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
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潘多拉的猫

前情:梦见了人类和电脑(机器人)的双边会谈。引申44系列的后传。


(初步构想)

本文意在描述一个未来语境下的困境:碳基生命是否因其“天然产生”的特性而天然高于硅基体“生命”?若二者之间确有等级之分,谁又能保证这种定级不会被打破?

在协商中试图解决此问的双方,各自基于不同的立场。要重新分配利益,绝非易事。

无人知晓盒子里的猫究竟是死是活。

无人知晓打开盒子放出来的东西究竟是福是祸。


(时代背景)

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数年间,整个地球都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

残酷的、世界性的战争,使得人类的个体数量锐减。如此一来,在进行战后重建工作时,工人供不应求,各地均出现了“招工难”...

 
2018/11/11    

[44]横刀 第x章:吾心亦忧(2)

本作者近日并不轻松,大半夜来写写月少将和黄部长的躲懒时间,娱乐一下自己( ´▽` )ノ

这是战争期间忙中偷闲的一个下午,截取一段,没有前后文可言,随手写的【扩充】

#淡瑾# #清淡# 偷懒时间脑洞

月淡海在刺目的阳光照射下醒来。双眼因为一时无法适应光线而眯起。

“哦呀,月少年,找到了这么好的偷懒地方。”清亮的少年音响起,由远及近。

这声音令月淡海感到很舒服——身体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放松。

借着对方靠近而产生的阴影,一遮住阳光,他就睁开了眼睛。

靠过来的并不是少年——虽然外表偏中性,其实是女性。黑色 微卷的...

 

冰封[填词]星火燎原

11111 自在好袖手 

灯阑珊处莫回首 满天星斗

几番苦相搏 脱身谁能够?

1111111 纷争 烦扰不休

(11111 11111

一江春水向东流 流过 多少哀愁?)


沧海无穷 我自遨游 荡浩淼烟波

重温旧梦故国 桑田连阡陌 而今空余疮痍灭人踪

连横合纵 帷幄运筹 任(他)阴谋阳谋

熊熊燎原星火 美景不胜收 11111

 
2014/7/30    

砂塵の彼方【填词】天枢箴言

Dobhe(天枢箴言)


曲:Revo、梶浦由纪《砂塵の彼方》

词:黎花惹、江尚寒、大红莲之风


【music】


无色的镜片后 藏着黑色的眼

苍白的脸上挂着 无忧的笑颜

运指如飞轻松地将密码破解

手中横刀 利刃寒芒乍现


【music】


战火 硝烟 我直面血的腥甜味

甘之 如饴 不惧风霜雨雪/谁怕雨打风吹

War times,for blend(连续的战争时间)

过去未来 人间的纷争还(是)不断在上演


春风又绿一年  明月江湖不见

如水漫漫长夜 ...

 

《横刀》吾兄终于露脸了…… 还有平安夜海鲜修罗场大餐!

#44# #横刀# #雪余# #黄余# #曦流##烈瑾#?)


原来还真的有“裂锦”这种词语……

————————

Karl Doenitz(Frank Patton)毫不掩饰对Andrew Vladmir和月淡海的厌恶感。据说在几百年前他的祖先来自中国的西北部,因为俄罗斯帝国(沙皇俄国)的侵略而不得不背井离乡 辗转到了德国。于是对于俄罗斯(高加索?)族人的反应已根植于其血液,而对具有德国血统的边家兄弟却很友善。

而且Karl与黄瑾认作兄妹,当然不是因为有血缘关系,而是因为投缘。后来才得知黄瑾祖辈有从中国东北而来者。...

 
2013/12/25    

《横刀》三角关系(海鲜大餐?)修罗场的节奏

【接上回

  北村莲的尸体被塞给徐雪沐。那厮一脸嫌弃,嘴上说着“脑子被子弹打坏了还有多少实验价值?”却没敢不收,因为是黄瑾亲自领着人把尸体带过去就直说“现在研究材料难得,你将就着用吧。”

  总之,从那以后,北村莲的尸体是自然没可能重见天日的。

  徐雪沐待见黄瑾,可有大半是看在余怀往的面子上,竟不是由于早先认识/作为网友的情谊。

  这倒无怪,黄瑾原是不多管闲事的——正经工作就够忙,连睡眠都是奢侈——此乃局里人通病。她心里雪亮,面上自不点破,光等着看这出戏。虽也曾著意把人往处推,却总不见大动静,于是闲心不再。这却正中余怀往下怀。 

————————

  • “黄鱼”和“...

