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
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昨晚做了个纳尼亚世界观+风起天阑情节的梦

时间应该是n1到n2之间的1300年间。在裴文希四兄妹治世的50-70年这段时间结束后,又过了100-200年。 泰尔马人(现世海盗穿越的后代)的第三至四代开始在纳尼亚四处燃起战火。 在一波泰尔马人开始攻打某个大城的时候,半人马是纳尼亚军的主力。没有很强的战斗力的会说话的动物们已经跑了。 泰尔马军穿的是中世纪式的银白色头盔和锁子甲,外套是暗红底绣黄色九头蛇的背心。 攻打前一晚,来自森林的女仙特莱雅在泰尔马营地现身。但和谈失败。 攻打时是晚上。纳尼亚守军向外射出带火的箭。但泰尔马军有数量上的优势。最终城门被撞破,泰尔马军进来把守军杀光了。 第二天,风和日丽,许多泰尔马军来到城里的小河边玩耍。 这时,女仙特莱雅又出现在正在岸上聊天的四个人中间,要给他们预言。 “当你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时,去杀掉那个人,世界会俯伏在你脚下。但若你不杀那个人,你会获得天赐的补偿。”女仙对站最右边的人说。 接着,女仙转向第二个人,“突木那斯的儿子。” 站右二的人觉得很奇怪。 他们都知道纳尼亚的传说:(在系列故事的第一部中)先女王路西·裴文希第一次来到纳尼亚时,遇见的第一个人是半羊人突木那斯。 但是,很显然,在场的这几个人都是泰尔马人(海盗)的后裔。他们都是纯种的human。 所以,第二个人回答:“我头上没长角。我是奥丁的儿子。” 女仙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作纠结,“奥丁的儿子,当你出卖一部分的时候,你会失败。但若不出卖,便得不到你想要的。”

地铁趣事一则

今天晚上约了小伙伴聚会。下班后,我坐地铁前往集合点。在地铁车厢内遇到一对印度情侣。女方盯着我(身上穿的交领半臂)看了快有半分钟。 我就很严肃的问:你盯着我干啥? (我对陌生人比较不苟言笑) “你穿的这是chinese style cloth吗” 当时地铁里颇有些挤,所以我把双肩包背在前面,就这样还能一眼看穿我穿得与众不同?服。 于是两个(女的)人聊了两分钟的chinese style cloth。其间男方好像觉得女方忽略他了,就刷存在感,各种触摸,甚至咬到女方手臂之类的。 我内心很尬。你俩爱情的龙卷风可以不要波及我吗?毕竟地铁车厢还属于公共场合…… 果然小说和现实是不同的。虚构中偶尔出现一下占有欲强的还可以说萌,现实中就有点烦了……虽然只有一点。 这小伙子好像以为妹子这就要移情别恋了,就特别生硬的过来插话……现在小伙子都这么不自信吗?其实真没必要,毕竟妹子没有当场问我要联系方式,哪里就至于马上会被我拐走了? 可能我这个外观在他眼中是特别好看、特别有竞争力的帅哥?我反倒觉得他比较高和壮,外观也并不算差。´_` 讲真,也不是我先盯着别人看的。这么厉害,不如把妹子眼睛粘在你身上? 在他第二次试图插话、而且没说excuse me/may i disturb的时候,我实在是听不清妹子的话了,忍不住怼了一句:我在跟她说话,不是你。 地铁毕竟还是快,我马上就到站下车了。 聚会完了回家后,在一个群里乱聊。实在没人说话了,我就讲起这事。 W:就你这么怼他,他没打你,是他素质高啊。 我:他乱插嘴倒是素质高? W:既然你能理解他,为什么一直内心diss他? 在您眼中,理解他的动机,就等于要支持/赞同他的行为? 举个例子:A偷了B的钱,B为此把A手砍了。 我理解B的动机,但不赞同B的做法,不可以? 认真重看过逻辑学之后,感觉自己萌萌哒耶。

《生孩子毁掉了年轻人的生活》读后感

原文: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173589770324917from=timelinejumpfrom=weibocom 今时不同往日,生孩子不是只管吃住就够了。养而不教,如同随地吐痰、乱扔垃圾,只能传播病菌、污染环境。人受了教育,知道了廉耻,乱丢垃圾的现象就逐渐变少。上代受教育后,有很大几率也会努力供下一代上学。 养孩子就像玩游戏,生二胎就像在游戏里练小号。 可是,现实终究不像游戏,养孩子可没有游戏里那么方便的“一飞冲天礼包”,不能吃修为丹马上冲到满级,只能像种树一样,脚踏实地的去培育。 要想练好你家“小号”,则要么有钱——能找代练(请保姆),要么有闲。毕竟,谁也不是天生就会操作,没有时间实践练习、积累经验,怎么可能上分? 俗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你自己受过教育,难道忍心看你娃不受教育吗?尤其是,从目前来看,我国有很大一部分人很重视对孩子的教育,否则,“名校”“名师”不会火爆,“学区房”不会有市场。 可惜,新生儿常有,而名校等资源不常有。“马-列”曾经曰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所以,要想真正练好“小号”,你就得往里充钱——花真金白银去换一些好资源。 练“小号”需谨慎,先掂量你有几斤几两。 玩游戏就能明白的简单道理,竟然还有许多人执迷不悟。谁给了你勇气?(梁静茹不背锅) 自己跳了坑不算,还要哄着骗着别人跳坑,你们都是螃蟹投胎的?

