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
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哈利波特+红楼梦】迎新春姐妹赴华埠,庆耶诞陋居宴宾朋(弗迎/乔惜)

原作:哈利波特,红楼梦。

Cp:弗雷德x贾迎春,乔治x贾惜春,比尔x芙蓉,哈利x金妮,亚瑟x莫丽。

时间/背景私设:hp6圣诞节,接hp4/5/伏黛达成后,迎惜在霍格沃茨留学ing。


看起来我又是开山之作了?总之欢迎大家进坑!

*

时维腊月,序属三冬。因西洋历法与中国殊异,并无“春节”之说,故三春并不返回金陵,只约姐妹几个小聚一番便罢。

适逢洋圣人“耶稣”诞辰,学校放了假期。探春因着了风寒,只得留校休养。迎春、惜春乘校车前往伦敦,欲至华埠购些年货。

过了晌,校车在国王十字车站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停住。惜春下得车来,忽觉鼻尖一凉,只见天上纷纷扬扬,正落下一场雪来。

“三姐姐若是到此,少不得要去泡在大英书库里,再出不来的。”

“她若这时来了,应先作上一篇咏雪的诗词,方才可去的。”迎春笑道。

二人玩笑几句,便进了地铁,乘皮卡迪利线,至莱斯特广场下。出地铁站时,地上已铺了白茫茫的一片。

 

天公虽不作美,但伦敦华埠仍是灯火通明、人声喧嚷。二人绕过宫廷剧院,便看到了爵禄街的牌坊。

那牌楼高达十多米,红柱绿瓦,上挂着黑底金字的匾额“伦敦华埠”。正面写着黑底金字的楹联,右边是“伦肆遥临英帝苑”,左边是“敦谊克绍汉天威”。(另外还有一边街口牌楼对联写的是“华堂肯构陶公业,埠物康民敏寺钟”。这是藏头联,字头合起来便是横批“伦敦华埠”。)

穿过牌坊,便进了华埠。二人并不停步,直接走入牌楼旁的“龙凤行”。这是一家具备了现实中的中国超市所有特点的店铺,连调料都应有尽有。其与“新龙门行”及“泗和行”呈三足鼎立之势,是该区中国货源供应的主力。

店内过道狭窄,且客似云来,收银柜台前早已排起长队。二人以最快的速度选好年货,结完账出来,相视一叹,竟都有些逃出生天般的味道。

因节庆将至,华埠里的各家店铺门前都已挂起大红的灯笼和绿色的冬青叶,还有舞龙、舞狮的队伍和圣诞老人并行不悖。此番原是好景,但围观人群摩肩接踵,不免挤挤挨挨,对她俩而言实非玩耍的好时机。

此时风雪渐劲,但未及饭点。二人提着年货离开了华埠,穿过查令十字街,走进破釜酒馆。

 

尽管于英吉利魔法界是个鼎鼎有名的所在,这破釜酒馆却自有一种与一街之隔的繁华闹市所格格不入的态度。酒馆内光线昏暗,家具都很破旧,仿佛自开业以来便未曾修过,令人不禁怀疑它们是否还能使用。

迎、惜二人目不斜视,径直穿过酒馆大堂,上楼进了预定的房里把年货放下,然后又下楼来到酒馆后门——一个有围墙圈起来的小院落里。此处只有一个垃圾桶和几丛杂草。

惜春从袖子里抽出她的法杖——十一英寸、白杨木为表、独角兽尾毛为芯,然后连续三次敲击一块墙砖。

随着被法杖触到的那块砖开始振动,砖墙发出一阵低沉的轰鸣,从中间部分开始剧烈地蠕动起来。墙的中央逐渐出现一个小洞。然后,那洞越变越大。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个大到足以让她俩并排穿过的拱门就呈现在两人面前。

拱门通向一条由鹅卵石铺成的街道。这条街道弯弯曲曲地向前延伸,直到看不见为止。

两人一起跨上街道,身后的那座拱门便又变回了一面坚实的砖墙。

 

对面路上是人声鼎沸,这条街上却静悄悄的。白雪也是静悄悄地,落在离她们最近的一家店门外成堆的大锅上。店上挂着一幅招牌:“坩埚——各种尺寸——铜锅、黄铜锅、白蜡锅、银锅——自动——折叠式”。

大部分店铺为魔法部之告示所埋没,生意惨淡。这些令人生畏的紫色通告大部分是魔法部散发的“安全忠告”放大版,还有一些通告上印着被通缉的“食死徒”们的黑白活动照片。

在这样一片灰暗的背景色中,却有一家店格外引人注目。他们的橱窗里五光十色,摆着各式各样旋转、抽动、闪烁、跳跃和尖叫的商品,像烟火展览一样吸引着人们的眼球。零星的几个路人都不由得停下脚步,扭头痴痴地看着。

右边橱窗被一张巨大的海报覆盖着——像英吉利魔法部惯用的紫色,但是用黄色闪字写道:“你为什么担心‘神秘人’?你应该关心‘便秘仁’——便秘的感觉折磨着国人!”

