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
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天刀ol]见闻录:留仙顾(3/4)(唐门少侠→白云轩)

原作:天涯明月刀ol(游戏) CP:唐门少侠→白云轩 ———————— 【留仙顾③仙临侠客岛】 荆湖的事情告一段落,唐青桓就带白云轩回到了他的侠客岛。 因在海上,岛的四周都是水。岛上草木葱茏,鸟语花香。从南岸沙滩向腹地深入,沿途经过掩映在参天绿树中的哨塔、种植梨树的农舍田地及伐木场,就能看到花园中被鱼形喷泉围绕着的小水池。 花园西边矗立着岛主的雕像。雕像后方是岛主的居所——别苑。花园东南方向是供访客下榻的客舍。花园正东方向有一片空地,是用来栽种许愿树的。 花园北面有一条小河,是由别苑后方高地上落下的瀑布流出所形成。河上有一木桥,可通往岛中段峡湾旁的船坞和工匠坊。高地下有一片白色()花,东南角海滩边也零星地有些紫色()花,不失为赏景的好去处。 由工匠坊再往北走,可见一吊桥连接着峡湾两头。走过吊桥,便有一山洞出现在眼前。洞内有原先倭寇占领时期用来关押岛民的铁笼,不过现已朽坏,不堪使用(play)了。 唐青桓原想让白云轩住别苑,自己将就着客舍。毕竟他沉迷跑商日久,不常住岛上,不如把开门见山、依山望海的别苑让给白师姐养伤。然而,白云轩嫌高地瀑布水声太吵,还是客舍安静。总算没让管事()为难太久。不过,云若水等人自此更是清楚了白云轩在他们岛主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客舍虽不比别苑高大气派,却也不差。室外的观景台上设有桌椅及遮阳伞,很适合访友约谈品茶。室内摆着唐青桓从各个海岛淘换来的物件,如白玉观音、红珊瑚、砗磲贝等。窗帘是阮小七用棕榈叶子编的,其他的家具也多是就地取材,如广玉兰树做的茶几、椰子树做的靠椅。(乱编的,我也不知道椰子树干能做什么家具) 茶几上摆着切成两半的椰子壳“碗”,“碗”里是椰肉和梨。唐青桓请白云轩坐下,一边吃水果,一边说起各海岛的特色美食,不知不觉竟到了掌灯时分。 晚餐当然又是就地取材。唐青桓亲自到沙滩去抓了土笋冻的主材——沙蚕,还把盐洒在地上逼出一群蛏子,让阮小七装了满满的一盆回来。 吃饭还是用椰壳碗,佐餐饮料是生鲜椰汁。饭后,大家用淡水和来自天涯盐场的特产·擦牙青盐漱了口,接着一起散步到沙滩。再回到庭院时,夜已深了,便都各回各屋,洗洗睡了。 其他人可以一直闲晃,岛主却不能。隔了一天,唐青桓便又要出海跑商去,临走时对众人交代“见师姐如同见本岛主,万万不可怠慢之”,又将自己的宠物熊猫“唐麻团”留给白云轩代养(玩),这才一步三回头的驾船离去了。 【留仙顾④病中惊坐起】 唐青桓的商船“志远号”,在一个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的龙卷风之夜,终于安全地回到了侠客岛船坞。被阿帆从船上搀下来的唐青桓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内衣外衣都湿透了。 当晚,唐青桓便发起高烧。作为岛上医术最高明的人,虽然可能引起唐青桓的不快,白云轩还是被请了来——云若水已经做好了以后被岛主狂骂的心理准备——显然此时的岛主已经是个废唐了,并没有力气从床上跳起来骂人。 如果忽略偶发的含混梦呓,唐青桓发热的病状并不显得凶险惊人。白云轩在天香谷时曾经照看过一群师妹,对他的病也能应付得来。 唐青桓昏睡了两日,其间只能喝进些椰汁续命,洗澡则是由阿帆和阮小七抬进大木桶里。第三日未时(上午十点左右),他终于醒来,张嘴第一句话竟是“白师姐?你没死?” 众人都不知该做什么表情。 唐青桓呆了片刻,又掐了自己一把,终于确认并非梦中。 白云轩盯着他,“在你梦中,我如何死的?” 唐青桓摇头:“你不会想知道的。” “你不是说你心悦我……难道我死和薛无泪有关?” “嘭”地一声,床上只剩下傀儡和其他人大眼瞪小眼。 然而,白云轩的速度更快。众人只觉一阵厉风刮过,她已闪到楼梯前,准确地提住唐青桓后领,像捉唐麻团的后颈皮一样。 唐青桓徒劳的挣扎了一会儿,“师姐莫要逼我。” “你打我呀?”白云轩似笑非笑。 这场拉锯战当然又是以唐青桓的认输而终结。 云弱水目瞪口呆的看着“柔弱的”白云轩把唐青桓塞回床上,在再次刷新对“岛主的师姐”的认知的同时,默默的为可怜的岛主点个蜡烛。 接下来,岛主是如何将梦中所见告知师姐,旁人无从得知,因为无关人士都被赶出去了。总之,事情似乎圆满的解决了,不过岛主还是喝了半个月的苦药汁。此为后话,表过不提。 唐青桓清醒后的当天下午,便开始张罗着清点船上货物。 阿帆先上了船,就是一阵鸡飞狗跳(尽管并没有狗),“你咋还带了两只大雁?” “那是任务的纪念品。” 阿帆还没想明白这么奇怪的纪念品是要干啥来的,云弱水忽然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想必岛主已见过林月娘姐姐了。” “厉害了,我的妹儿,你怕是喝多了‘六个核桃’吧?”唐青桓坐在沙滩上,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唐麻团的屁股,一边对云弱水露出冰冷的笑容。 ——熊猫是世界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