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

【授权翻译】重生者(夜行书生~鬼玲)

原作:夜行书生(2015韩剧)

标题:oh lazarus 作者:Larrant

CP:Gwi/Hye-RyeungGwi & Hye-Ryeung 鬼玲

简介:“爱是一种弱点,”他告诉她。这里面有一种讽刺——一种她理解、而他不理解的讽刺。

(译者注:Lazarus:失败后重新振作或再取得成功的人,东山再起者;源自《圣经》中耶稣让已死去的拉撒路(Lazarus)复活的故事)

~

慧玲是在九岁时遇到他的。

她紧紧抓住父亲袖子的边缘,睁大眼睛,惊恐万分,一声啜泣被困在喉咙后面。尽管很沉重,她还是无法张嘴。

她当时很害怕,但是——什么孩子不会?她是个孩子,她听过这些故事,听过朋友们在白天安全的时候用戏剧性的口吻对她低语,甚至后来不相信的“咯咯”笑声也没有让恐惧的口吃消失。毕竟,她知道,她的朋友们不知道什么——那些故事是真的。

他脸色苍白,冷冰冰的。

当她看到他时,她脑海里闪过的想法是:他看起来是那么白,他的皮肤在黑色长袍的衬托下显得苍白——也许是月光划破黑暗,但似乎他根本就不在那里,一个以非物质的形式出现的、人的灵魂,像女仆们晚上给她讲的故事里的鬼魂。

她害怕,害怕。就在最短的时间里,她忘记了恐惧,想到了敬畏。

一个美丽的鬼魂,或者一个雕像——一个放在他冰冷宝座上的雕像。

她认为他的皮肤也会很冷,摸起来像大理石或石头。她不敢碰。

当她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她父亲已经把她的手从他身上移开,就好像她突然在一个令人窒息的黑暗中独自一人,她在那里颤抖。

他告诉她,他的名字叫“鬼”。他有一双令人看不懂的黑眼睛,它们似乎能看透她的灵魂。她的声音——她认为可能是颤抖的,她鞠躬,并称他为“我的大人”。

·

他有时会召唤她。

她的父亲总是和她一起来到房间,在离开她之前向主人鞠躬——总是这样,他没有再看一眼就背对着她。她不再抓住他的袖子。他不会帮助她,他永远不会。

恐惧从未减弱,但她学会了隐藏。

第三次是当她看到尸体,四肢无力地悬在空中,鲜血从他们的脖子上滴到下面的一个碟子里。

慧玲避开她的眼睛,她的手在她的韩服袖子下颤抖。

她有时不明白他为什么召唤她。不敢问。她没什么可做的——他也不喝她的血,也不像是从悬挂在空中的尸体上喝的。有时,她所做的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胸口怦怦直跳,脖子上冷气刺痛。她除了服从什么也做不了。

(她心中有忿怒,忿怒必滋生仇恨,总有一天,她父亲必后悔他所拣选的一切,胜过他的家)

她看着鬼,听他说话——常常听不懂。

·

在她意识到幸福的结局不存在之前,她读过故事,热爱阅读,总是在幸福的结局发生之前想象它,总是因为害怕会发生什么而犹豫不决,害怕它不会是她所希望的结局。她读过所有的故事,关于魔鬼和鬼魂的故事,关于那些把他们赶走的英雄的故事,关于那些帮助他们的、善良的灵魂的故事——她曾经梦想成为那些装订得很薄的书中的英雄。

在现实生活中不存在勇敢和勇敢、自由的意志。

她曾经读过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个孤独的男孩在山上的一所房子里和一个灵魂订了约。

男孩说:“我会和你在一起,陪伴你,如果你和我在一起,如果你为我服务。”

但是,男孩长大了。男孩变成了一个男人,他爱上了一个女人。当他离开他在山上的老房子时,他违背了他对圣灵的承诺,圣灵受到了委屈。它诅咒这对夫妇不幸和厄运——男孩的情人在第二年春天就死于发烧,他在秋天时也随她而逝。

她当时还不确定,她是对那个灵魂,还是那个男孩,还是他爱上的那个女孩而感到更难过——她确信,道德首先是要避免和灵魂打交道。不可能不同情——我们不可能不憎恨社会的秩序,这种秩序似乎在这些故事中反映得如此直白。

她编造了自己的结局,并设想也许他们最终都会在一起。

有趣的是,那时候的她——总是那么专注于幸福的结局,独自一人,对幸福的定义很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这些事情的兴趣也在增加。