此店正是“韦斯莱魔法把戏坊”。一个咧嘴大笑的绅士雕塑立在带有保护伞标志的招牌之上——这个和店门融为一体的雕塑足有几层楼高,一只兔子立在他头上摆手摇尾。雕塑的左手将帽子扣到头顶上,盖住兔子;再掀开时,帽子里的兔子不见了。而房中则绽放了鲜艳的礼花,将橱窗点亮。

她们走进商店,只见里面挤满了客人。她俩简直不能靠近货架。

成打的商品盒子从地上一直堆到了天花板上。其中有许多盒不同种类的羽毛笔——有的可以自行添满墨水,有的可以自动检查拼写,有的可以写出有趣的回答。

“‘可食用黑魔标记――谁吃谁恶心’?这可是有趣儿……那盒像肉干的,想必是‘伸缩耳’了?”迎春心里纳罕,脸上倒是不显。

“这便是侏儒蒲?”惜春指着一些长着粉红渐变到紫红色羽毛的圆球问——它们在一个笼子的底部打转,不停地发出“吱吱”声。

“是的,惜春。”她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如果你喜欢的话,可以免费得到一个。”

韦斯莱家双胞胎中的一个出现在姐妹俩眼前。他穿着橙黄色格纹衬衫和藏青色长裤,朝两人笑得见牙不见眼。

“你好,弗雷德。”惜春愉快地说。

迎春却摇头,“他是韦巧智。”

“又被你认出来了。”乔治·韦斯莱耸了耸肩,然后朝上方的木质悬梯指了指。只见弗雷德正在第二层上搬运一打贴着“防咒手套”标签的箱子。“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但迎春只是微笑,并未回答这个问题。

半分钟后,弗雷德走下楼梯,加入了他们。“准备过节,店里忙得不可开交——”

“——显然,人们比平时更需要欢乐。”他的兄弟接下去说。

“今晚我们家聚餐,你们两位愿意参加吗?”乔治伸出右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哈利也来了。”

“那便恭敬不如从命。”惜春掩嘴一笑。

“能等我五分钟吗?”弗雷德望着迎春。见后者点了点头,他才转过身去,给自己施了扩音咒。“节日快乐!最后五分钟——全场八折!”

五分钟后,他们送走最后一批客人。随即,店内照明渐次熄灭,只余壁炉中一点红火。

众店员都已成年,一时都出了店门,幻影移形走了。但迎春、惜春尚未学成此术。

双胞胎提议走飞路网。于是客随主便,由乔治撒了飞路粉,随后四人轮流进了那幽绿火堆中。

 

他们自另一壁炉中鱼贯而出,发现自己身处韦斯莱家“陋居”客厅内。此间宛如历经一场彩纸爆炸般,被装饰得五彩缤纷。

四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话。忽听得一个女声道:“迎春,惜春,欢迎你们。”

惜春循声望去,只见金妮·韦斯莱正从楼上走下。

金妮身后还有一银发女子,却不知是何人物。但看她:肌肤莹白可胜雪,银发飘飘若雾云。端的是一位精灵也似美娇娘。

待金妮为几人互相介绍,惜春方知此女乃两年前“三强争霸赛”中一位参赛勇者——芙蓉·德拉库尔是也。想来也如她们姐妹一般,是被请来的客人罢了。

当下看时,只见迎春穿的是鹅黄色绣白茉莉花的交领短衫,下边是月白色百迭裙;惜春则着浅粉红色对襟短衫,上绣着几朵桃花,下边一条水蓝色马面裙,绣的是莲塘乳鸭。芙蓉似觉稀罕,拉着两姐妹看了半晌。

