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
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十二大战〗十二大吉(1)

注:战后,全员满血复活的日常。

有点私货,看心情吧。

目前计划中的CP:鸡犬,丑寅,猴兔。原创人物有(鼠猫)。其他待定。可能有辰亥(肉姐)+巳猪妹。

喜欢请点推荐,谢谢。


(一)序幕:鼠目并非寸光

“死”了九十九次。然后,终于,走到了“成功自保”的这一步。

仿佛永远也睡不醒,站在空旷的房间中央的少年保持着倦怠的表情,提出了“想要将本届大战中的另外十一名战士从冥界召回”的愿望。

“……原以为身负‘预判’之能的你会因为不堪重负而提出消除这场大战相关记忆的要求……我失礼了。”大战的裁判员多德洽普(Duodecuple)摘下礼帽致意,以无法体现丝毫歉意的高昂语调说道,“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容我多问一句——”

“虽然不怎么愉快,但是,很有趣……吧。”大概是又急着想沉入梦乡了吧,一脸倦容的少年——“子”之战士·寝住抬起右手,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多德洽普的发言。“所以,这样有趣的各位如果就此消失,不是很可惜吗?”

“原来如此……”毫无被打断的尴尬气氛,多德洽普接着寝住的话,继续说下去。“诚如您所言,各位参赛者都是身负绝佳才能的人才……”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要睡觉了。”寝住再度打断多德洽普。

若是平常人的话,像这样屡次被打断发言,恐怕立刻就会跳脚开骂了。不过,多德洽普自恃优♂雅,还不至于为这种程度的无礼而动怒。否则,他也不会被选中担任“十二大战”的裁判员吧。

在寝住依靠默默地脑内循环以上毫无争议的情报以抵抗不断袭来的困意的同时,多德洽普结束了短时间的沉默,再度发出在寝住听来犹如古代帝王大赦天下的音节:“那么,您尽可自便。”

“原来真的可以做到啊?该说不愧是‘十二大战’的主办方……吗。”寝住一边低语,一边转身离开了曾被用作“战场”的此间。

对于寝住而言,生活中大概已经不存在“惊喜”这种词汇。他果断的离开战场,并不打算停留下来验收那个愿望的实现结果,因为这事早已在“老鼠先生”的棋盘上被推演过了。或许,多德洽普正是基于这一点,才以为他会提议“忘记”吧。


走出战场监视设备的范围后,寝住一面将视线投向天空,一面在碎成蛛网状的手机屏幕上按下了“1”。预先设定的快捷号码几乎是在瞬间便接通了。听着那面传来一道睡意朦胧而略微沙哑的声线,他便发出与之分别几天以来的首度问候:“战斗结束……我,活着回来了。”

“啊,墨野……你站着别动。”对方的睡意似乎很快地退去了。恰在此时,不远处的街头传来了车辆行驶的风声。

寝住收回望天的视线,转而看向马路的尽头。从路的另一端缓缓驶来的是一辆商务用的中型车。在宽厚却不显笨重的黑色车身前端,狭长的菱形的前灯正像猫的双眼一般发出精明的亮光。

黑色的车开到寝住身边,中间的车门向后滑开,露出了车中的空座,以及另一边座位上那人的袍角——银色猛虎足踏白云,从浅青色竹枝中蹿起,在烫压成工字褶的衣摆上张开血盆大口。

寝住迅速地跨上了车。在看着车门重新关上的间隙,“如你所愿,让他们复活了。”他的脸朝向窗外,却是在对着坐在内侧的人说话。

“喔,那很好。”黑暗中传来了回应——这便是刚和寝住通过电话的人的声音。随即,衣服摩擦的“簌簌”声响起,寝住的皮肤感觉到了有人靠近的热度。

“没有多余的毯子吗?这可不像你的作风,秦。”

“我毕竟不像你那么有先见之明。”但秦还是向后座伸手,拿出一条毯子递给寝住。“姑且好好享受这假期剩下的几小时吧。后天就要期末考了,明天正是地狱般的补习。”

“……我差点忘了。多谢提醒。”寝住迟疑地说,一时拿不准现在是要睡觉还是彻底醒过来。然而,脸上传来了被捏的痛感。

“不是梦哟。”秦显然十分享受爪下少年脸颊的柔嫩触感,“该来的总会来。”

好不容易才杀出重围,在本届“十二大战”中拔得头筹的地支之首·老鼠,就这样,被猫捉住了。


(待续)


参考资料:

  1. 《十二大战》小说版,作者:西尾维新(日本)

  2. 原创人物“猫”的衣服,来源于“如是观原创汉服”的“虚妄之冠”系列之“荣竹长瑞”(贴里),是我很喜欢的一件衣服。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