 
2013/12/20    

《横刀》北村终于彻底退场了……接下来继续#曦流#

还是照旧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种方面很无力……

————————

【前戏】

夏月曦强撑着昏沉沉的头,用一双迷蒙的眼看去,之间苏流光也正目不转睫地盯着自己,这下酒就醒了一半。但可不剩什么思考时间了,因为苏流光迅速欺近来,两人就亲在了一起。

这会子饭桌上炸开了锅。众人见此情景,全在起哄。

苏流光隐约听见黄瑾低声道:“原以为是‘枫光’,没想到是‘曦流’。”

坐在黄瑾右边的余怀往连连向她摆手却还是没能阻止得住,反而惹来杨岸枫的瞪视。

放眼一望,只有尹悦跟贺兰云溪——等等,云溪,这不也能组合成“溪流”吗?

真是新大陆一样丧心病狂的发现啊……

————————

北村莲的尸体被塞给徐雪...

 

《横刀》#曦流# 上次的劫持脑洞补全!

随手……

上次的北村莲劫持夏月曦事件的脑洞补全,以及另外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一发。

————————

  1. 听着王珣调侃,二人身形都是一僵。只是苏流光面上是照旧的看不出什么变化,夏月曦却闹了个大红脸。心理活动倒是惊人的一致,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

  2. 苏流光倚夏月曦这层关系,又认识了几个场面人物。有头有脸的从来不缺,要不是为了任务,他本来是连看也要嫌脏了眼睛。然而时下乱局可由不得他意气用事,堂堂部长也要听手下忠言,做些令他自己觉得面上无光之事。

————————

  1. 这里所谓的调侃也不是毒舌的,只是轻松的TX:“你俩终于捅破这层窗户纸了,可喜可贺”。

  2. 不知道是什么的脑洞。...

 

《横刀》#曦流# 暗恋什么的(?)脑洞

  1. 因为“月光”可能会误会成月空海/月淡海/月天海×苏流光/陆延光……什么的猎奇CP,就用了不会产生歧义的字。

  2. 至于字的排列顺序,完全是为了读起来顺口,而不是代表攻受。

禁止转载

【叛逃故·北村莲慌不择路(?)困关口】

北村莲冲过第二个拐角。迎他面出现的是手持几种药剂在一边走着一边比对的夏月曦。

“哟,北村。”她笑嘻嘻的打招呼。“这么急,赶着去投胎呐?”

北村莲闷哼一声,快速从夏月曦身边经过。

“逃跑的滋味怎样?叛徒北村先生。”她并不看北村,也没有改变自己的动作,就这么继续沿路前行,同时闲闲地扔下这么一句。

北村莲的双瞳倏然紧缩。

天知道他有...

 

《横刀》#清淡# 偷懒小脑洞

月淡海在刺目的阳光照射下醒来。双眼因为一时无法适应光线而眯起。

“哦呀,月少年,找到了这么好的偷懒地方。”清亮的少年音响起,由远及近。

这声音令月淡海感到很舒服——身体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放松。

借着对方靠近而产生的阴影,一遮住阳光,他就睁开了眼睛。

靠过来的并不是少年——虽然外表偏中性,其实是女性。黑色 微卷的短发和同色的眼瞳(虹膜),当然还有苍白的(黄)皮肤。同属远东族裔,却拥有与月淡海大相径庭的外貌特征。

“中午好,黄部长。”月淡海没让语气透露自身的情绪变化,却稍微向左侧移动了身体,好让对方坐得更舒坦些。

“真生分啊~”黄文清老实不客气地贴近月淡海坐下。此举成功地激发...

 
2013/11/5    

横刀[第一章]影现

无聊的,也在这边更新一下44系的文们 → →

源: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235514


(1)

苏宇飞坐在一辆红色蓝波坚尼跑车的驾驶座上玩手机。

苏宇飞有一头棕色直发,淡眉长睫,白皙的小小的脸蛋,纤长的手指,匀称的身材——典型的炎黄子孙面貌。

苏宇飞的车停在英国伦敦的唐宁街上。

路灯发出暗淡的光,造就苏宇飞颔下的阴影。苏宇飞手上戴着一双黑手套,身着一件黑色风衣,衣襟敞着,露出脖子和锁骨。

苏宇飞的手机轻轻地振动了一下,屏幕上显示出新信息的窗口。

苏宇飞看向这个信息窗口。

发信人号码无法显示。...

 
2013/8/21    

© 江尚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