一时进了餐厅,只见韦家众人几已到场,另有哈利·波特、莱姆斯·卢平悉为来客。芙蓉自去与比尔同坐,惜春方知他二人是情侣。只西洋风俗与中原大为不同,未婚男女不拘相见的,此又是一例。

一时众人皆入席就座,又有一番客套寒暄不提。韦夫人见两姐妹妆饰皆别具一格,顿起兴致,亦加入探讨服饰话题。

晚饭均是当地家常菜式,自比不得贾府节庆用度。然而“斯是陋室”,宾主尽欢,却更显温馨。

一时都不吃了,众人都到客厅里坐了,听着圣诞广播,放的是韦夫人所喜歌者塞蒂娜·沃贝克之音。

惜春却盯着“圣诞树”,若有所思。只见在周围被堆满礼盒的那树顶,一个金色“天使”正对众人怒目而视。它身着一件芭蕾舞裙,背有双翼,然面目丑陋、体型矮小,却是一只花园小地精。

弗雷德在拔圣诞晚餐用的胡萝卜时,被这地精咬了脚踝。于是它被施了昏迷咒,涂成了金色,塞进了一件小芭蕾舞裙,背上粘了对小翅膀,被定在了树顶。

芙蓉似乎觉得塞蒂娜乏味,在角落里大声说着话。韦斯莱夫人皱着眉头,不停地用魔杖调整音量,使塞蒂娜唱得越来越响。

在爵士乐味儿的《一锅火热的爱》掩护之下,弗雷德、乔治同金妮玩起了噼啪爆炸牌。罗恩偷瞟比尔和芙蓉,不知意欲何为。卢平颇显憔悴,只是漠然坐在炉边,盯着火焰深处,仿佛充耳不闻。哈利望着韦先生,似乎欲言又止。

“……哦,来搅我这锅汤。若你做得很恰当,我会熬出火热的爱,陪你今夜暖洋洋……”

“我们十八岁时跟着这音乐跳过舞!”韦夫人擦擦眼睛,“你还记得吗,亚瑟?”

“唔?”剥着蜜橘、打起瞌睡的韦斯莱先生说,“哦,是啊……多棒的曲子……”

 

不多时,芙蓉欲模仿塞蒂娜唱《一锅火热的爱》。韦夫人却催众人就寝。迎春、惜春便趁势提出告辞,仍由双胞胎送至对角巷。

眼见通向破釜酒馆的拱门渐开,乔治心痒难耐,又问了一遍:“迎春,你是怎么分清我们俩兄弟的?”

迎春仍是笑而不语。她翩然走入拱门,只留一片背影。

惜春便也跟进,临了却道:“迎姐从来只盯着韦四哥,自然分得清楚。”话音未落,拱门已恢复成砖墙,将他们隔开了。

乔治转头看弗雷德,不由啼笑皆非。“嘿,兄弟,你能别傻笑了吗?我宁愿回家去听芙蓉唱歌。”

*end

*

引用说明:

伦敦华埠即London China town 伦敦唐人街。文中的地理位置排列都是真实的(除了破釜酒吧和对角巷是虚构的)

有关贾惜春的魔杖材料,白杨木取自贾惜春诗作《虚花悟》“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私设(计划中,未提及)贾迎春的是柳木+龙脑神经,源于“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及其生日二月初二“龙抬头”;贾元春的是桃花心木+凤凰羽毛,源于其获封“凤藻宫尚书”;贾探春的是金合欢+蛇怪角,源于“敏探春”之说。并有参考魔杖材料说明 http://m.baidu.com/ala/c/m.99danji.com/mip/news/183665/

另外顺便说(剧)下(透)我文里的红楼众人的分院问题。迎、惜在鹰院,探春在蛇院。宝钗偏蛇院,黛玉偏鹰院,但都没正式在霍格沃茨上过学。元春并没有真的死去,而是被宫里同情她的周贵人(我设定周贵人是红楼原文提到的探春夫家(但在我文中没有“探春远嫁”一节)海南“镇海统制”周家的亲戚)安排了假死,被送出宫,后来辗转到了南欧(衍生克鲁姆X元春)。

对角巷描写参考hp1/hp6

服装图案参考《红楼梦》原文“迎春又独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四丫头在藕香榭”,另“莲塘乳鸭图”。

*

相关交流群指(广)路(告):

哈红社·德钗支部群 682477557

伏黛交流会 469505810

官配伏黛交流群 592419210

拉郎CP分享群 733533405

评论 ( 27 )
热度 ( 21 )

© 江尚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