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
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潘多拉的猫

前情:梦见了人类和电脑(机器人)的双边会谈。引申44系列的后传。 (初步构想) 本文意在描述一个未来语境下的困境:碳基生命是否因其“天然产生”的特性而天然高于硅基体“生命”?若二者之间确有等级之分,谁又能保证这种定级不会被打破? 在协商中试图解决此问的双方,各自基于不同的立场。要重新分配利益,绝非易事。 无人知晓盒子里的猫究竟是死是活。 无人知晓打开盒子放出来的东西究竟是福是祸。 (时代背景) 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数年间,整个地球都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 残酷的、世界性的战争,使得人类的个体数量锐减。如此一来,在进行战后重建工作时,工人供不应求,各地均出现了“招工难”“用工荒”的窘境。 虽然急需改变劳动力不足的困境,但是,若只是简单粗暴地提倡增加新生人口,对当时资源紧张、民生凋敝的社会而言,并不是一种明智的做法。 并不像蜘蛛天生就会结网,此时的人类还不能通过自然生殖的方式遗传真正“技术性”的记忆。这就意味着,人类在从出生到成年期间,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学习、训练,才有可能能够胜任各种具有技术性的工作。 若想培养出新一批的(下一代的)技术性人才,则同时也必然需要有相应的师资力量。这将会分散一部分原本可以投入战后重建工作的劳动力,从而减缓发展速度。 为了尽可能的节省人力、提升效率,“人工智能”这一新兴事物便以极快的速度蓬勃发展,站上了时代的舞台。 最初是为了让珍贵的劳动力从抚育下一代的繁重责任中获得解放,在战后初期,人工智能多数是被赋予了教师和家务的工作。 但是,人类很快便发现了利用人工智能机器人参与工作的高效性和节能性——尤其是不需要付给它们工钱。至于驱动所需的重要能源——电力,则可以由自然界的免费资源——太阳和风获得源源不断的补给。 于是,人工智能机器人的进化,在短短十年内便达到惊人的地步。 (人类小组讨论) “光有我们这些——人,在这自说自话,有啥用?”李牧天显出觉得无趣的表情,甚至伸了个懒腰。 (人、机双边会谈) 黄瑾举手,“我有疑问——是针对硅基一方的。” 『请说。』 “从这场会议开始,到现在为止,和我们——人进行对话的,你方,就只有你一个吗?请明确回答——‘是’?或‘否’?” 『是。』 “这是否表示全世界只有你这一个硅基个体,而没有其他硅基个体?” 『否。』

昨晚做了个纳尼亚世界观+风起天阑情节的梦

时间应该是n1到n2之间的1300年间。在裴文希四兄妹治世的50-70年这段时间结束后,又过了100-200年。 泰尔马人(现世海盗穿越的后代)的第三至四代开始在纳尼亚四处燃起战火。 在一波泰尔马人开始攻打某个大城的时候,半人马是纳尼亚军的主力。没有很强的战斗力的会说话的动物们已经跑了。 泰尔马军穿的是中世纪式的银白色头盔和锁子甲,外套是暗红底绣黄色九头蛇的背心。 攻打前一晚,来自森林的女仙特莱雅在泰尔马营地现身。但和谈失败。 攻打时是晚上。纳尼亚守军向外射出带火的箭。但泰尔马军有数量上的优势。最终城门被撞破,泰尔马军进来把守军杀光了。 第二天,风和日丽,许多泰尔马军来到城里的小河边玩耍。 这时,女仙特莱雅又出现在正在岸上聊天的四个人中间,要给他们预言。 “当你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时,去杀掉那个人,世界会俯伏在你脚下。但若你不杀那个人,你会获得天赐的补偿。”女仙对站最右边的人说。 接着,女仙转向第二个人,“突木那斯的儿子。” 站右二的人觉得很奇怪。 他们都知道纳尼亚的传说:(在系列故事的第一部中)先女王路西·裴文希第一次来到纳尼亚时,遇见的第一个人是半羊人突木那斯。 但是,很显然,在场的这几个人都是泰尔马人(海盗)的后裔。他们都是纯种的human。 所以,第二个人回答:“我头上没长角。我是奥丁的儿子。” 女仙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作纠结,“奥丁的儿子,当你出卖一部分的时候,你会失败。但若不出卖,便得不到你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