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HP红楼之德钗]天龙蘅芜,一段情史(平安夜篇)

好久没写古风了,现在才七月就写圣诞节是不是太早了hhh

喜欢的话请点一下推荐的小手~


私设:伏黛已达成。薛蟠不知道干嘛去了。薛家生意给宝钗继承。强行同时代,魔法界也有工业产品。年龄看心情hhh

————

却说薛宝钗力挽狂澜,将家里生意救起了。再与那林家的姑爷里德尔细细请教,学得一口流利洋话。自此,也不需甚翻译、买办,即可与洋商洽谈。叱咤商海,不在话下。

丁酉年十一月中,宝钗盘桓英吉利国,与王室谈妥了新一批瓷器交易。此时已近年关,风雪渐劲,要想在年前赶回金陵却是不能了。故只得仍旧客居马尔福庄园。

马尔福家人丁不旺,正经主子仅有三位。老爷庐修身形健硕,年过不惑;在英吉利国魔法部任职,却是挂名一般,半月才去次衙门点卯,便长期总管着家里生意。夫人南霞比丈夫只小几岁,风韵犹存;她娘家姓布莱克,虽是洋文里“黑色”之意,却偏都是白皮肤,也是英吉利魔法界的世家。少爷斋恪,洋文是“天龙”星宿之意(即中国星象讲的天棓(bàng)或右枢);年方十七,尚在英吉利国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就学;平日不得闲,只有过大节时方有假期回家探亲,眼下便正当其时。

西洋历法自与中国不同。前日才过了冬至,这天便是洋人的十二月“圣诞夜”,说是古代一位洋圣人的生日。宝钗为着生意交流着想,很是读了些洋书,知道这洋圣人耶稣和天竺的佛陀一般,皆是劝人向善、舍身救世的,心里便也敬他几分。

这圣诞节之于西洋,便如春节之于中国,是家人团聚、共贺新年的日子。为着庆祝佳节,马尔福庄园处处张灯结彩,好不华丽。墙上挂着红绸,怕只有石崇、王恺那等用绸缎围路的才可与之相提并论;红绸吊着金铃,人过、风动,便叮咚作响;再有一棵巨树置于客厅中央,树梢缀了银线,树下堆着五颜六色礼盒。

马夫人已接了猫头鹰送来信件,故宝钗也顺带得知,那马少爷将于晚饭前到家,随后便是马家人等聚齐一堂用饭。

看客怕是要问了,中国有规矩“男女七岁不同席”之类,便是亲戚,聚餐也要分席而用的,这薛宝钗却要如何是好?可此一时、彼一时,虽说中土有垂帘、设屏之仪,但宝钗已外出远游多时,“天高皇帝远”,谁又能管到这里?且她身在异国,少不得入乡随俗,只不叫他凑得太近便是了。

天色渐黑,屋外仍是北风呼啸、白雪纷飞。宝钗与马夫人坐在厅中壁炉之侧,就着明晃晃电灯亮光,一面品茶,一面闲谈,等着马少爷到场。你道为何?却原来是英吉利的魔法界人士以壁炉为高速通道,待要用时,先在炉火中撒上一把“飞路粉”,见炉火由红转绿,便可踏入进去,口中念叨目的地之所在,不消片刻工夫,即可到达目的地(之壁炉)。此法比之车马自是更快捷,却非得要有壁炉才行,中国却是常用炕的,故尚且没有。


(还没写完所以禁止转载)

评论(10)
热度(23)

© 江尚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