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寒

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
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流浪地球李一一BG)我的一个沙雕网友(7)

主要根据电影流浪地球。细节有部分参考原文小说流浪地球。

CP:李一一x原创女主,属性:BG/1v1/幼驯染/慢热。

本文类似一个前传或者外传。

以上接受无能的可以直接右上角了,免得辣眼睛。


北京第三区交通委提示您:文章千万条,推荐第一条。冷圈热度少,作者两行泪。


未经许可请勿转载使用。


(第七章:回程路上)

即使在当今,地表的环境已经变得如此的恶劣的情况下,在地下城的外面,仍然有人在生活。

一周后,李一一结束在八达岭基地的轮值工作,随队返回北京市。在途中,他们遇见了流民。

所谓“流民”,是生活在地下城边缘或地表温暖地区,不服从“联合政府”管治的人——在成年人口中约占3%。(引自《<流浪地球>电影制作手记》)一般而言,流民拦路只是为了讨些口粮,有时以物易物。

李一一头也不想抬,继续琢磨着他电脑里未完成的程序——直到车顶传来一声巨响。

随着这声巨响,一股刺鼻的气味开始在车里弥漫。众人都被熏得涕泪直流,赶紧戴上了头盔。

司机迅速地检视了仪表盘,“问题不大。我们冲出去?”

侦查员正在用通讯请求支援,闻听此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这是山路。你想上天?”

医生还算镇定,“我们投票表决吧,少数服从多数。我支持司机同志。”然后转向李一一:“技术员同志,你的意见咋样?”

忽然发生了特殊状况,然后在这紧急的情况下被点名,是李一一所始料未及的。至少,在此之前,他并不认为自己的第一次外勤就会遇到危险。所以,他的表情呈现了难得的几秒钟的空白。

在短暂的空白之后,李一一的第一反应是要利用他的电脑来计算得出成功率最高的选项。然而,此时响起的爆炸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车被一团浓烟笼罩住了。能见度如此之低,连普通行驶都成问题,更遑论加速冲出包围。

“他们这是有备而来啊。”侦查员面无表情地说。“敌不动,我不动。先看看他们想干啥?”

“想抢车?这么半天也没见怎么伤车,只是困着我们。”司机咬着下嘴唇。

“左转三十度开。”医生忽然说,“我刚才已经看好了路。”

运兵车发出一声狂啸,随即迅速转向,离开了人为修建的道路,开始沿着山脊往下猛冲。

在后来的描述中,这段过程将被形容成“一路雪花带闪电”。但对当事人而言,可绝非如一般意义上的赏心悦目。

由于没系安全带,李一一被弹离了座位。头盔撞到车顶,发出一声钝响。虽然没撞着头,但震感强烈,足以使他眼花缭乱,耳道里嗡嗡作响,不知身在何处。下一秒,他娇贵的臀部砰地一声重新落座,差点裂成四瓣。

“上车第一件事要系好安全带,你不知道?师傅怎么教的?”司机从后视镜里瞪了李一一一眼,但也分不出更多精力继续关注。倒是医生险险地一侧身,帮李一一系上了安全带——不愧医者仁心。

李一一龇牙咧嘴地在位置上坐立不安。他抻着左手想揉屁股,却像隔靴搔痒,不得其劲。右手肘尖似乎是刚才撞车顶时也碰着了,有一种破碎的痛感。

“坐好,别作!”侦查员低声喝道。

李一一只好忍辱负重地乖乖坐好。但颠簸的车身使他无法保持上半身竖直的姿势,只能不由自主地摇头晃脑。

也许有一年那么长,车终于到达了平地。与“领航员”空间站联动的车载导航系统适时地为他们切换了推荐的行进路线。司机一搓方向球,车又上了大路。

众人惊魂稍定,却听见警报声又阴魂不散地尖叫了起来,忙又争去看前置摄像。只见不远处立着一片灰蒙蒙的人影,正朝着车虎视眈眈。这群人稳稳地在风雪中站着,竟颇有些万夫莫开的气势。

“推荐路线毕竟算不到这一出。”这话也不知是为司机还是“领航员”解围。侦查员耸了耸肩,但动作在厚重的地面工作防护服之下几不可见。

“还冲不?”司机虽然表现出想征求集体意见的态度,身体却很诚实的踩了油门。

车在即将撞上前方人墙的瞬间转向,掀起一大片冰雪劈头盖脑地朝那群人泼去,总算在这条防线上撕开了一个缺口。

车怒吼着从人墙的缺口中穿过,前轮忽然陷进了一个大坑。

司机的头盔在颈枕上磕了一下,终于开口发出一连串的咒骂。但他忘了他们正开着局域网语音通讯,频道里马上传来几个睡意惺忪的声音询问发生何事。

尽管并不孤立,但李一一所乘的这辆运载车目前仍处于无援的状态。距离最近的地球联合政府军武装车还在山上,而且不太可能采取像他们这样慌不择路沿着山脊直冲到平地的做法。

得益于地表严寒,尽管掉进了坑里,车轮也不至于陷入泥泞。车上四人惊魂未定,却看有几个堵路群众也跟着跳了下来。

“抄家伙。”


(第七章完)


long time no see

我又更了,这章磨了好久啊。

给我留点评论吧,谢谢。

有需要更新圈人的请在评论扣1


标题应该译作oh my dear netizen还是my dearest netizen更好?

oh my dear有引申oh my god感叹句的用法,而dearest是表亲密意思这样的。

另外netizen可置换networm或net(或web)friend

评论 ( 16 )
热度 ( 15 )

© 江尚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