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
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隐形守护者李顾】若我如星君如月(2)

原作:游戏 隐形守护者

cp:李峰顾君如,庄晓曼肖途


第二章 狩猎者之问(游戏主线剧情第二章 狩猎者)


“……李科长?李科长?”

像在一瞬间从幽暗的海底浮出水面,李峰浑身一震,犹疑不定地睁开了双眼。只见面前是一张棕色木质的会议桌,桌上摊着一份白底黑字的《亚辉日报》,报上写着“重庆政府高官吴明达不日抵沪”。

视力恢复之后,其余的感官也悉数回归正常。他听见有人在叫他,于是转过头去,发现胡一彪就坐在一旁。

见李峰似乎有些魂不守舍,胡一彪的心里不免有些犯嘀咕。但转念一想,这几天工作繁忙,铁打的人也未必受得住。由此打消了疑虑,只是道:“科长,咱们该出发了。”

李峰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拿着那份《亚辉日报》站了起来。此时是上午9点30分,在从特务科到午宴地点的这段时间内,他可以好好地整理一下思路。

*

胡一彪开车的技术的确不如他敲竹杠的技术。10点01分,黑色的福特车在上海大饭店的门口刹住时,坐在后排的李峰上身往前一冲,额头差点撞在前座的靠背上。

还没等李峰抬起头来,胡一彪就一溜烟地下了车,向站在路边的那个身穿灰色外套的高个儿男青年打招呼:“肖先生,刚才没吓着你吧?”

李峰默默地下了车,胡一彪便为李、肖二人互相介绍。

这次不打算和肖途握手,李峰从口袋里拿出《亚辉日报》,也借低头之机敛去了自己过于明亮的目光。“我读过肖先生的文章,确实是字字珠玑……那,肖先生这次是来监督我们工作的咯?”

肖途道:“李科长,您误会了。是武藤领事让我来协助特务科的工作。”

“哦。”李峰觉得和肖途没啥好说的了,转身走上台阶,“把你们各个小队的队长都叫过来。一会儿开会。”

*

李峰走得飞快,胡一彪则是慢悠悠地和肖途一起进的饭店。“最近李科长工作压力大,你要理解啊。”

“当然理解。现在国民党肯定都随时盯着吴长官呢。你们负责他的安保工作,压力可想而知。”

“那是。我们特务科上上下下已经在岗位上坚守了三天三夜。这份责任心和荣誉感,皇天可鉴……”

在肖、胡二人闲聊着走上楼梯时,李峰已经转进二楼的走廊,与醉醺醺的庄晓曼擦肩而过。

*

会议时间不长。李峰照旧的对各队训了话,又去三楼的宴会厅检查了一番。这些工作结束后,已是11点12分,离国民党锄奸队行动的时间(12点)越来越近了。他和胡一彪一起走下楼梯,看见肖途和顾君如正站在二楼的走廊上说话。

肖途问:“你怎么会到特务科工作呢?”

“父亲上下打点,想方设法让我进入政府高层。但我好像没有升官的本事,只能一直当个小小的收发员。”顾君如自嘲地说。“自从我进了特务科,以前最要好的姐妹也在背后骂我是汉奸。”

“当特务不适合你。”肖途吐出一口烟雾。

“那学长你呢?”

“我没办法回头了。”

“那我也不会回头。”

李峰静静地凝望着顾君如的背影。阳光从玻璃窗外透进屋里,刺得他的眼眶有些发酸。

“在这里见到肖学长,真是太好了。学长也在为日本人做事,说明我没有做错。因为肖学长从来不会做错误的事情。”

如果她知道肖途的真面目,不知是否还能说出一样的话?李峰心中冷笑。

“有时还真是怀念以前在街上游行的日子。大家都在一块,多好啊。”

虽然心中早有猜测,听到这里,李峰差点没抑制住给肖途一枪的冲动。他想象着这时顾君如说话时的神情,一定是像和他相亲那时说起心上人的样子——连眼睛里都闪烁着熠熠星光,而不是像在特务科里那样的谨小慎微。他修得很短的指甲在手心掐出了四个月牙形的白印。