·

多年后的一天——自从看到尸体倒挂在地上的景象对她来说不再是一个打击,玻璃碟子里的血已经满溢。他向她招手,要她把它端给他。

她用不颤抖的手去拿。当血迹沾上她湿红的手指时,她不会退缩。

他从她伸出来的手上把杯子拿了下来,喝了一杯,却没有把头移开——就好像他直直地盯着她,透过她,看到每一个微弱的颤抖。

他笑了。

·

在春天的一个早晨,她醒来时,发现一把黑色的梳子夹在其他饰物后面,颜色是象牙色和深色的。她几乎伸手去摸它,但她的手指挡住了她。她克制住了。

她会告诉她的女仆们不要理它,但同时又禁止她们把它带走。他们一定会想,这是一种奇怪的命令,并且认为这可能是某个重要的求婚者送的礼物——太重要了,不能拒绝。

·

她长大了,她不记得有哪一天没有和鬼相伴。

·

但是……这是一段记忆,一段她不再记得的记忆:

她十四岁。她病了,病得很厉害,天很黑。她很热,很烫,那是她从那时起记得的——热,可怕的热。他们点燃了香来帮助她入睡,但这只会使空气变得乌云密布,使空气变得更加闷热,她几乎无法呼吸。

在某个地方——在炎热、不适和兴奋之间的某个地方,在半夜,有人走进房间。一个女仆,她想,这个想法只是半成形,因为她只是半醒,发烧和颤抖。

她额头上放着一块又凉又湿的布,额头上放着冰冷的手指,脸颊上轻轻地放着。一种使人舒服的、使人舒服的感冒,能使人消暑。她几乎靠在触摸上,如果可能的话,她会的,而且当她醒来的时候,她会好起来的,她的床单拉到下巴,旁边的一个盆里装满了凉水。她会抚摸前额,回忆起苍白的长手指,回忆起冰冷的双手和蒙面的眼睛。她会记得那种温暖、舒适的感觉,这种感觉会伴随她多年。

她不知道是谁。她会怀着渴望的希望想起她的母亲。到那时,她母亲已经不认识她了。

(但她会做梦。有时她会想起那些冰冷的手指给她的温暖,她会禁不住怀疑)

·

她不是有意要了解他,她从来没有试过,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岁月的流逝,她忍不住要了解他。

在某种程度上,不再是鬼用他冷冰冰的话语和嘲弄的微笑提醒她,她对他有多大的用处,她对他有多大或多小的价值。

当然,他还是这样,但她自己却告诉了他。

·

当她离开时,他冰冷地亲吻了她的额头。稍纵即逝的触摸——几乎没有。她一动不动,和他一样没有反应。她没有退缩。

过了一会儿,他就走开了,他的目光从未离开她的视线——他微笑着,和她认识这么久的笑容一样,低声低语,“当你回来的时候,我期待着看到你会有多大的改变。”

她鞠了一躬,低下头,看着地面。

几分钟后,她又来到外面。在月光和暖风的照耀下,父亲和一名仆人在等她。地下的寒冷还没有离开她,但这是一种从未离开过的寒冷,自从她第一次进入地下宫殿。

她不理睬走上前去的父亲,他嘴唇上挂着一个他不说的问题。她不会回答的。相反,她摸了摸鬼吻过她的地方,额头上仍然是冰冷的,过了一会儿,她把手指放在嘴唇上,想知道她是否能尝到鬼吻过的滋味。但只有她进来前擦过的香水,那股不新鲜的甜味,她又把手指放了下来。

·

她动身去东方。太阳在天空中明亮,天空中有鸟儿在飞翔。

季节过去了。有东西不见了。总是有东西不见了。

她在夜里醒来,喉咙里哽咽着一声哭泣,脸上湿漉漉的,血管里冰冷的,爬到了心脏。他不能碰她,她想,一个安慰自己的想法,什么也不做,她闭上眼睛等待黎明的到来。噩梦并没有停止。

南方是温暖的,但她身上的寒冷一直持续到春天和夏天,一团冰冷的冰球冻结在她的心上,持续到冬天的几个月,即使是夜晚也依然温热潮湿,她看着她的女仆和其他贵族穿着皮衣和长斗篷,她对时代的潮流感到惊奇,因为外面的热度从未减弱。

她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除了等待。

她等待着,不知道她是渴望回来,还是害怕回来。

·

“明熙。”

一个名字——不是她的。然而……这个男人用如此轻柔的语调低语着,带着敬畏、惊讶和悲伤,当他把她抱在身边时,她不明白他的皮肤在她衣服上的触碰是多么的令人毛骨悚然。她本能地知道,他失去了一个人,他失去了这个叫这个名字的人。

