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
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哈红社中秋贺】《天龙蘅芜,一段情史》中秋节的番外篇:庆佳节喜逢螃蟹宴,共婵娟欢聚大观园

  《天龙蘅芜,一段情史》中秋节的番外篇:庆佳节喜逢螃蟹宴;共婵娟欢聚大观园。   cp如下 德钗——德拉科·马尔福x薛宝钗 伏黛——汤姆·里德尔x林黛玉 西湘(狼湘?狗湘?)——小天狼星(西里斯·布莱克)x史湘云 斯凤——西弗勒斯·斯内普x王熙凤 塞香(塞英)——塞德里克·迪戈里x香菱(甄英莲) 伍探——奥利弗·伍德x贾探春   私设:世界观主HP,时为1990-2020。红楼方面半架空,穿插原文的家族设计。台词仿红楼(古风白话),他们都互相学了语言,语言障碍不存在的。   预警:这是一篇cp群像,除此之外的人物没有提及,但并不代表他们都不存在。关于最后一节的斯凤,我自认为有点毁,先提示一下,可以看到伏黛打止。   ※   却说这戊戌年已过半,不日便是中秋佳节。   薛宝钗接获史湘云发来请帖。   道是:“中秋夜时,又要借大观园宝地,会聚一众知交好友,再办一回螃蟹宴。各位可携家眷同来,共赏月色”,云云。   德拉科见着这请帖,却不免有些尴尬,不知如何是好。   谁曾料想得到,他大舅(“小天狼星”西里斯·布莱克)竟与宝钗的这位便宜妹子看对了眼?   辈分的错位姑且不谈,只看往日史湘云的诸般表现,便知她已被小天狼星宠上了天。   自从这西、湘两人混在了一起,便再没个消停。今日下河摸虾,明日上房揭瓦。把个布莱克老宅(格里莫广场12号)弄得是鸡飞狗跳,鲜有宁日。   德拉科很怀疑,史湘云能否办成一场足够“正常”、体面的宴会。   薛宝钗却是真心地在为史湘云的境况好转而高兴。她早知史湘云在侯府时多遭憋屈,身为嫡出长女,却捉襟见肘,只得做些针线活计,自谋生路。好在如今打开了销路,又有布莱克家的帮衬,也不需再亲力亲为了。   ※   盼星盼月,该来的终究会来。   中秋这天傍晚,酉时刚过,德、钗二人便幻影移形到了贾府大观园的藕香榭。   这藕香榭盖在池中,四面有窗,左右有曲廊可通,亦是跨水接岸,后面又有曲折竹桥暗接。   德、钗二人走上竹桥,只听得“咯吱”一阵响,并有弹性的力道自脚下传来。   德拉科正不知所以,宝钗解释道:“你只管稳着些走,这用竹子做的桥便是这样响法。”   一时进入榭中,只见栏杆外另放着两张竹案,一个上面设着杯、箸、酒具,一个上头设着茶筅、茶盂等各色茶具。   王熙凤早已到了,正与贾探春、史湘云几个张罗布菜等事,不提。徒留一个斯内普戳在一旁品茗,好不伶仃。   宝钗正自纳罕,“如何不见香菱?”   德拉科只用眼神示意她朝外看。只见园中花团锦簇,蛱蝶翩跹。不远处,一株枫树下,立着两个人,正是塞德里克和香菱。   宝钗再凝神细看。果不其然,树下那二人正手牵着手,肩并着肩。   一时,有红叶落下,停在塞德里克肩上。他便将其拈了,簪在香菱鬓边。   宝钗看得暗笑不已。   德拉科却“啧啧”连声,哂道:“在学校时,怎不见他对张秋有这般腻歪。”   “可知这世间‘情’之一字,是最难捉摸的。若遇不着‘那一位’,便显不出他的‘柔’来。”宝钗低声应着,显是不欲打扰塞、香二人的这“腻歪”一刻。   无奈,事不凑巧,园子里忽地刮过一阵旋风。