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
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new heroes,4(环太+降临)

说明:《环太平洋》及《降临》两作(电影版)的融合,忽略原文纪年。题目来源于泰国歌手TEN的作品·歌曲《New Heroes》。角色译名采用影院字幕/mtime影时光网版。 背景:pr2电影剧情结束后,开始降临的暗线侧写。 风格:稳中带皮,皮中带稳。 本文可能会出现的CP:Hermann Gottlieb邵丽雯,Raleigh Becket森麻子,奈特朱尔思。 第四章:在工厂里(调查之二)   从离开PPDC那天算起,至今已有一周的时间。赫尔曼每天工作八小时,比在实验室还要充实。他利用邵丽雯给的后台检索权限,逐渐从浩如烟海的数据库里摸索出纽特行动的痕迹。   纽特在各个无人机量产工厂都弄了“后门”。相关的操作记录时间最早可追溯至十年前,可见其蓄谋之久。   其实这些数据邵丽雯自己就可以分析,不过她还有别的许多事要忙,所以只好请了帮手。   鉴于纽特的办公室和住所早都被好几拨人里里外外地翻过,无法从中再找到什么新线索。数据分析得差不多了,赫尔曼就去看机甲。   离这里最近的工厂位于上海市西郊,一半是生产厂房,一半是收纳仓库。由于之前的事故,厂房现已暂停生产活动。部分刚生产出来、还没来得及投放实际使用的无人机被放在仓库里,已经积了一层薄灰。   赫尔曼操作小型自行式升降平台,上升到机甲的头部附近。   由于设计是以“无人驾驶”为卖点,这种机甲没有驾驶舱。头部是控制中枢之所在,内容物是人工智能终端。   ——本应如此。   从打开的机甲头盖向内看,一副奇景呈现在眼前。   在电缆线和仪表的包围中,有一团蓝黑色的怪物。它的许多根触须向四面八方延伸,与机械中密密麻麻的管线相缠绕,使人难以分清哪是生物的肉体、哪是机械的无机质的零件。两者已经长到了一起。   那是“怪兽”的脑——虽然或许并不完整,但它确实是。   “怪兽”的一部分。   “先驱”的工具。   现在,它安静地躺在机甲的大脑中央,没有任何活动的迹象。   富士山的“通道”没能成功地开启,地球和“先驱”那边星球的联系暂时被切断,想必这样也影响了残留的“怪兽”活动能力。   赫尔曼回想起十年前,在PPDC时和纽特共用的那个办公区域。尽管两人商定划出了分界线,但纽特弄到的怪兽尸体仍会不时地越界一下。   想想写满数学公式的稿纸被一堆怪兽内脏或者别的什么脏东西压着,哦,那画面可太美了。   “生物学不是我的强项。”赫尔曼迟疑地说。   “也不是我的。”   换了一身粗布的机械师工作服的邵丽雯用滑轮吊绳从高层平台上缒下来。黑色的橡胶质轮胎纹鞋底在赫尔曼头顶上不到半米的位置晃悠。   “而真正擅长这方面的某人……罪魁祸首。不提也罢。”   赫尔曼勉强无视了忽然尴尬的气氛。毕竟邵丽雯只是在陈述事实。   “要想清除被污染的部分,很麻烦……其他机甲也都是这样?”   “不全是。”邵丽雯拉动吊绳,调整了自己的高度,然后跨进机甲的头部,坐在开口的边缘,“当年,是我太大意了。为什么会让一个擅长生物的人来搞机电?”   “我也觉得很奇怪。”   “其实我本来是‘广撒网’的。没想到吉赛勒会来。”   邵丽雯戴上手套和防护面具,拿出工具,开始分离一些缠得不那么紧的触须。   亮蓝色的血液缓缓地从被切断的触须截面处流出,一接触到其他物体便开始发生腐蚀的反应。   邵丽雯把切下来的一小段触须装进玻璃标本瓶,然后用嫌弃的目光盯着在一阵“嘶嘶”声中被蚀穿了一串小洞的仪表盘。   从赫尔曼的角度,看不到仪表盘的惨状,不过他多少能感觉到邵丽雯所发出的低气压。而就在他打算出声询问之前,有一条触须忽然对邵丽雯发动了袭击。   “丽雯!”    (第四章完)

new heroes,3(环太+降临)