不一会儿,她就缩了缩,从震惊中挣脱出来,用充满蔑视的眼神瞪着他。但就在那一瞬间,她同情这个陌生的男人。

·

“你已经成为一个女人,”他说,几个小时后,似乎她从来没有离开过。

她在南方的时候,他并没有改变,他仍然像她记得的那样,穿着他的长袍,头发乌黑,脸上的棱角年轻,尽管岁月流逝,他仍然没有改变。

他也是这样,像很多年前她遇见他的那天。

在他看她的眼神里,有一种几乎像是渴望,在他的眼里,有一种比黑暗更柔和的感觉。

一个女人。她真想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有一个人。吸血鬼。

一个吸血鬼。两百年前,他的爱人·鬼杀了他。

她想知道她怎么没看见。

权力,她告诉他。权力。这是她告诉任何人的最真实的事情。

(她想起了母亲,想起了异国的愤怒的眼神,想起了失去的眼神,想起了困惑。她永远不会让任何人对他们,对她,再也不会让任何人这样做了。)

但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他说,“那么,做我的女人怎么样?”

一句简单的话,一个简单的提议。一时间,她的脑子一片空白。

她的嘴自动张开,她不想——想得太多,根本不想,当她说“我想成为一个有力量的人”时,她的声音不颤抖,她毫不犹豫。她几乎感到惊讶。

她凝视着他冰冷的眼睛,有些话她没有说。有些事她永远不会说,甚至连她自己也不会说。她早就学会了毫不犹豫。

但在这里,这是她没有想到的。她喜欢这个男人,这个王子。他的眼睛睁开了——完全地,令人困惑地睁开了,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她不理解的善良。这是不同的。这是出乎意料的。

“那么,婚姻马上就要宣布了。”他看着她,也许觉得好笑,也许觉得一无所有。

她微微低下头说:“谢谢你。”她提出异议,话都是空的。

鬼的嘴角拉起了一个微笑,很可能是一个微笑。她还没来得及眨眼,他就已经离开了王座,站在她面前,他突然出现在几毫米之外,让她喘不过气来。

吸血鬼歪着头,没有意识到她的不适,或者——更可能——只是忽略了它。他举起一只手,用两个手指把她的头抬起来,这样她就可以直视他了。他的手指很冷。这里面有一种亲密,一种让她的皮肤刺痛、胸部扭曲的亲密。

“你已经变得很漂亮了。”当他用手指抚摸她的皮肤,飘到她的喉咙、压在她的脉搏上时,他的目光没有动摇。她的心跳平稳,平稳,不受干扰。她花了很长时间才学会这一点,但现在她无法摆脱这种不自然的平静。“看来,我选择让你活到现在是对的。”

“真可惜,”他接着说,这就是出了什么问题的第一个暗示,“第一个拥有你的人不会是我。”

他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也许我该带你去,”他沉思着。她的脉搏甚至很慢。她希望它打得更快,结巴,不均匀。不会的。”在你的王储之前。”他的呼吸在她脖子上洗的时候很冷,感冒刺痛了她的皮肤,引起了轻微的鸡皮疙瘩。

他的手是冰冷的,它们走得更深,她的头脑是空白的。寒冷就像一把熨斗,把火拖在她的皮肤上。她不能动。

“如果你这样做,就会知道了。”

“你不能。”她说,没有感情,没有绝望,“你告诉我,你会让我成为国王的女人。”

他的手指滑过她的韩服,到她肩骨的细突处,更低。他们在那里徘徊,在她的胸前。她想离开。他那双黑眼睛看着她自己的眼睛,感到不可能的危险,不可能的不人道——她没有走开。

(他摸过她的地方,她的皮肤上留下了一条燃烧的痕迹,他还摸过她,她能感觉到冰冷的热气渗透到她的骨头里,她很害怕)

她想知道,如果他愿意听她的话,也许会有一种沉默、压抑的恐惧的火花。如果他现在还在听。但是他的嘴唇慢慢地笑了,然后她知道他会的。

“你真是一个有趣的女人,”他告诉她。她顿时感到宽慰。“很好。”

他笑了,“但是。”他的表情里有一些东西,一些他以前没有给她看过的东西。“作为交换,你会给我这个。”

他向前倾,缓慢而轻微,他的手蜷曲在她的肩膀上,不拉,不哄,但仍然是一个重量,是明确无误的存在,他把他的嘴凑在她的嘴唇上。她僵硬了——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反应——他笑了,声音在她的皮肤上颤动。她意识到她阻止不了他。她不能在这里拒绝他,所以她什么也不做。

她什么都需要。

她一动不动——不可能一动不动——当他的舌头分开她的嘴唇,慢慢地推进她的嘴,舔了舔她的舌头。她想知道她该做什么,一时之间,她是否该报答,在她记得她不会。

他吻得很慢,很温柔——太慢,太温柔,好像是情人的爱抚。它……感觉像是一个亲密的东西,一个柔软的东西,他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她的皮肤,它们没有把她拉向他,而只是在那里安顿下来,仿佛要稳住自己。