风过处,蝶鸟惊飞,花叶四散。待风止息,园中便又多了两个人:里德尔和林黛玉。   甫一停下,黛玉尚未站稳,便忙不迭地取出一方丝帕,捂着嘴。大约是还未能适应幻影移形过程中的“挤压”和旋转,她切实地感受到了缺氧的眩晕,好险没呕出来。   里德尔被黛玉这副摇摇欲倒的样子唬了一跳,急忙将人揽在怀里。接着,又是“治愈”,又是“恢复”的施法。   如是折腾了好一会儿,黛玉的脸上才终于又有了点血色。只是仍眼前发黑,歪靠着里德尔,恹恹地坐了。   见黛玉被折腾得好不难过,探春心里不平,不免有些窝火。她向前几步,柳眉一竖,便要对里德尔发难。   恰在此时,伍德和小天狼星从外间走进。   伍德凑到探春身边,按着她的肩头道:“人可是齐了?”   被伍德这一打岔,探春倒是不好即刻发火了,只是厉色地横了里德尔一眼。   小天狼星到底年长些,一进门,便发觉了气氛不对。他倒不慌不忙,先将手里的提笼向众人一亮。只见里头青的、黑的一片,蟹钳攒动,吐沫之声不绝于耳。可知这一笼蟹的鲜活。   有那闻不得水腥味的人,自是掩鼻不提。但史湘云不在此列。她的性子向来活泼,自与小天狼星一起,更被纵得野了,见着小动物,便要逗乐一番。此时,席位皆已排好了,她便随小天狼星往厨房走去,说要亲自烹蟹,云云。   探春客气道:“这可真是折煞我们了。哪里就得要劳烦史家侯府里长房嫡出的大小姐亲自下厨?”   湘云却摇头,“不妨。平日在家时,我也自己试着做些小菜。你们只莫嫌我才会蒸蟹这一招,做得单调些。”   凤姐道:“正是呢。哪个敢嫌?看我不撕了他的嘴。”   斯内普“呵呵”一哂,“何须如此繁琐?据我所知,有不下十种……”   “可不敢让您操劳,‘王子’阁下。”凤姐说着,又亲自执了瓷壶,给他杯里添茶。“你们也别都傻站着。没得落人闲话,道贾府不知待客之礼。”   众人先笑了一回,便都坐下吃茶。   ※   厨房里灶火正旺,铁锅中水汽翻腾。   湘云切了姜片,用筷子夹着,铺在锅里的圆孔蒸片上。不一会儿,空气中便弥散了姜油酮的辛气。   小天狼星已挽了袖子,在旁边的桶里用淡盐水将螃蟹刷净。见锅里水已沸了,便沿着锅缘先往里下了十二只。   那蟹并不安分,遇着沸水,便要往锅外逃。   湘云赶紧将锅盖掩上。只听得锅中传来一阵“乒乒乓乓”响动,那是蟹在用螯敲击锅盖。   过了半刻钟,锅里敲击的声响渐渐地没了。湘云刚想开盖看看,却被小天狼星按住了手。   小天狼星拿来一块浸湿的抹布,盖在锅盖上,这才揭开。只见白汽升腾,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若是直接下手揭盖,不免要被烫伤。   蒸汽散后,再一望,只见十二个螃蟹摊螯摊足地卧在锅里,其壳已由青转红,似被拍扁了的石榴。方仔细收拾在青瓷盘上,放进保暖的食盒子里,叫贾府里帮厨的人端着去了。   ※   众人坐着吃了一会茶,见送了蟹来,便都要了水洗手。大家在圆桌边围坐了一圈,分排了杯、箸等食具,又摆上姜、醋等调料。   橙红的螃蟹放在碧绿的瓷盘里,倒是相映成趣。   遂说起上回螃蟹宴时宝钗作的讽螃蟹诗,“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凤姐听了,道:“平日只见宝钗待人一团和气,贾府里上上下下无不说她好,却不知竟也有此辛辣。”   宝钗却道:“俗话说‘泥人且有三分土性’,我怎就‘辣’不得?”   