《看不见的客人》观感(剧透慎入)

前置广告一出“苟”,影厅里就有许多人发出了赛艇般的笑声。 bgm很恐怖,但耐不住长镜头里的风景如画(拒绝盗摄,所以没有图,但我真的因为这部电影就开始想去那边旅游),冲淡了凉意。(另一个原因是影厅(长沙解放路悦荟万达)空调效果略差,进去后我就拿出了我的小扇子,甚至扇了十分钟) #剧透慎点# 片中情节一共涉及2个事件:1山路车祸,2酒店密室(按发生时间先后顺序) 影片从密室案开始说起。A男被指控杀死他的情妇L女。A公司的顾问F找到律师VG,试图使A免于牢狱之灾。 A和提前到场的律师从密室案谈到车祸案,提出了多个可能杀L的凶手(A/路人司机/车祸死者D的父亲T及母亲),也推导了各人的犯案手法。 唯一的一个“小鲜肉”D是车祸案的死者,在有他本体活动的戏份里,他基本都是以一脸血的造型出现。所以,正常情景中的颜值大部分是靠女角们撑起来的←当然,对颜值的看法因人而异,我的一家之言仅供参考[并不简单] 结局: A对“律师V”承认罪行(即A在车祸后杀D,又在酒店杀L) “V”离开A家,到对面的楼中,在T租的房中撕下伪装,露出D母的脸。(伏笔:提早到场,案件质询,钢笔声响,情绪失控,备忘录字迹,曾在剧团工作,现在酒店工作) 真正的律师V既没有早到,也没有迟到,只是在假货离开后才到

[天刀ol]见闻录:留仙顾(3/4)(唐门少侠→白云轩)