这里没有火,没有冰,没有她以为会在那里的锐角和刀刃。

事实上,她原以为他会很严厉,如果他吻过她,她原以为他会冷冰冰的、痛苦的。他会抽血,而血的粗糙会深深地烧焦、割伤她。

她一时忘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想法。

但是,她的柔情也可能像冰一样燃烧得很深。有那么一刻,她身上有一部分被切开了,那一部分只不过是空虚的颤抖,濒临破碎。

他抽身而去,以一种几乎难以忍受的缓慢打断了吻,她短暂的发呆消失了。

她记得当时的愤怒,吞下(尝到了一种不是她的甜味)和痛苦,怨恨打破了表面,当她看着他下一个她的目光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空白。

就这些?她想问。苦涩和讽刺,但她有一种感觉——奇怪的东西,不完全是她告诉她不应该,她应该让这一刻。

鬼举起手,轻轻地擦去嘴唇上的湿漉漉的东西。他的微笑很奇怪,他向后退了一步,他的长袍在静止的空气中摇摆。

“去吧,”他告诉她,里面的嘲弄是无法理解的,“去你的王子那里。”

她把茶倒进杯子里,端到嘴边,冲淡了几个小时过去的余味。热得灼热,水灼伤了她的舌头,烧掉了很久以前本该消失的回味。

她的手指不颤抖,但她几乎能想象到。

“爱是一种弱点,”他告诉她,他可能认为他是在建议,可能认为他的话知道她不知道——但有一个讽刺,一个讽刺,她知道他不知道的地方。

她低下头,胸口有一团火光,她紧紧地守着,火光不会熄灭,现在火光已经被点燃,被温暖的双手紧紧地握住。

她的嘴唇柔软,温暖而试探。她倾身进去,张开嘴。她胸口有一种温暖,这种温暖贯穿全身,她认为这可能就是爱。

(她记得那冰冷的嘴唇的感觉,那柔软温柔的感觉,她可能已经从嘴唇上挣脱出来了,她闭上眼睛,任由思绪散去)

一个转瞬即逝的问题:事情会有什么不同吗?接下来的另一个想法是,安静些;他们可能是。她对此并不感到奇怪。

她毫不怀疑地知道已经太晚了。

(她认为总是太晚了)

鬼曾对她说,在他所遇见的人中,她比任何人都像他。

她知道他错了。她比他更像他。他没有看到她,也没有她看到他的样子。他没有看到她,不像她看到他的那样。

他认为她毕竟不知道他心里最深处的是什么。

(她心里有一部分在想——要是他说了,要是他告诉了她,要是那是另一个地方和另一个时间,也许她可以试一下)

(但她不知道还有别的世界,除了这一个,他们没有别的时间了,所以她不想这样的事情)

当她看到那个女孩,那个穿着粗布衣服、睁大眼睛微笑着的农民,她奇怪地想到了自己。

她想,在那之后的一瞬间,这个穿着破旧衣服的女孩,眼睛的明亮,表情中的一切都是开放的——不,她再也不可能有什么不同了,她不可能是和慧玲相反的人了。

她看着那个女孩,说话前仔细斟酌着她的话。她知道她所说的是真的——她知道这也许是唯一能救这个女孩脱离未来的东西,所以她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残酷,她的话语中的冰冷刺骨,直到她能看到它们从皮肤、肉体和骨头上割开。

她看着,冷得眼睛发红,希望——祈祷——这个女孩会听她的。

事实是:总有一个选择。爱没有意义,恨也没有意义,只有你选择给它的意义。只有你自己的选择。不管你做了什么选择。

她想起了温柔的嘴唇,黑暗的眼睛,又长又冷的手指,她想起了潮湿和阴影,那些潜伏在黑暗中的东西,想起了在寒冷中找到的安慰。她想起了过去已经太远,太远,太晚的事情,以至于无法继续留在心里。

她选择了。

“你和他上床了吗?“他问,嘲笑,温柔,她意识到——她已经知道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总是对她温柔。既然她不再关心知识了,现在承认这一点就不算什么罪了。

她不回答。她会说实话,否认这一点,只是,她不想让他从中得到哪怕一点快乐。

有一个她会为之而死的男人,这是鬼永远不会明白的。

爱一个人到为他而死。

这个想法比她想象的更痛苦。

但是。

她站在他面前,她的白袍子很薄,风吹在她身上,使她已经冰冷的皮肤发冷。

她说,“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她撒谎。

显示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