德拉科深以为然:“你和气的时候多,发起怒来倒显得更有活力。”   正吃时,湘云忽然笑出声来。众人问时,她说:“我想起了上次螃蟹宴时,平姐姐给凤姐脸上抹得蟹黄。那画面太美。”   一时都望凤姐。   凤姐并不以为意,反唇相讥:“今日便教你也美一美。”说着,就掰了一个满黄的螃蟹,往湘云处凑。   湘云慌忙要躲,却扑在小天狼星怀里。再起身时,已在后者刚换的衣服前襟上按了两个黄灿灿的爪印。   众人先是一愣,再看时,上上下下的都笑起来。底下的无一个不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也有忍着笑上来请 小天狼星再去更衣的。独有斯、凤二人撑着,没露声色。   小天狼星是见惯了湘云诸般活泼的,故并不着恼,只是摇着头,“哎”叹了一声,其实并不十分心疼弄脏的衣裳——毕竟他会用“清理”的法术,很可以为所欲为。不过这是在“麻瓜”的地界,不能随意念咒。再更了衣回来,又陪着吃了一回。   黛玉不敢多吃,只吃了一点夹子肉。 蟹黄都给里德尔吃了。   德拉科原不想弄得一手腥,但见宝钗掰了一个放在他碗里,便顺水推舟地吃了。一口咬来,只觉舌尖流油,满嘴生香,果真是美味佳肴,名不虚传。   探春前日染过风寒,虽已大好了,且不敢多用,先舀一勺姜汁喝了。伍德就慢慢地用牙签剔下蟹肚肉来给她吃。   凤姐则只顾将两个蟹黄都吃尽了,剩的白肉全给了斯内普去慢慢地收拾。这物不宜施法剔骨割肉,况众人都是用手,若他一个竟施法去剥,岂不煞风景?只得放在嘴里慢慢地嚼下肉,再把骨头吐在小碟里。   唯塞德里克和香菱腻歪。香菱剥蟹时,塞德里克就目不转睛地看她剥,末了还就着她的手嘬了个蟹黄。香菱的脸皮到底薄些,随后便将那蟹给塞德里克自个去剥,她再自顾自地吃。   一时都不吃了,大家用菊花叶桂花蕊熏的绿豆面子洗了手。接着提了灯笼,去园子里游玩了一回。有看花的,也有弄水看鱼的,好不惬意。   ※   戌时过半,夜幕更沉。   桌上摆了月饼、西瓜等物,皆取一个“圆”字。众人各寻其位,随意坐了,一同赏月。   只见天上一轮皓月,池中一轮水月,上下争辉。如置身于晶宫鲛室之内。微风一过,粼粼然池面皱碧铺纹,真令人神清气净。   湘云遂提起一次与黛玉在凹晶馆赏月、联诗之事。   听到“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宝钗道:“此句对得是好,只是过于冷清了。”   黛玉道:“当年心境到底不同些。如今却再作不出这等‘妙对’了。”   凤姐却不饶她,笑着问:“如今你的心境怎么不同?”   黛玉不答,只拿眼觑着里德尔。众人便都心照不宣地微笑起来。   ※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到了亥时,众人纷纷告辞离去。   王熙凤留到最后,但只坐镇。看探春指挥佣人收拾席面,那架势似模似样。心中颇为感慨——自己看着长大的妹子终于也能独当一面了,一时竟出了神。   斯内普极少见她如此。   月光下,王熙凤的周身笼罩着一层轻薄的光晕。这层光晕模糊了她的棱角,使人看不真切了。   她的沉默中似乎带有微量的忧郁,与不远处贾探春等人的背景音相比,静甚而至于寂。   正当他想更仔细地欣赏这般美景之时,王熙凤却忽然动了——转回头来向着他,似笑非笑。“好看吗?”   斯内普竟无言以对,只得默默地移开目光。他忽然觉得喉咙发干。但杯子里已经空了。   王熙凤却轻易地放过了他,没有继续“逼供”。   等到席面全都收拾干净,他们并肩走出藕香榭。在竹桥的“嘎吱”响声中,他们又看见圆月在水中轻颤。   “月色真美。”他由衷地说道,并没有躲开她牵上来的手。   ※   完 喜欢的话还请点一下右上角的大拇指和小心心哦 ☆彡▽`)ノ国庆快乐   ※   欢迎加入哈红社   德钗大法好   QQ群聊号码:682477557

