。他双腿弯曲,跪到了地上。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在哈利身旁,塞德里克的声音迅速变得模糊。塞德里克正在回去。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第一届鲨鱼辣椒动漫嘉年华# 

大冷天不想搞啥,就是个十分随便的斯莱特林的学生。

给@花轮子哥哥 @罩四卓 的本子repo广告图。

感谢老校友@源视映画周钰丰-Edward 友情摄影。

花呗的repo

其实我之前就完全不知道内容是什么,就看着是bg就买了。

第一篇看了两眼像是神话+科幻的,非常引(我的)好感,我感到十分惊喜。

又疯了几个。

说一下我文《天龙蘅芜,一段情史》的前情/私设

一直就是胡写,没仔细弄清楚一些私设的问题,比如年龄差距、时代背景。

整体来看,本文是红穿哈为基础,时间以hp为准。


1995年6月24日

在火焰杯三强争霸赛最后的迷宫项目中,哈利、塞德里克一起被传到墓地。赛德没撒手,又传回去了。哈利被抓。

老伏(借助哈利的血)重生成了少汤,却失去了他毕业后几十年(1945年7月-1995年6月)间的记忆和高强的法力,幻影移形(?)误入大观园。


哈利五年级,1995年7月-1996年6月期间,

凤凰社的活动照常。

少汤缓慢地恢复到20岁程度(仅限于法力方面),并打通了伏黛线。


哈利六年级,1996年7月之后,

由于老伏消失、少汤失忆+失踪,食死徒们攻占霍格沃茨等计划被迫破产。原著中的伯恩斯之死、少爷加入食死徒、诅咒项链误伤凯迪贝尔、毒酒误伤罗恩、绑架卢娜等(和老伏、食死徒密切相关的)事件不会发生。

伏黛达成,又到一次英国处理完各种人物关系,然后在中国成亲。

(接着就是本文正文开始。薛宝钗出国经商,到了英国,(借伏黛关系)安排到了马家庄。)



最后照常宣群:

欢迎加入哈红社之德钗同好会,

QQ群号码:682477557

new heroes,4(环太+降临)

说明:《环太平洋》及《降临》两作(电影版)的融合,忽略原文纪年。题目来源于泰国歌手TEN的作品·歌曲《New Heroes》。角色译名采用影院字幕/mtime影时光网版。

背景:pr2电影剧情结束后,开始降临的暗线侧写。

风格:稳中带皮,皮中带稳。

本文可能会出现的CP:Hermann Gottlieb&邵丽雯,Raleigh Becket&森麻子,奈特&朱尔思。


第四章:在工厂里(调查之二)


  从离开PPDC那天算起,至今已有一周的时间。赫尔曼每天工作八小时,比在实验室还要充实。他利用邵丽雯给的后台检索权限,逐渐从浩如烟海的数据库里摸索出纽特行动的痕迹。

  纽特在各个无人机量产工厂都弄了“后门”。相关的操作记录时间最早可追溯至十年前,可见其蓄谋之久。

  其实这些数据邵丽雯自己就可以分析,不过她还有别的许多事要忙,所以只好请了帮手。

  鉴于纽特的办公室和住所早都被好几拨人里里外外地翻过,无法从中再找到什么新线索。数据分析得差不多了,赫尔曼就去看机甲。

  离这里最近的工厂位于上海市西郊,一半是生产厂房,一半是收纳仓库。由于之前的事故,厂房现已暂停生产活动。部分刚生产出来、还没来得及投放实际使用的无人机被放在仓库里,已经积了一层薄灰。

  赫尔曼操作小型自行式升降平台,上升到机甲的头部附近。

  由于设计是以“无人驾驶”为卖点,这种机甲没有驾驶舱。头部是控制中枢之所在,内容物是人工智能终端——本应如此。

  从打开的机甲头盖向内看,一副奇景呈现在眼前:在电缆线和仪表的包围中,有一团蓝黑色的怪物。它的许多根触须向四面八方延伸,与机械中密密麻麻的管线相缠绕,使人难以分清哪是生物的肉体、哪是机械的无机质的零件——两者已经长到了一起。