“嗯,再也回不去了。”肖途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吴明达应该快到了。”

“肖先生,一起吗?”话一出口,李峰才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非常沙哑。他刚咳嗽了一声,顾君如就很有眼力见地递上一杯温水。

*

众人迎接了吴明达,稍作介绍后,便一同上了楼,进入宴会厅。李峰实在很想救顾君如,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又一次坐在了肖途旁边。

此时众目睽睽,贸然出声只会平白惹人猜疑。如果打草惊蛇,届时军统锄奸队的行动就更不好预测……真是束手束脚!

李峰心里发苦,但还是要对吴明达报以不失礼貌的微笑。

由于已经知道吴明达的待价而沽做派,李峰并没有再自讨没趣地提起国共名单之事。午宴在相对轻松的氛围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觥筹交错,宾主尽欢——直到那个代替方别来送松茸汤的人出现。

一看见那个送菜的人,李峰马上站了起来。他走过去掀开菜盖,果然看到一把手枪藏在盖子里。现场顿时一阵骚动。

该来的还是来了,但愿不该死的能撑到增援。李峰心中苦笑,先用被制伏的“送菜员”挡了一波子弹。再回头看,只见侧门一开一合,顾君如已经领着吴明达溜了出去。

“小顾!”李峰只喊了一声,但实在不知是该叫她留下来而死于混战,还是放任她跑出去而死于暗杀。在他这一瞬的迟疑间,顾君如和吴明达的凌乱的脚步声已经远去了。他又看见肖途蠢蠢欲动,似有跟上顾、吴之意,赶紧大喊一声:“肖先生,请协助我们!”

肖途跑路受阻,有些不情愿地停了下来,重新蹲在餐桌下面。目前形势不明朗,如果坚持溜走,怕是会被李峰就地枪杀,盖木欧瓦。他只好把胸前内袋里的手枪摸了出来,跟着特务科加入了混战。

李峰想着快速结束战斗,好去救人,但宴会厅里交战双方正在胶着,外面的队员还没能上来支援。一时颇为被动,脱不开身,他只能干着急。

几分钟后,增援的加入终于使特务科成功地控制住了局面。军统锄奸队中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

李峰才刚松一口气,却听楼下仓库方向又传来了几下零星的枪响。

众人迅速来到楼下仓库,只见房门大开,屋里的杂物东倒西歪。在库房中央的货箱旁边,有两个人倒伏在血泊中,一个丰满,一个纤弱,正是刚才离开宴会厅的吴明达和顾君如。

看到这幅惨象,李峰眼前一黑。靴子踩在血泊里打滑,他差点仰面摔倒,不过被刚好站在旁边的肖途扶住了。他甩了甩头,尽力使自己恢复清醒,然后挣脱肖途,跪下去把顾君如抱在怀里。

李峰的视线有些模糊。顾君如的橄榄绿色制服上衣已经被血染成赭石色,而与血的红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脸上那种异常的白。他简直不敢看她,却也不敢闭上眼睛,深怕下一秒钟就再也看不见她。

见李峰半天没有言语,肖途绕过血泊,蹲下来摸了摸吴明达的脖子,“他死了。”胡一彪听见这话,便吆喝着队员拿担架来抬走尸体。

吴明达被抬走了,李峰还是那样没动。胡一彪看这不像样子,就拍了下李峰的肩膀,“科长,节哀。”

“我节你个头!”李峰气不打一处来,“小顾还活着!快送医院!”

胡一彪被吓得一缩脖子。再细看时,只见顾君如表情痛苦,但鼻翼在动,确实还有呼吸。众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于是再叫了一担架进来,由李峰把顾君如抱上担架,开车送到医院去了。

(第二章完)


拼死拼活的把顾妹给苟住了。希望可以得到大家的三连。(卑微.jpg)

另:有无李顾群,求带

评论 ( 3 )
热度 ( 13 )

© 江尚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