[HP红楼之德钗]天龙蘅芜,一段情史(平安夜篇)

好久没写古风了,现在才七月就写圣诞节是不是太早了hhh 喜欢的话请点一下推荐的小手~ 私设:伏黛已达成。薛蟠不知道干嘛去了。薛家生意给宝钗继承。强行同时代,魔法界也有工业产品。年龄看心情hhh ———— 却说薛宝钗力挽狂澜,将家里生意救起了。再与那林家的姑爷里德尔细细请教,学得一口流利洋话。自此,也不需甚翻译、买办,即可与洋商洽谈。叱咤商海,不在话下。 丁酉年十一月中,宝钗盘桓英吉利国,与王室谈妥了新一批瓷器交易。此时已近年关,风雪渐劲,要想在年前赶回金陵却是不能了。故只得仍旧客居马尔福庄园。 马尔福家人丁不旺,正经主子仅有三位。老爷庐修身形健硕,年过不惑;在英吉利国魔法部任职,却是挂名一般,半月才去次衙门点卯,便长期总管着家里生意。夫人南霞比丈夫只小几岁,风韵犹存;她娘家姓布莱克,虽是洋文里“黑色”之意,却偏都是白皮肤,也是英吉利魔法界的世家。少爷斋恪,洋文是“天龙”星宿之意(即中国星象讲的天棓(bàng)或右枢);年方十七,尚在英吉利国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就学;平日不得闲,只有过大节时方有假期回家探亲,眼下便正当其时。 西洋历法自与中国不同。前日才过了冬至,这天便是洋人的十二月“圣诞夜”,说是古代一位洋圣人的生日。宝钗为着生意交流着想,很是读了些洋书,知道这洋圣人耶稣和天竺的佛陀一般,皆是劝人向善、舍身救世的,心里便也敬他几分。 这圣诞节之于西洋,便如春节之于中国,是家人团聚、共贺新年的日子。为着庆祝佳节,马尔福庄园处处张灯结彩,好不华丽。墙上挂着红绸,怕只有石崇、王恺那等用绸缎围路的才可与之相提并论;红绸吊着金铃,人过、风动,便叮咚作响;再有一棵巨树置于客厅中央,树梢缀了银线,树下堆着五颜六色礼盒。 马夫人已接了猫头鹰送来信件,故宝钗也顺带得知,那马少爷将于晚饭前到家,随后便是马家人等聚齐一堂用饭。 看客怕是要问了,中国有规矩“男女七岁不同席”之类,便是亲戚,聚餐也要分席而用的,这薛宝钗却要如何是好?可此一时、彼一时,虽说中土有垂帘、设屏之仪,但宝钗已外出远游多时,“天高皇帝远”,谁又能管到这里?且她身在异国,少不得入乡随俗,只不叫他凑得太近便是了。 天色渐黑,屋外仍是北风呼啸、白雪纷飞。宝钗与马夫人坐在厅中壁炉之侧,就着明晃晃电灯亮光,一面品茶,一面闲谈,等着马少爷到场。你道为何?却原来是英吉利的魔法界人士以壁炉为高速通道,待要用时,先在炉火中撒上一把“飞路粉”,见炉火由红转绿,便可踏入进去,口中念叨目的地之所在,不消片刻工夫,即可到达目的地(之壁炉)。此法比之车马自是更快捷,却非得要有壁炉才行,中国却是常用炕的,故尚且没有。 (还没写完所以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