  那是“怪兽”的脑——虽然或许并不完整,但它确实是“怪兽”的一部分——“先驱”的工具。

  现在,它安静地躺在机甲的大脑中央,没有任何活动的迹象。

  富士山的“通道”没能成功地开启,地球和“先驱”星球的联系暂时被切断,想必这样也影响了残留的“怪兽”活动能力。

  赫尔曼回想起十年前,在PPDC时和纽特共用的那个办公区域。尽管两人商定划出了分界线,但纽特弄到的怪兽尸体仍会不时地越界一下。想想写满数学公式的稿纸被一堆怪兽内脏或者别的什么脏东西压着,哦,那画面可太美了。

  “生物学不是我的强项。”赫尔曼迟疑地说。

  “也不是我的。”换了一身粗布的机械师工作服的邵丽雯用滑轮吊绳从高层平台上缒下来。黑色的橡胶质轮胎纹鞋底在赫尔曼头顶上不到半米的位置晃悠。“而真正擅长这方面的某人……罪魁祸首。不提也罢。”

  赫尔曼勉强无视了忽然尴尬的气氛。毕竟邵丽雯只是在陈述事实。“要想清除被污染的部分,很麻烦……其他机甲也都是这样?”

  “不全是。”邵丽雯拉动吊绳,调整了自己的高度,然后跨进机甲的头部,坐在开口的边缘,“当年,是我太大意了。为什么会让一个擅长生物的人来搞机电?”

  “我也觉得很奇怪。”

  “其实我本来是‘广撒网’的。没想到吉赛勒会来。”邵丽雯戴上手套和防护面具,拿出工具,开始分离一些缠得不那么紧的触须。亮蓝色的血液缓缓地从被切断的触须截面处流出,一接触到其他物体便开始发生腐蚀的反应。

  邵丽雯把切下来的一小段触须装进玻璃标本瓶,然后用嫌弃的目光盯着在一阵“嘶嘶”声中被蚀穿了一串小洞的仪表盘。

  从赫尔曼的角度,看不到仪表盘的惨状,不过他多少能感觉到邵丽雯所发出的低气压。而就在他打算出声询问之前,有一条触须忽然对邵丽雯发动了袭击。

  “丽雯!”

  

(第四章完)

有没有同好啊

最近新入的坑:

  1. 反QY:新月格格(雁姬逆袭),一帘幽梦(绿萍/顺娟逆袭)

  2. 妖怪旅馆营业中:在读小说

  3. 宅男腐女恋爱难

  4. 超能力女儿:漫画入坑,现追动画

  5. 我的英雄学院:目前动画3季+oad*2已补完。胜茶,绿茶(?),上耳,轰百,尾叶,常梅,荼渡

  6. 新蜀山剑侠:绿英

  7. 工作细胞:红白

  8. 后街女孩

  9. 只要别西卜大小姐喜欢就好

  10. 0号宿舍

  11. 山河社稷图

  12. 书店的骷髅店员本田

new heroes,2(环太+降临)

说明:

  1. 环太平洋》及《降临》两作的融合,忽略原文纪年。

  2. 题目来源于泰国歌手TEN的作品New Heroes

  3. 角色译名采用影院字幕/mtime影时光网版。

背景:pr2电影剧情结束后。

风格:稳中带皮,皮中带稳。

本文可能会出现的CP:Hermann Gottlieb&邵丽雯,Raleigh Becket&森麻子,奈特&朱尔思。其他暂无计划。接受人类角色cp的安利。

AO3:12,(ao3真是个能激发畏难心理的地方…整版满满英语使人眼晕…)(又是全站唯一写这对cp的)


第二章:在风暴来临前


灰色的海浪在他们脚下拍打着凌乱的石堆。饱含雨水的乌云在低空中缓慢地聚集。在阴郁的天空下,海岸呈现不规则的弓形。一条钢骨水泥筑成的防波堤挡住了海浪。

种种迹象都表明,海上正酝酿着一场风暴。尽管如此,正站在莫玉兰基地“城墙”上谈话的二位并未急于离去。倒不如说,他们是在相互较着劲儿,看谁先受不住这透骨的寒冷。

“……如果你坚持要这么干,我就宣布召回所有的机甲,进行返厂修理——立刻,马上。”邵丽雯将双手环在胸前,板着脸。“我可不想让自己的心血沦为旧时代一样的用器。”

