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洞是星辰大海。

杂食,讨厌全职高手,坚持BG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如需转载,请提前询问、告知去向并注明原作者ID。 未经本人允许,不得用于获取经济利益或对作品进行任何修改。
Please give credit to the original author/address when you want to reprint my photos/articles.
画像の引用また転载する场合には、出典の明记(表记)をお愿いします。

© 江尚寒
Powered by LOFTER

【网易阴阳师-荒我/白你/狗雪】结伴同游(亚洲寮之八)

原作:网易阴阳师手游

CP:荒我(荒川之主×阴阳寮主),白你(鬼使白×另一位寮主),狗雪(大天狗×雪女)

本篇又名:舌尖上的咸鱼,心尖上的你【并不是】

其他:之前的第七回(向美色低头·深夜破车·一目连×吸血姬)在LOFTER被屏蔽了,要看的到我微博搜关键词“破车”即可。我和九爷是在同心一意区XD

【以下正文】

“镇守一方水土的大妖怪抱着满怀的零食,跟在寮主身后逛街——这种奇景可不常见呐。”穿着月白色和服的女人斜坐在青绿色灯上,从空中飘过,漏下意味深长的一句。

“如果这也能成为你的收藏——我倒是很荣幸啦,不过,读者可能会骂你无趣哦。”面对另一个SSR级,寮主还是一如既往,凶猛地怼了回去。“我甚至给下期《阴阳家日报》想好了头版标题:‘寻常街景也入法眼,八卦女神江郎才尽’。”

青行灯在空中停滞一秒,表情略显僵硬。随即,骑着巨型青蛙横冲直撞过来的兔耳幼女打破了尴尬(并没有)的气氛,“火辣火辣——想吐——”

寮主再度拉住荒川,闪身转进临近的拐角小巷。


巷子里的几个灯笼鬼感觉到生人靠近,迫不及待地都亮了起来。暖黄灯光照亮昏暗窄巷,为来者镀上朦胧光晕,意外地有种影影绰绰的诡异质感。街市的喧嚷好似隔了一层毛玻璃,忽而弱了下去。

“为何来此?”荒川看着寮主拿过他怀里的零食,将它们放在地上。

“免得翻车。”

大概,是指山兔吧。

寮主从袖子里掏出几个小纸人,结起复杂的手印。纸人在空中旋转,渐渐亮起红光。

“汝作甚?”

“灯姐提醒了我,或许是不该这样浪费你的……”寮主默念咒语,令小纸人抬起那一堆零食,“让他们把这些带回去,给没来的几位,你我就能继续轻装上阵啦。”


轻装上阵的寮主,又把荒川拉到雪女的摊位前。只见一个大天狗蹲在摊位后头扇风,雪女在前面做冷饮。

“来一份绵绵冰。”寮主摸出钱包,看了荒川一眼,随即改口:“哦,还是来两份吧。”

雪女很快做好了两份冰给寮主。

寮主接过冰,举到荒川眼前:“你也有份。吃。”

荒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他仔细地打量了一会儿细碎的冰沙里搅和的各色果子,终于拿小勺子舀了一点放入口中。

寒意迅速从舌尖传到咽部。几乎是与此同时,水果们微酸的汁液在口腔中爆开,冲淡了碎冰带来的刺痛感。紧接着,被舌尖温度融化的冰水稀释了果汁,最终残留的只剩糖分的回甘。


远处的夜空中,忽然绽放了绚丽的烟花。

在街上和九爷重逢的寮主指着烟花,“又是从浏阳买的。”然后又和九爷一起发出青铜器般“恍恍惚惚”的笑声。

九爷手里拿着两串丸子。她家老白已经把招魂幡拆下,当作布兜装起了买买买的产物。

“噢,泥家老白是怎么召唤到的。”寮主不客气地吃了起来,随意地问。

“噫?这个问题,窝不大记得了。”九爷想了一会儿,还是放弃了。

然而,“天气不算好,甚至有点闷热。”出声的是鬼使白。“但是,看到拿着符咒的你,心中忽然不再焦躁。”

这段发言具有过量的冲击力,同行的几位一时间都做不得声,只能静静地听着白色的式神继续说下去。

“‘这位就是,召唤我来此的阴阳师’——我这样的意识到。……现在的我,已能独当一面,也是时候坦白自己的心意。”

“噫!”九爷(惊恐无比的眼神.jpg)

“我心悦你,九凤院大人……那么,您意下如何呢?”

【这平安京吃枣药丸】

评论