原作:天涯明月刀ol(游戏) CP:唐门少侠→白云轩 ———————— 【留仙顾③仙临侠客岛】 荆湖的事情告一段落,唐青桓就带白云轩回到了他的侠客岛。 因在海上,岛的四周都是水。岛上草木葱茏,鸟语花香。从南岸沙滩向腹地深入,沿途经过掩映在参天绿树中的哨塔、种植梨树的农舍田地及伐木场,就能看到花园中被鱼形喷泉围绕着的小水池。 花园西边矗立着岛主的雕像。雕像后方是岛主的居所——别苑。花园东南方向是供访客下榻的客舍。花园正东方向有一片空地,是用来栽种许愿树的。 花园北面有一条小河,是由别苑后方高地上落下的瀑布流出所形成。河上有一木桥,可通往岛中段峡湾旁的船坞和工匠坊。高地下有一片白色()花,东南角海滩边也零星地有些紫色()花,不失为赏景的好去处。 由工匠坊再往北走,可见一吊桥连接着峡湾两头。走过吊桥,便有一山洞出现在眼前。洞内有原先倭寇占领时期用来关押岛民的铁笼,不过现已朽坏,不堪使用(play)了。 唐青桓原想让白云轩住别苑,自己将就着客舍。毕竟他沉迷跑商日久,不常住岛上,不如把开门见山、依山望海的别苑让给白师姐养伤。然而,白云轩嫌高地瀑布水声太吵,还是客舍安静。总算没让管事()为难太久。不过,云若水等人自此更是清楚了白云轩在他们岛主心中的分量有多重。 客舍虽不比别苑高大气派,却也不差。室外的观景台上设有桌椅及遮阳伞,很适合访友约谈品茶。室内摆着唐青桓从各个海岛淘换来的物件,如白玉观音、红珊瑚、砗磲贝等。窗帘是阮小七用棕榈叶子编的,其他的家具也多是就地取材,如广玉兰树做的茶几、椰子树做的靠椅。(乱编的,我也不知道椰子树干能做什么家具) 茶几上摆着切成两半的椰子壳“碗”,“碗”里是椰肉和梨。唐青桓请白云轩坐下,一边吃水果,一边说起各海岛的特色美食,不知不觉竟到了掌灯时分。 晚餐当然又是就地取材。唐青桓亲自到沙滩去抓了土笋冻的主材——沙蚕,还把盐洒在地上逼出一群蛏子,让阮小七装了满满的一盆回来。 吃饭还是用椰壳碗,佐餐饮料是生鲜椰汁。饭后,大家用淡水和来自天涯盐场的特产·擦牙青盐漱了口,接着一起散步到沙滩。再回到庭院时,夜已深了,便都各回各屋,洗洗睡了。 其他人可以一直闲晃,岛主却不能。隔了一天,唐青桓便又要出海跑商去,临走时对众人交代“见师姐如同见本岛主,万万不可怠慢之”,又将自己的宠物熊猫“唐麻团”留给白云轩代养(玩),这才一步三回头的驾船离去了。 【留仙顾④病中惊坐起】 唐青桓的商船“志远号”,在一个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的龙卷风之夜,终于安全地回到了侠客岛船坞。被阿帆从船上搀下来的唐青桓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内衣外衣都湿透了。 当晚,唐青桓便发起高烧。作为岛上医术最高明的人,虽然可能引起唐青桓的不快,白云轩还是被请了来——云若水已经做好了以后被岛主狂骂的心理准备——显然此时的岛主已经是个废唐了,并没有力气从床上跳起来骂人。 如果忽略偶发的含混梦呓,唐青桓发热的病状并不显得凶险惊人。白云轩在天香谷时曾经照看过一群师妹,对他的病也能应付得来。 唐青桓昏睡了两日,其间只能喝进些椰汁续命,洗澡则是由阿帆和阮小七抬进大木桶里。第三日未时(上午十点左右),他终于醒来,张嘴第一句话竟是“白师姐?你没死?” 众人都不知该做什么表情。 唐青桓呆了片刻,又掐了自己一把,终于确认并非梦中。 白云轩盯着他,“在你梦中,我如何死的?” 唐青桓摇头:“你不会想知道的。” “你不是说你心悦我……难道我死和薛无泪有关?” “嘭”地一声,床上只剩下傀儡和其他人大眼瞪小眼。 然而,白云轩的速度更快。众人只觉一阵厉风刮过,她已闪到楼梯前,准确地提住唐青桓后领,像捉唐麻团的后颈皮一样。 唐青桓徒劳的挣扎了一会儿,“师姐莫要逼我。” “你打我呀?”白云轩似笑非笑。 这场拉锯战当然又是以唐青桓的认输而终结。 云弱水目瞪口呆的看着“柔弱的”白云轩把唐青桓塞回床上,在再次刷新对“岛主的师姐”的认知的同时,默默的为可怜的岛主点个蜡烛。 接下来,岛主是如何将梦中所见告知师姐,旁人无从得知,因为无关人士都被赶出去了。总之,事情似乎圆满的解决了,不过岛主还是喝了半个月的苦药汁。此为后话,表过不提。 唐青桓清醒后的当天下午,便开始张罗着清点船上货物。 阿帆先上了船,就是一阵鸡飞狗跳(尽管并没有狗),“你咋还带了两只大雁?” “那是任务的纪念品。” 阿帆还没想明白这么奇怪的纪念品是要干啥来的,云弱水忽然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想必岛主已见过林月娘姐姐了。” “厉害了,我的妹儿,你怕是喝多了‘六个核桃’吧?”唐青桓坐在沙滩上,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唐麻团的屁股,一边对云弱水露出冰冷的笑容。 ——熊猫是世界的宝物。

全世界只有你最清纯不势利(笑

說別人“勢力”“現實”的,往往是倒果為因,其邏輯根本經不起推敲! 為何人會“勢利”?往往因無安全感。 為何人無安全感?因現實中的社會消費水平提高,物價上漲。 而為何女人“勢利”?因男女之間,仍未能達成平等、和諧,如未能同工同酬,重男輕女、職場歧視等現象仍然存在!(隨手一搜,近期仍有虐待女孩的新聞!還說“男女已經平等”,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所謂“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些事情,男人做了大家不覺奇怪,而女人做就會被指責。且看武則天被怎樣唾罵,卻不看古今多少男人當權?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那些認為“自己周圍可代表全世界”的井底之蛙請別回復!上網是為休閒娛樂,道不同不相為謀!何必鬧不愉快?) 是上述的一些現實狀況導致了人有不安全感,而不是相反! 世間有罪行,不是因為有受害者存在,而是因為有犯罪者存在! 指責別人“勢利”“現實”,也只是把罪責推給受害者。 你,一介良民,好好走在大街上,忽然被人槍殺…誰會說“怪你沒穿防彈衣”這麼不負責任的話? 與其說“某性別的人‘勢利’‘現實’”,不如說“人類社會還需要繼續進步,不能滿足於現狀”! 指責受害者,對改善現狀並無益處,只能令自己淪為罪犯的幫兇!這本是十分簡單的道理,偏偏有人不懂,也不知是蠢還是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