“真以为我军非用你司的产品不可?”尚将军从鼻腔发出不屑的轻哼。不过,肆虐的狂风削弱了他轻蔑的效果。

“我可没这么说。”邵丽雯冷笑。“你军还留着不少旧时代的存货,自然不会被我一个小商人掣肘。”


雨云越来越近。海风吹得雨点斜飞,砸到衣服上。寒气迅速穿透布料,直刺到肌肉里。在一片难熬的沉默中,只有狂风不甘寂寞地怒号。

打破沉默的是一阵金属(无机质)摩擦的轻响。邵丽雯和尚将军同时转过身,向通往“城墙”的门口望去。只见厚重的金属门缓缓滑开,赫尔曼·戈特列布出现在门口。他左手拎着一把红伞,拄着拐杖的右手小臂上挂着一把黑伞。

见将军和商人都一言不发地盯住自己,赫尔曼不免有些局促。他停了一下,然后撑开红伞,一步一晃地走到邵丽雯面前。

“刨歉,窝只、哪啦、亮八、散。”

“没关系,伞够用。”邵丽雯点点头,接过红伞,遮在自己和赫尔曼的头顶。“谢谢,戈特列布博士。”

赫尔曼把黑伞递给尚将军,继续用蹩脚的汉语回话:“不、科起,丽雯。”他想自己或许也该跟尚将军致个意——毕竟中国人常说“来者是客”,但邵丽雯已经捉住他的手臂并大步朝门的方向走去。

“……有空多回家看看你妈妈!”被抛在原地的尚将军对邵丽雯的背影喊道。

“这话留给你自己吧。”邵丽雯头也不回地跨进门内。


在平稳下降的电梯中,只有邵丽雯和赫尔曼两个人在大眼瞪小眼。

“丽雯。”

“什么事?戈特列布博士。”

“叫我赫尔曼就行。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和尚将军……”

“尚将军是我血缘上的父亲。我十岁的时候,他俩终于离婚了。”邵丽雯面无表情。

“……我本想先问你俩谈了些啥公事的。”赫尔曼消化着上述消息所带来的冲击。

“告诉你也无妨。”邵丽雯打开通讯终端,调出相关资料。“尚将军想用机甲去打那些飞船。”

“果然。”赫尔曼朝空中的投影瞟了一眼。只见形如橘瓣的银色船体缓缓旋转,周围是用蓝色标记标示的尺寸等数据。“你不同意。”

“我可不会像他那么鲁莽。”邵丽雯毫不客气地说,“如果中国摧毁那些星船,法国、南韩都会跟进,然后就是全球混战。”

“你是对的。”赫尔曼努力将这幅令人不快的、地狱般的战争想象图从脑海中抹去,“毕竟,他们没和‘怪兽’一样攻击地球人。我更倾向于认为他们只是一群游客。你知道的,就像那些迷了路、闯进院子里的小动物——比如松鼠。”

邵丽雯的表情呈现难得一见的空白。直到宣告到达目的地楼层的提示音响起,面对着渐渐洞开的电梯门,她的脸上重新浮现出了往常那种对陌生人使用的、面具般的微笑。“一群体型比大象还大的松鼠?”



(第二章完)



丧失题外话(ZZ表情包,欢迎改图)(滑稽.jpg)

邵老板:就算你当了兵,就算你能开机打怪,你也没法像我这样搞事情,毕竟我有技术。

尚将军:你有技术了不起啊!

邵老板:sorry,懂技术就是了不起。要召回机甲,就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赫博士:想召回,就召回。



参考资料:

  1. 环境描写有参考《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2. “莫玉兰基地”取景于中国青岛“东方影都”。



请点右上方【推荐】以表支持。

如果能留个评论就更好了。我想和同好多说话,以便增加灵感。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