说明:《环太平洋》及《降临》两作(电影版)的融合,忽略原文纪年。题目来源于泰国歌手TEN的作品·歌曲《New Heroes》。角色译名采用影院字幕/mtime影时光网版。 背景:pr2电影剧情结束后,开始降临的暗线侧写。 风格:稳中带皮,皮中带稳。 本文可能会出现的CP:Hermann Gottlieb邵丽雯,Raleigh Becket森麻子,奈特朱尔思。 ▲▲▲ 第三章:到上海去(调查之一) 黄海上的强对流天气持续了整整三天。邵丽雯回上海的行程不得不推迟。 在此期间,关于那些在世界各地出现的橘瓣形外星飞船的流言甚嚣尘上,比起当年的“2012”之流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目送涂着邵氏工业集团标记的运输机消失在被夕阳染红的天际,杰克·潘特考斯长吁了一口气,“她真把那些机甲拿走了。” “你有啥疑问吗?”奈特·兰伯特斜觑了他一眼。 “不……我只是没想到她真会这么干。” “生意人可是很需要信誉的。”奈特耸了耸肩。“晋海,你们中国人的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ya-bi-sing……” “是‘言必信,行必果’。”欧阳晋海严肃地答道。 “这样一来,我们手里就只剩下些旧货。”奈特皱起眉头,“靠它们,能挡住那些东西吗?” “你认为,地球人和那些——飞船,必将开战吗?”朱尔思挑眉。 “不,但我们必须表示不惜一战的决心。”杰克低沉地说。 “地球人尚未有那种能在宇宙间航行的技术。如果开战,局面不容乐观。”朱尔思一针见血地指出双方的差距。 “我们刚赶走了‘怪兽’。不用这么悲观吧?”奈特微笑着反驳。 “还是谨慎点好。” “你总是对的。” 朱尔思无语地摇了摇头。 见辩论告一段落,杰克转换了话题,“你们今天见过赫尔曼吗?” 朱尔思惊奇地望了他一眼,“你不知道吗?他跟miss邵一起去上海了。” 杰克哑然。 从邵丽雯的办公室,可以清楚地看到悬停在东方明珠塔旁边、黄浦江上空的那艘外星飞船。 ——离邵氏工业集团总部的这栋楼也不远。 由于军队的介入,外白渡桥到杨浦大桥之间的河段暂时封闭,不许民用船只通行。在东方明珠游船码头、外滩国际邮轮码头停靠的尽是军舰,炮口都瞄准外星飞船,准备对方一有异动就万弹齐发,将其轰成渣渣。 然而,上海毕竟是上海,要想在没病没灾的和平时期疏散全体市民是不可能的。于是,来看外星飞船的普通民众与日俱增,陆家嘴倒比寻常年份更挤了。 赫尔曼来此的首要任务是排查并修复纽特留下的诸多隐患,因此对外星飞船的问题只是稍作了解,之后便由邵氏的职员带去纽特的办公室。 邵丽雯几天不在,集团里多得是事要她拍板,董事会更因无人机的事故对她颇有微词。正是四面楚歌之际,不得空闲,暂时无法尽地主之谊。 在纽特·吉塞勒东窗事发之后,中国军方、中国警方、邵氏集团等几方势力已经先后调查过。这间房里的电脑和纸质文件都被搬走,连垃圾桶都空空如也。 现在,桌上只剩一个玻璃相框,里面装的照片可能是在某次集团年会时拍的。背景是五光十色的彩灯。纽特站在舞台上,对着话筒纵情高歌,神情激动。旁边伴奏的键盘手居然是邵丽雯,倒还是一贯的清冷面色。看乐队的构成,似乎还真是在唱摇滚,不过照片是静态的,看不出唱的什么歌。 “纽特·吉塞勒,你还真成了个摇滚巨星啊。”赫尔曼喃喃自语。 ▲▲▲ 参考资料: “莫玉兰基地”取景在青岛“东方影都”。青岛的海域属于黄海范围内。 百度地图上海,从西往东依次:外白渡桥,东方明珠游船码头,东方明珠塔,陆家嘴,外滩国际游轮码头,杨浦大桥。 喜欢的话请点页面右上方【推荐】以表支持。 如果能留下您的评论就更好了。我想和同好多聊天,以便获得更多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